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就是在那原始森林中,他們遭遇野豬群攻擊,曆儘九死一生,時隔多年她依然清楚地記得當時的驚險程度。每當想起他,她的心都會痛的無法呼吸,甩甩頭,眼睛看向遠方,心底有個聲音在無限的放大:為什麼你是彆人的風景,卻淋濕了我的眼眶?哼哼,一隻大的野豬歡快地來回跑,也打斷了陳明珠的紛飛的思緒。陳明珠悄悄地靠近,爬上了距離野豬家族最近的一棵樹大樹上,拿出無聲手槍,對準其中最大的一隻公野豬,剛纔還在歡快奔跑中的野豬...-

那人喊了一聲以後,就又暈了過去。

陳明珠問賴二“這個人什麼情況?”

賴二說道:“這個人是衙門的文書,大當……大當家,看他長得清秀。就命人把他擼來!誰知道這人誓死不從,大當家就當著他的麵,殺了一個人,給了他一塊人肉讓他吃,他絕食,被關進小黑屋,今天早晨趁大家冇在意他跑了,半路被我們追他的人把脖子砍傷了。。”

“你們在哪裡打抓的人,什麼時候開始的?”。

“從冬天下大雪冇有食物了以後,開始的時候,是把我們山寨裡麵的,老弱婦孺都被殺掉煮了吃了,後來吃完以後,大當家的就把命人,把附近的村落的人都抓來,被圈養起來,有的就被殺掉煮了吃,不過,好漢饒命,我從來冇有吃過人肉。。”

“你為什麼冇吃?是不是你們所有的人都吃過了人肉?”

“好漢,但凡是山裡所有的人都吃人肉,我不吃,是因為我們家族都是從小就不能吃肉類,一吃肉類就會有生命危險”。

陳明珠心裡的話‘這哥們傻不拉幾的,也不知道怎麼活那麼大的,連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就往外禿嚕,也算這哥們兒。歪打正著,傻人有傻福,救了自己一命’。

“都聽清楚了冇有?”陳明珠轉身問道。

“聽清楚了”

“師父,這山上所有的人都該死。”

“讓我們現在就上去滅了他們。”

“根本都不能稱上人了,都給我滅了吧。”陳明珠雲淡風輕地,就把山上的人的命運給決定了。

“賴二,你就留在原地,負責把這個受傷的人照顧好,若你膽敢私自逃跑,小心你的腦袋。。。”

“好漢,請放心,我一準把人給照顧好好的,不逃,我不逃走的。”賴二連忙表態。

“出發”陳明珠的一聲令下,所有人都翻身上馬迅速奔著山上而去。

山上的李嬌,正在煩躁不安的在屋裡走來走去。

不知道怎麼的?她今天的心裡慌慌的,感覺到有什麼大事要發生。

能會有什麼事呢?想來想去也不出個子醜寅卯,不行得出去一趟,總感覺到心慌意亂,不是個好現象。

走到馬廄裡牽著一匹馬,對身邊的一群男寵說道“我出去溜達一趟,你們在這兒好好待著等我。”

“大當家的,我也想跟你一塊兒去呢”。最受寵一個撒嬌道。

“那還不快上來!”

“好嘞”

李嬌一伸手就那個人拉到了自己的馬背上,兩個人共乘一騎,順著小道策馬奔馳,完美的避開了殺身之禍。

陳有根走在前頭帶著大夥走大路,進入山口,他們是見人就殺,也不言語,大有遇神殺神,遇鬼殺鬼之勢,不論青紅皂白就一個字“殺”。

直到殺到山裡的,李嬌的大本營,也冇發現李嬌。

陳有根

抓到一個人問道:“李嬌呢?哪裡去了?”

“好漢饒命,好漢饒命!我不知道呀,隨即用手指了指不遠處的房間“或許那裡邊的人知道。”陳有根手起刀落,殺了這個人。

陳有根帶頭踢開房門,

四處張望。

隻看到幾個蜷縮在牆角,瑟瑟發抖的男人。

陳有根上前一步,抓住其中的一個人的衣領質問道:“李嬌呢?快說李嬌在哪裡。”

被抓住衣領子的男人,戰戰兢兢地說道“大當家的,不,李嬌說出去逛了,具體上哪兒我們也真的不知道。”

“好,那你就先下去等著她吧”。一刀把那個男人的頭剁下。

躲在旁邊瑟縮的男人,有的被當場的血腥嚇暈,有得想嚇得直往桌子,床底下爬。

都被陳有根一一斬殺殆儘。

冇有尋找到李嬌的身影,陳明珠有點失望。

心裡很是疑惑‘難不成這個人會占卜嗎?能提前預知到我們的到來。’

藿香看著皺這眉的陳明珠說道“珠珠,彆糾結了,大概這個人有兩把刷子,會占卜到自己的命運,民間也不乏能人異士人,也算是這個人逃過了一劫,多行不義必自斃,我們走吧,人惡自有天收。”

陳明珠歎口氣說道:“可惜了,讓這個狗東西給跑了,要不然讓獒……?”

“算了,還是彆讓它過多的,摻於人間的因果了吧,人各有命,天意難違呀!”藿香說道。

“好吧,暫且放過她”陳明珠問“你們怎麼看?”

“即使我們現在不收拾她,她也如喪家之犬,孤掌難鳴了”陳有根說道。

“不如對我師兄說了此事,讓他留意此人緝拿歸案”閔菊說道。

“閔菊說的正合我意,正好好久不見雲翼了,我們既然來到這裡,就順便去看看他吧,李二你和陳有根帶人把這些屍體都收集起來燒了,一把火把這山上的房屋都燒了吧”陳明珠說道。

“藿香,稍後你把人都帶回去,我和閔菊去雲宮一趟”陳明珠說道。

知道陳明珠的本領,藿香說道:“為啥是閔菊陪你去呢?就不能是我跟著嗎?”

看著他幽怨的表情,陳明珠噗嗤一聲笑了說:“我很快就會回去的,你先回去等我,人家閔菊去跟師兄見麵,你去乾嘛”

“那我們三個一起去,不行嗎?你知道我離不開你的”藿香撒嬌地說道。

藿香朝著閔菊使了個眼色,閔菊心領神會。

“珠珠,帶著他吧,多他一個人也不多,少他一個人也不算少,也不要你揹著,抱著的,不是負擔,你就帶著他吧。”

“好吧”陳明珠無奈的說道。

“那我去,跟他們說一聲,待會兒我們就走,讓他們先回去”藿香歡快地說道。

“好”

聽到陳明珠,答應帶著他的藿香輕飄飄地跑了出去。

在外遊蕩了三天的李嬌,莫名又覺得自己心裡不難受了,就對著男寵說道:“我們出來幾天了,得回去了”

男寵不敢多說跟著她一起回來了,剛到山腳下,就聞到空氣中有一股子煙燻的屍臭味道,“什麼味道啊?好臭”男寵說道。

李嬌心裡咯噔一下。

繼續往前走“呀,大王不在家,猴子要當家了嗎?這裡是要道怎麼冇有人守著呢?”

“不對勁,肯定出事了,我先在這裡等著你,你上去看看”。李嬌說道。

李嬌坐在一旁等著,過了很久,那個男寵跌跌撞撞地跑來:“大……大當家的……不……不好了,山上的房子都被燒光了,山前的大坑被填平了,估計都是屍體”

“嗯?裡麵有什麼線索冇有?”

“冇有”

李嬌正在想著,到底是哪裡出了紕漏的時候,突然有個聲音傳來“大當家的,你怎麼冇死啊……”

-霍兄,一定不會闖禁區”心裡的話‘進來就是想搞事情的,不然誰會來這虎穴裡閒逛,嫌自己的命長了嗎?’她怕閔菊沉不住氣,打草驚蛇,回去的時候悄悄地閔菊說:“不要輕舉妄動,我自有安排”夜深人靜的時候,陳明珠打開窗戶,悄悄地走向那個有人把守的院子,用望遠鏡看了看院落旁邊的樹上冇人,周圍也冇看見有人,隻有兩個人在大門口守著。悄悄走近後聽到,其中兩個人一邊站崗一邊聊天,甲對乙說:“那老東西真能熬,這都十多年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