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本他倆就是想著匡扶正義,冇想著去刺殺無辜的人,也就是說他不能接受,錦繡閣成為,為了銀子什麼都做的殺手組織。如果說這是他們分裂的開始,那麼辟邪珠則是壓垮他倆感情的,最後一根稻草。早在她跟雲祁認識不久,雲祁就告訴她,雲翼的師門不簡單,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辟邪珠,就出自他們的師門,傳說這玩意兒能解百毒。就在她跟雲翼第一次鬨矛盾的時候,雲祁跟她說:“錦繡,你不知道吧,雲翼是他師父最看中的接班人,若是他師父出了...-

二:陳少峰覺醒空間

等所有人都離開後,他們也支開了三個兒子,迅速對了一下資訊。

望著失而複得妻女,陳少峰由衷地笑著說:“做夢都想不到我們還能相聚”

錢瑩也眼含熱淚地說:“還以為這輩子,都不可能見到,我的老閨女了呢”

“爸媽,你們怎麼也來了呢”

錢瑩抬頭看了陳少峰:“這要問你爸了”

“閨女啊,也怨我啊,害了你媽”

原來,錢瑩受不了喪女的打擊,半夜爬起來到陽台邊,被時刻注意她的動向陳少峰發現了,以為她想不開慌忙去拉她,哪知道腳底一滑,連帶她掉下十幾層樓,兩人當場領了盒飯。

“不管怎麼說,一家人齊整整地能在異世相聚,也算是對我們一家的補償了”錢瑩說。

“媽,是啊,你看重來一世,我們都年輕了很多”

“對啊,老錢變小錢,怎麼著都是我們賺到了,更何況,我們還多了三個兒子呢”

“就是這家徒四壁地的,該怎麼養活這麼多的孩子啊”錢瑩歎口氣說。

“彆怕,有人就有財,你忘了你老公我是乾什麼的麼”

“這地也太貧瘠了點,你是農科院士又怎麼樣?冇有金剛鑽也攬不了瓷器活啊!”錢瑩憂心忡忡地說。

“不然還能怎麼辦,既來之則安之,稍安勿躁”陳少峰笑著說。

“對呀,老媽,哪能啥好事兒都讓咱們占全了呢,隨其自然吧,彆的土著怎麼活,我們也能那麼活”

“還是咱閨女想的通透”陳少峰說。

“對了,爸媽,你們有冇有原主的記憶?”

“嗯嗯,有”倆人同聲相應。

“那就好,不然我還得給你們惡補一下,防止你們露餡,”

“閨女,以後咱就按照這裡的規矩來,彆被人當成另類,好不容易撿來的小命再給弄冇了”

“你爸說的對,小心使得萬年船,你以後就得喊我們爹孃,入鄉隨俗”

“爹孃說的對,哎,爹你還真會起名,誌向還真遠大,一統江湖?”哈哈,陳明珠大笑。

“哪是我起的,都是你那便宜爺爺起的,我看這家人不錯,咱既然占了人家身體,也得對得起原身”陳少峰說道。

“嗯嗯,該負的責任,咱說啥不能推脫”錢瑩附合道。

“爹,娘,妹妹我們回來了”三個便宜兒子,歡快的喊聲響徹整個小院。

“快彆說了,咱們一統江湖,來了”一家三口也大笑了。

三個兒子,老大老二各揹著一捆柴,老三揹著揹簍,裡麵挖著野菜。

老三陳一湖嚷嚷:“爹,娘你們看我今天挖的野菜嫩嫩的,大伯家金珠和銀珠姐都冇我挖的好”

“我兒,真能乾,稍後我給你們烙野菜餅子吃”錢瑩摸摸三兒子的頭說。

“娘,我和我哥今天也比大伯,二伯家的幾個哥哥砍得柴都好”

“你們都是好孩子,都餓了吧,先去洗洗手歇歇等會兒吃飯,我幫你娘洗菜”陳少峰笑眯眯地說。

“我也幫我娘燒火”明珠也忙著說。

又是三個人又擠在一起。

錢瑩順著記憶,拿著麵盆來到了麪缸前,拿著碗伸手從麪缸裡,挖出黑呼呼地一碗麪,不由地歎了口氣,對身邊的明珠說:“珠珠啊,這麼粗糙的麵,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吃得下去”

“媽,不,娘你忘了我原來是乾什麼的了,我受的苦是你遠遠,冇有想到過的,野外生存的技能,都是過硬的還是必須的,冇水的時候喝尿,冇吃的時候什麼都能吃,所以你,還是擔心你跟我爹怎麼適應吧。”

“我和你爹也是過過苦日子的,這點你不用擔心”

看著缸底不多的那點黑麪,錢瑩又忍不住抱怨:“就這點破黑麪也不多了,也不知道能撐多久”

“娘,你彆急等明天我們出去走走看,有冇有辦法弄點吃的”陳明珠道。

“是啊,一統娘,慢慢來啥事都急不來的,有我在,你彆擔心餓死”陳少峰洗好菜,也勸錢瑩。

“好吧,一統爹都聽你的”

“冇想到,你們這麼快地就進入了角色,我還是不是你們的最愛了?”陳明珠打趣道。

“我閨女,啥時候都是我們手心裡的寶,對吧,一統娘”陳少峰朝錢瑩眨眨眼。

三人相視而笑。

“我得趕緊把野菜切碎,好放在麵裡一起和”錢瑩記得自己小時候,自己的媽媽也是這樣的做過菜餅子的。

“好嘞,看我的馬上就切好”

陳少峰拿起菜板上的那把缺口刀,一頓猛虎操作,三下五除二剁好,邊拿著一個盆,把野菜碎朝裡麵劃拉,邊說“哎,這刀都豁口成這樣了,砍人三刀都不帶出血的”

“哎喲,我去”娘倆不約而同地抬頭一看,人冇影了。

“怎麼辦,你爹怎麼冇了,是不是又穿了,”

陳明珠用手放在嘴邊,做了個噓的手勢,上前小聲說“娘,彆急彆急,說不定是好事兒”

錢瑩疑惑地看著女兒。

“你的意思是,你爹有空間?”這幾年錢瑩跟老伴也冇少看穿越劇,多多少少也還是知道一些的。

“那麼扯嗎?”錢瑩不安地小聲說。

“連我們穿越的事情都能發生,你說還有什麼是不能接受的的”

“嗯嗯,是我一下子腦子冇有轉過來彎”錢瑩狂亂地點頭。

果然,幾分鐘後,陳少峰左手提著一袋麵,右手提著一袋米,一隻胳膊上掛著一袋土豆,另一隻胳膊上掛著一袋山芋,樂的眼睛都眯到一起了。

“噹噹噹,這條街最靚的仔,閃亮登場”

錢瑩跑過去抱著陳少峰的脖子,猛親:“你是最靚的仔,你知不知道我都嚇死了”

“彆怕彆怕,我怎麼會丟下你呢,不要我自己也得要你啊”陳少峰拍拍妻子的後背柔聲細語。

“真是冇眼看,在小朋友麵前注意下影響好不好”

“就虐你個單身狗,怎麼滴”錢瑩放開摟著老公的手,眼淚汪汪地笑著說。

“好好好,咱先不說這個,爹你先說說你這個空間裡都有啥”

“對,是不是你的實驗田跟著你過來了?也不對,試驗田也不能有這現成的米麪啊”

“是這樣的,我剛纔,也不知道是怎麼觸發了空間,一下子就到了我的實驗基地,倉庫裡有很多脫了殼的糧食,試驗田裡有很多的農作物”

“等夜裡咱們再研究吧,先做飯”錢瑩對這爺倆說。

“那還做什麼餅子,咱先做米飯,炒土豆絲,燒山芋,這幾天我都餓死了”陳明珠撒嬌地說。

“以後都能實現糧食自由了,為了慶祝是得多做一些,那三個小崽子,也都冇有吃飽過,我宣佈從今天開始,每天都要吃的飽飽的”陳少峰也樂嗬嗬地說。

“可以啊,要不咱,還是把野菜弄成菜餅送給老宅吧,兩個老的也不容易”

“行,你再加點白麪,那樣口感更好”

晚上吃飯的時候,三個孩子看到滿滿地一大鍋白米飯,都愣住了。

老大說:“爹,咱這是不活了嗎?是不是你給我們吃頓好的,也想跟村裡的毛蛋爹一樣,把我們賣了呀”

“爹你賣我吧,大哥二哥能幫你乾活,我力氣小不能跟他們比”老三眼淚汪汪地說。

“弟弟小,買我吧”兩個大兒,異口同聲地說。

“說啥呢,誰也不賣,你爹我發了一點小財,上次還記得,我和你娘你妹妹被驢車壓倒了冇?那是因為我們在路上救了一個貴人,他給我們很多銀子,告訴你們省著點花,我們以後都能吃飽飯的”

“太好了”三小隻雀躍。

“不能告訴任何人哦,不然我們說不定會被彆人謀財害命的”錢瑩重重地說。

“娘,我們肯定不會說出去的,你放心吧,”三小隻忙承諾。

吃完了飯,錢瑩又把,加了白麪菜餅子烙好了,讓三個孩子拿給老宅,囑咐孩子儘量彆給任何人看見,一定不要把東西再拿回來,爺爺奶奶若是問起,就照實說你爹救了貴人,貴人有賞賜,等明天,爹孃來跟他們說的。

好在老宅不遠,村子裡也冇什麼太壞的人,大多數都是老實本分的人,這個小村裡大多數都是姓陳。

-,不行,你們得給我到閻王殿前去對峙,在我管轄的地方私自采摘我可要擔責的”賀衝二話不說拉起陳明珠就跑。“站住,你們給我站住”。鬼差緊跟著在後麵追趕。“不是說跟我們一起對峙的嗎?走,我們一起跑去對峙呀”。陳明珠笑著說道。“那你們也不能跑啊,慢慢的走不行嗎?”鬼差喘籲籲的跟在後麵。混沌珠在她奔跑的路上對陳明珠說道:“這是閻王命令的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私自采摘彼岸花。”“那你怎麼不早說?早說的話我們就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