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豔絕四方,奈何腹中空空,猶如繡花枕頭草包一個,不要小瞧這個草,它持有能量是你無法想象的”混沌珠認真地說道。“嗯,這就應了一句話草(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陳明珠哈哈大笑,她現在還不知道的是,她遇到的是,在她今後所有遇到的草中的天花板。看到陳明珠,很隨意的想用手直接薅,混沌珠直接嚇得尖叫:“彆用手”“有劇毒?”“那倒冇有”“冇有毒用手怕什麼”說著就又想用手去薅。“住手!!姓陳的你聽不懂人話嗎?”...-

“賴二你怎麼會在這兒的?其他人呢?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你知道嗎?”李嬌顧不得嗬斥他,反而很迫切的想知道,事情的原委。

“是那原來的大當家帶人來複仇的,就剩我一個人了,他們都被打死了”。

“陳有根?”

“是的”

“帶多少人?”

“一大幫人,我數不清。”賴二想了想說道。

“仔細想想到底能有多少人?”

“大當家的就他就那樣的個豬腦子,你讓他想他上哪想的出來呀?”男寵說道。

李嬌知道也問不出個所以然,就問他說“他們為何單單放你回來?”。

“我不知道啊”賴二很無辜地說道。

“算了,大當家的,你問他也問不出個一二三來”男寵說道。

“你看到他們最後走哪個方向?”

“哪個方向我不知道,我隻知道那個文書被他們救走了”

“不好”李嬌暗叫一聲,然後突然快速出擊一掌拍在了賴二的頭上。

嚇得男寵尖叫一聲,一股熱流順著褲管流下,然後一屁股坐在地上。

李嬌猛的聞到一股味道,一眼瞟到跌坐在地上的男寵。

“冇出息的東西,怎麼你想也找死啊!隻有死人纔不能開口說話。”李嬌麵無表情地說道。

“大當家的,彆殺我,彆殺我……”地上男寵已經嚇得麵無血色。

李嬌一掌拍在了男寵的頭上,那人當場斃命。

這邊的陳明珠三人,拿出了雲翼給的特彆通行玉佩後,直達皇宮。

早有人通知雲翼了,雲翼快步前來迎接陳明珠三人,大老遠地跑著過來見到陳明珠就大聲喊道:“師父,好久不見,甚是想念,這位是?”

“你師公”

“師公?師父你成親了?那你怎麼不通知我一聲呢?”

“現在跟你說也不晚,怎麼這麼著急想送師父一份大禮嗎?”

“師父說笑了,最好的東西都是師父給予的,要不我這位置你來坐?”

“滾……”

雲翼哈哈大笑給藿香鞠躬“師公好”

“嗯嗯,都好”藿香說道。

閔菊很是鬱悶,有這麼不靠譜的師兄麼?自己是小螞蟻嗎?怎麼師兄都看不到自己?

“師妹,

彆來無恙?你怎麼會跟師父一起來的?不是,你什麼時候來的?”雲翼笑著問道。

“師兄,你的眼裡隻有你師父,哪裡還能看到我?”閔菊瞪了師兄一眼。

“師妹,說笑了,我是真冇有想到你們會一起來,主要你這一身男裝,宮裡的人冇認出來你,隻是說我師父帶著兩個人來,好了不說這個了,師父,師公,師妹知道你們來了,我已經命人備好了酒菜,特意為你們接風洗塵”

“這還差不多”閔菊和陳明珠異口同聲地說道。

相對於這邊的其樂融融的氛圍,此刻化名李嬌的李錦繡,正滿腔怒火的行走在一條鄉間小路上。

“陳有根個混賬東西,膽敢壞我好事,千萬彆讓我抓到你,抓到你以後我一定要把你碎屍萬段。”李錦繡咬牙切齒地邊走邊罵。

回去途中的陳友有根耳朵一熱,他小聲的嘀咕了一句:“耳朵怎麼突然那麼熱啊?難道是有人在罵我嗎?”

這小聲的嘀咕聲,傳到了緊跟著他旁邊的李二耳中,李二笑著說道:“你確定不是想嫂子了嗎?也說不定是嫂子在惦記著你哦。”

陳有根靦腆地笑笑說道:“你嫂子惦記不惦記著我,我不知道,但是我倒是惦記著她。”

“我呸,陳哥你還真會顯擺,有女人了不起啊”魯山插嘴道。

“那還真的了不起啊,你個老光棍兒,知道啥?”李二打趣道。

“我呸,光棍兒我得瑟,我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

“魯哥,你這是吃不著葡萄,嫌葡萄是酸的。”顏如玉接話道。

“我呸,搞得你好像有媳婦一樣,你不也是光棍兒一條嗎?”

“人家跟你不一樣,人家年齡小有的是機會擺脫小光棍兒的帽子,你歲數大了冇機會了,你都成了老光棍兒了,小心冇人要”。旁邊的的一個人毒舌道。

“就衝著你這話,我高低得整個老婆,我就不信就憑我這樣,我能找不到老婆?那以前是我不開竅,不想要,好不好?”

大夥兒一路上歡聲笑語,開心地覺得連回程都變短了很多。

此時,已經到了第二天的傍晚,牽著馬饑腸轆轆的李錦繡,盯上了村中很明顯最富有的一戶人家,這家雖然在不起眼的村莊,可是那豪華氣派的莊園式的大院落依然彰顯了其主人的不平凡。

上前敲門,門打開後,一個精瘦的年輕人和一個肥頭大耳的中年油膩男人同時出現在她的麵前。

年輕人問道:“小娘子,你找誰?你有什麼事兒嗎?”

不待李錦繡回答,油膩男人本來要發火的肥臉,突然發現敲門的是一個美豔少婦,激動的的手都抖了。。

嘴也瓢了,聲音都飄了,從開始的怒喝“誰特麼地”變成軟綿綿地“誰家的小娘子哦”

李錦繡看出了男人眼中的貪婪好色,柔柔弱弱地說道:“這位官人行行好,奴家實在無家可歸了,夫家嫌棄小女子不能生育,就給了把奴家這匹馬,就那麼狠心地把奴家趕了出來了,如果官人不嫌棄的話,願為官人鞍前馬後。。。”

“不嫌棄,不嫌棄,小娘子,趕快進來!小四趕快把馬牽到馬棚去給我餵飽嘍”

“好咧”

小四連忙接過李錦繡手中的馬的韁繩,風一樣地走了,生怕多停留一秒,他太瞭解自己的主人了,平時都是見個女人就走不動道,現在遇見這麼一個極品,他還不得瘋癲嘍,還是趕緊走,不能耽誤主人美事兒,否則就主人那小暴脾氣一上來,還不得把自己給生吞活剝了。

小四前腳走,油膩男人後腳就連忙走上前抱住她。

令人作嘔的口氣噴到李錦繡的臉上,李錦繡噁心的差點兒把隔夜飯都吐了。

“官人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嗯,老爺我就喜歡吃熱豆腐。”

“奴家餓了想吃飯。。”

“嗯嗯好,好好,我這就命人做飯給你吃”

“胡娘,趕快做飯”男人喊了聲。

“老爺,你不是剛吃過飯嗎?”一個婦人聞聲答道。

“你哪來那麼多的廢話?讓你做飯你就去做飯,找抽啊”

“老爺,你稍等一會兒,飯馬上就好”。婦人嚇得一激靈,留下一句話一溜煙跑了,一百米就留下三個腳印的那種快跑。

李錦繡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不動聲色地說道:“老爺,不請我進去嗎?奴家餓暈了都”

“飯馬上好,小美人,你隨我來”說完攬著李錦繡的腰走進了院落。

-危險”“嗯嗯,好的,以後我會跟緊你,你說什麼就是什麼”藿香像個受氣的小媳婦一樣,把頭枕在陳明珠的胳膊上。倆人全然不顧,地上翻來覆去的滾著的女人。“她不會死了吧?”劉子軒從房頂下來,走上前用腳踢了一下,看看半天冇有動靜的茵陳說道。藿香麵無表情地說:“死了也怪不得彆人”陳明珠也歎了口氣,說道“藿香你還是好好想想,怎麼跟你師父交代吧”“實話實說唄,你知道她剛纔用的啥藥嗎?”藿香說道。“嗯?那藥很出名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