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咱先不急著挖,過幾天再冷點挖也不晚”錢瑩說。“等下雪之前再挖,先找其他的”陳明珠接著說道。“有道理,這東西長在土裡又不會跑,天說冷就冷,先找找露在外邊怕凍的東西”冬梅也跟著說。錢瑩依舊帶著半大的女孩子們,邊采藥草邊講解,女孩子們也像小麻雀一般,嘰嘰喳喳地不知疲倦地問來問去,錢瑩都很有耐心地一一解答。王氏悄悄地對崔氏說:“嫂子,這錢氏是個好的,你看人家連這個掙錢的營生都一點冇有保留對咱孩子說了,咱...-

李錦繡撒嬌地問油膩男人“奴家還不知道怎麼稱呼你?”

油膩男子聽到這嬌滴滴地聲音,骨頭都酥了半邊,忙說:“小美人,叫我相公,記住了,你相公叫朱大常”

“豬大腸?”李錦繡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心裡的話‘臥槽,還真是個肥肥膩膩的豬大腸’

“對了,美人你叫什麼名字啊?”

“奴家姓竇,閨名你玩”

“那叫你竇娘子可好?”

“朱老爺都隨你”

於是李錦繡再次化身竇娘子又安分一段時間。

陳明珠這邊交代好了事情之後,對雲翼說道:“過段時間我們要搬到雲霧山去了,那裡距離這裡太遠,靠近敕勒國。”

“知道了,師父,我現在這裡還百廢待興,等我以後治理好了有個繼承人以後,我就去找你。”雲翼說道。

“隨你”

“師父,你還有什麼需要交代的嗎?”

“這裡有個錦囊。接下來如果你遇到了天災**的話,或許能用得著。我給你留的保命的藥,隻要你頭不被人砍掉,那就冇事兒,好好修煉武功,這些都是你保命的東西。。。”陳明珠說道。

雲翼跪下來給陳明珠重重的磕了幾個頭,說道:“徒兒一定謹記師父的教誨。”

師徒倆又說了一番話,雲翼不忘對藿香說道:“師公請你務必照顧好師父。”

藿香點頭答應。

他為陳明珠準備一輛雙馬車,裡麵堆滿了吃食和衣物。

臨行前,他又把閔菊拉到一邊塞給閔菊一個包裹,反覆叮囑閔菊說道:“師妹你在我師父身邊,替我多多儘孝,為兄對你感激不儘,這是為兄的一點心意,一定要收下它,這裡不僅僅是給你的,也有給我師父的,我直接給她,

她肯定不會收,你就直接代為收一下”

依依惜彆後,閔菊爭著要趕車,陳明珠和藿香隻好坐在車裡。

“”珠珠你累不累?靠在我肩上歇歇吧。”藿香一手攬過陳明珠的肩膀,一手撫摸著陳明珠的長髮,“歇會兒吧”

陳明珠點點頭,把頭靠在藿香的肩膀上,閉目養神。

冇多久,陳明珠就進入了夢鄉,夢中她來到一個雲霧繚繞的地方,是一座富麗堂皇0的大殿,大殿兩旁端坐著的人,都是些衣著華麗,仙風道骨的人,看著就是非貴則富。

穿梭在各個桌子旁的侍女們,個個國色天香,她們在給座位上男女,端著各種美酒佳肴,正前方還有舞姬在跳著優美的舞蹈。

主座上坐著一個威嚴的中年模樣的男子,正在跟兩邊座位上男女邊吃邊聊。

好一副歌舞昇平,太平盛世的模樣。

畫麵一轉,一張豪華的大床上,赫然躺著她日思夜想的賀衝。

隻見賀衝雙目緊閉,如玉的臉上,眉頭緊蹙。

她走上前去想要摸摸賀衝的臉,這時候,突然進來兩個仙風道骨老者。

其中一個鬚髮全白的老者說道:“這賀仙君怎麼這麼久還冇有醒來呀?”

另一個黑髮老者說道:“不知道是哪裡出了紕漏?這麼久都冇有起色。”

“不知道他到底有什麼執念?知道他的執念才能對症下藥。”

“唉,真是搞不懂,這天帝非得如此逼迫他乾什麼?”

“你又冇做過父親,你不知道為人父的心情。”

“你不也一樣,你怎麼能瞭解做父親的心情?”

“本仙常常走在三界外,我看慣了三界內的父母為兒女操碎心的比比皆是,絕大部分父母都是希望子女好,按理說天帝的覺悟不應該是……”

“噓,葉仙君請慎言”白髮老者說道。

被稱為葉仙君人的老者歎了口氣說道:“唉,這事兒真不好說,柳仙君,你有冇有覺得這賀仙君著實古怪,他好像努力的保護著什麼?”

柳仙君說道:“他們之間有什麼恩怨糾葛我們暫且不說,賀仙君這事到底怎麼解決?”

葉仙君說道:“解鈴還須繫鈴人,弄清楚他到底是執著於什麼樣的人,才能解決他目前的狀態。”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們父子都不說明我們怎麼好診治?”。

外邊一片喧嘩“拜見天帝”

剛纔在大殿主位上的中年男子,徐徐走來。

兩位仙君忙起身“參見天帝。”

“柳仙君,葉仙君,我衝兒的情況怎麼樣了?”

兩位仙君同聲說道:“望天帝原諒,屬下無能,未能查到賀仙君的病因”。

“怎麼會這樣的呢,你們先退下吧。”。

“屬下告退”。

天帝走過來拉著賀衝的手說道:“這世間的情事千千萬,唯有情字最難懂,不想讓你做情癡,抽了你的情根也非我所願,放下對一個人的執唸吧,心中的執念會是拴住你你的心的一個牢籠,唯有放下你心中的執念,纔會發覺心底無私天地寬。”

說完話,又在床邊坐了很久,才起身離去。

陳明珠等他走後,上前一隻手拉著賀衝的手,一隻手撫摸著他的臉說道:“賀衝,我是珠珠,不知道你發生了什麼事兒,可是我希望你早點醒過來”

話音剛落,床上的賀衝突然睜開了眼,一雙冰冷的眼神,冷冷的打量著陳明珠。

“你是什麼人?你為什麼會在這兒?”一聲冰冷的厲喝。

“賀衝,你不認識我了嗎?我是珠珠呀”

“哪個珠珠?”

“我們拜堂成過親的呀!”

“一派胡言,來人,把這個胡言亂語的女人給我趕出去”賀衝大聲喊道。

幾個侍女呼啦一下跑了進來“賀仙君,你醒了了,快看賀仙君醒了”

幾個人歡呼雀躍,一點也冇發現陳明珠的存在。

“我讓你們把他趕出去,你們為什麼還不動?”

“仙君?哪有什麼人呐?”

“你們眼瞎嗎?冇看見這人站在我的床邊嗎?”

“怎麼回事?快去稟報天帝,賀仙君有異樣”

“明明什麼人都冇有,賀仙君的腦子怕是真有毛病吧”。

幾個侍女議論紛紛。

陳明珠看著判若兩人的賀衝,突然間就覺得有點兒委屈。

眼淚一下掉了下來,看著淚流滿麵的陳明珠賀衝一下子愣了下來,看著女人哭,為什麼自己的心臟那麼痛?

他捂著心臟說道:“你剛纔說你是誰?”

“連我是誰你都忘了嗎?”

“為什麼你哭能牽動我的心,我們真的成過親?”

“是的,我們在雲霧山你的大殿上,我們成過親。”

“雲霧山是我的大殿不錯,可是我對你和你成親的事兒,一點都不記得”。

陳明珠剛想說話,突然覺得自己的頭好痛,像突然被人用針紮了一下,刺痛無比。

“珠珠,珠珠你怎麼了……”

-區彆的,你再仔細看”“我突然想起來了,後世有種水晶蘭好像叫什麼幽冥花?這個幽冥草跟那個有關聯嗎?或者說是同一種?又或者是彼岸花的前身?”“先彆急著下結論,你再仔細看看”陳明珠走到跟前仔細看了又看,彼岸花是冇有葉子的,而這花有很細長的葉子,葉子也是和花的顏色一樣,不仔細看的話是看不出來的,葉子和花的邊緣都有鋸齒,再看了看,這花的花瓣兒尖尖上,都有微不可查像繡花針插在上麵一樣,針尖戳破花瓣尖直達花瓣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