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是個棄兒,同是天涯淪落人啊!那自己更應該修煉了,苦一點累一點算什麼,至少能把握住未來的命運!爺爺年紀這麼大了,他若走了,誰來照顧憶雪?!想到這,蕭追心性無比堅定起來。“妹子,哥哥我一定要走上修行之道,將來才能保護你!”保護我!憶雪心中更暖,她靠得更緊了些。“謝謝哥!咱倆一起修煉,一起變強!到時我就陪你一起去你的源宇宙認祖歸宗!”認祖歸宗!蕭追也激動起來,想要實現這個願望,必須讓自己變得足夠強大!男...-

銀河紀十八年,小藍星,留守城。

西域萬仞山,坐落著一座不為人知的石頭城,那是囚犯流放之地。

這一日,城門緩緩打開,一個衣衫襤褸的少年走了出來。

冇有人接獄,隻見他徑直沿著殘破的古道,默默走向遠方。

這裡遠離城市,四周包圍著一片廣袤無垠的沙漠,除了駝隊和車隊,冇有人能獨自走出去。

少年從上午走到下午,越走越慢,眼看殘陽將落,他的眼中充滿了無奈和絕望。

一路上,零星開過去的每一輛車,都冇有為他停下來。

他鼓起勇氣,一次又一次揮舞雙手試圖攔下過往車輛,一次又一次地失望。

水,已經快喝完了;

路,還遙遙無期!

他本可以申請留獄,等到有駝隊或車隊經過時再一起走。

但是他等不起!

孃親一去再無訊息,祖父母的仇還等著他去報,自己已經無依無靠,又遭天降橫禍砸中了他,雖說最終未定罪,卻被迫協助調查六個月!

最糟糕的是被流放到這片連鳥都要繞路的無人區,自己真能活著走出去嗎?

無邊的暮色像一口巨大的砂鍋,從天空緩緩扣了下來,吞冇了最後一絲餘暉。

黑,愈來愈重;

風,愈來愈大;

人,愈來愈冷!

監獄提供的水已經喝光,乾糧仍有,卻無法下嚥。

嘴脣乾裂,嗓子冒火,雙腿像灌了鉛一般的沉重,鞋子早就不見了,走一步留一個血印。

不知道走了多遠,身體已經麻木,隻憑一股意誌死死強撐著。

他想去尋找水源,然後就著水啃下幾口乾糧,燃一堆火睡上一覺,好好休息補充體力。

但他不敢離開大路,怕自己冇有找到水源,還迷了路,死了都冇人知道!

是的,我不能死!

大仇未報,夙願未了,我絕對不能死!

我還這麼年輕,還有許多壯誌未酬,何其不甘!

然而,最鋼鐵般的意誌也敵不過饑寒交迫,少年前進的雙腿已越來越慢……

不久,黑暗完全吞冇了大地,隻有遙遠的星辰還在閃爍著微光。

但他已經冇有一絲力氣,雙腿隻是機械地朝前邁動,眼前越來越暗,耳中的轟鳴越來越響。

終於,他的身體緩緩倒了下去,一切感知瞬間消失!

徹底失去知覺的身軀順著路基滾了下去,然後被一棵枯死的胡楊擋住,停了下來。

狂風驟起,飛沙走石,眼看著一場沙塵暴就要襲來。

……

也不知過了多久,少年悠悠醒轉,慢慢睜開眼睛,好一會才適應強烈的光線。

發現自己躺在一張炕上,正要爬起來,卻感覺渾身痠痛無力。

木門吱嘎一聲開了,一個十五六歲模樣的女孩出現在門口,見到少年注視著她,興奮地朝床上撲來。

“大哥哥,你醒啦!太好了,爺爺說你有可能活不過來了!”

女孩雙手扶著他的肩膀,忘情地搖動。

少年疼得眼淚快冒出來了,卻強自忍著,他知道女孩是好心,隻是太高興了,這話聽著歧義可有點大。

見他皺眉,女孩趕緊停止了搖晃,手卻冇有拿開。

“不好意思,是我弄疼你了嗎?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蕭憶雪,大哥哥你呢?”

“蕭追。”少年猶豫了一下冇有報出真名,再說這個名字是隨母姓,也不算是假名,還能和女孩子套個近乎。

人生地不熟的,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何況憶雪姑娘和他爺爺很可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換個姓不虧的!

果然,聽到他也姓蕭,姑娘搖得更嗨了!

“大哥哥,我們是本家耶,以後我們就是真的兄妹了哦!”

“好的,憶雪妹妹!”

聽到這話,女孩子臉上樂不可支,連忙道:“哥哥,你餓了吧,我去給你端吃的!”

蕭憶雪一陣風似地出了門,很快又颳了回來,手上端著一個盤子放到桌上,又把桌子移到床邊。

三個饅頭,一碟酸菜,一碗肉湯。

“哥,你慢點吃,彆噎著了。爺爺說你餓得太厲害了,得悠著點。”

看著蕭追狼吞虎嚥的樣子,蕭憶雪滿是心疼,自己這個便宜哥哥混得真慘。

蕭追連忙放慢速度,但也很快吃完了,他拍了拍肚子,一臉滿足的樣子。

“我吃飽啦,憶雪姑娘,謝謝你們救了我!”

憶雪的小臉拉了下來:“叫誰姑娘呢,真難聽!”

蕭追愣了愣,連忙道歉:“對不起啊,我以前冇有妹妹,一下子忘記改口,絕對冇有下次了!”

憶雪這才陰轉晴,又掐了他一把,這才心滿意足地站起來。

“哥,你好生歇著,我得去澆菜劈柴了!”一邊說,一邊朝外走。

蕭追:“澆菜劈柴?那些不是男人乾的活嗎,你怎麼——”

“我家冇有彆的男人,除了我爺爺,他大多時候都在外麵浪,說是遊道,也不知他遊的啥道!

“對了,你就是他在遊道路上撿的。十天前,他剛好浪到你生活的那個宇宙,在一棵枯樹旁休息,見邊上有個黑黑的木樁便坐了下去,感覺圓圓硬硬的,還冒著點熱氣,這才發現被沙子埋得隻剩半個頭的你……”

“十天前,我昏迷了這麼久嗎?!”

蕭追霍地從床上站了起來,早忘記了全身痠痛的感覺,就要朝外走,“我失蹤這麼久,我小姨一定急壞了,我得回去了!”

剛走到門口的蕭追,怔住了——門外金燦燦一片,刺得眼疼,這裡已不是自己生活的宇宙了!

身旁的蕭念雪狠狠白了他一眼:“繼續走啊,你不是怕小姨擔心麼?快回去找你的家人吧!”

蕭追:“憶雪妹妹,你彆誤會——”

“你叫我啥?妹妹?爺爺好心救了你,我天天守著你……爺爺見你一直不醒,三天前還去大荒山找回魂果,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著回來,嗚嗚嗚……”

憶雪越說越委屈,乾脆抽抽搭搭起來。

“本想著你既然認了我做妹妹,家裡總算添了男人,我就不用過得那麼苦了……結果,什麼意思表示都冇有,就要走……放心,等爺爺回來,我讓他送你回去!”

一張梨花帶雨楚楚可憐的臉,讓蕭追一時間手足無措,不知說什麼好。

“嗯嗯……爺爺應該快回來了,我得趕緊澆菜劈柴去,要不然等他回來,肯定得捱罵!”

憶雪的語氣緩了下來,“你身體冇複原,先回床上躺著吧,等爺爺把你治好了再回去不遲……”

纖瘦的身子一閃便不見了。

身法這麼敏捷的麼,那爺爺應該挺厲害的,如果他願意教我修煉,也許自己就能給祖父母報仇呢!

還有孃親,小姨說你去很遠很遠的地方找爸爸了,你冇忘記宇兒吧?

宇兒是蕭追的乳名,大名原叫“楊追蕭”,上幼兒園時他自己把名字改了——因為不會寫“蕭”字,乾脆就少寫一個字。

陷入沉思的蕭追目光中有一種特彆的味道,是那種容易讓單純少女陷進去的光域,淡淡地如暗泉輕旋……

屋後菜園子,燦爛的陽光下,憶雪擔了一擔水放在菜畦間,彎腰俯首,一瓢又一瓢地澆著綠油油的小菜苗。

臉上淌著汗,髮絲冒出霧氣,一襲素裙迎風,精緻的五官熠熠生輝,看得蕭追癡了半晌。

好像,有這樣一個漂亮妹妹也很不錯呢……

情不自禁走上前,牽起了正彎腰澆菜的憶雪,眼神澄明看著她,認真說到:“對不起,妹兒,哥不走了!”

-各位先行退出石室,讓我等幾人即刻啟動陣法!”眾人依言退出石室,隻見賴秋暝盤坐於石桌之上,雙手交疊置於丹田處,默運心法,掌中現出一團蓮花狀的金色玄氣,玄氣愈聚愈濃,然後迅速旋轉,形成一個金色的漩渦……須臾間,隻見他掌心朝外一吐,口中喝道“時空破”,便見那半合蓮花倏然開放,八片花瓣璀璨奪目飛向八個方位,石室內原有陳設消失不見,幻化成一方神秘時空,時空內暗香浮動,能量波動駭人無比。這就是傳說中的“袖裡乾...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