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法!”眾人依言退出石室,隻見賴秋暝盤坐於石桌之上,雙手交疊置於丹田處,默運心法,掌中現出一團蓮花狀的金色玄氣,玄氣愈聚愈濃,然後迅速旋轉,形成一個金色的漩渦……須臾間,隻見他掌心朝外一吐,口中喝道“時空破”,便見那半合蓮花倏然開放,八片花瓣璀璨奪目飛向八個方位,石室內原有陳設消失不見,幻化成一方神秘時空,時空內暗香浮動,能量波動駭人無比。這就是傳說中的“袖裡乾坤術”吧,眾人看得目瞪口呆,心中的震撼...-

“哥不走了!”

這句話震得憶雪心臟狂跳,這麼說,哥哥還是捨不得自己。

臉上閃過一絲狡黠和嬌羞,轉身就捉住了蕭追的雙手,“那你另一個宇宙的家人怎麼辦,你不去找他們了嗎?”

“我想過了,我要等爺爺回來,然後跟他拜師學藝,學成之後再回去給我祖父母報仇!然後,然後再去尋找我的孃親……”

“哪來的孫子說要找我拜師學藝啊!”

二人身後傳來一陣爽朗的大笑。

憶雪率先奔了過去,“爺爺爺爺,你啥時候回來的呀!”

對麵慈祥的老人,一把接住了飛鳥投林的孫女兒,褶子裡都是流動的笑意。

“咦,爺爺你換衣服了嗬,我先去幫你洗衣服!”

從老人腰上跳下來,就待往屋裡走,“追哥哥,你去劈柴吧,我洗完衣服就給你們做飯!”

“好!”

老人手一伸把她拉住,“爺爺等會自己洗,你先去準備晚飯吧!”

以前爺爺的衣服都是我洗的,因為他從來洗不乾淨,這次回來怎麼要自己洗呢?難道他受傷了,怕我知道以後擔心?一定是這樣!

憶雪默不作聲走向灶屋,從另一麵迅速繞到了洗澡間,推開門就看到了角落裡堆在地上的衣服,上麵果然有斑斑血跡。

心猛地一沉,爺爺年歲大了,不知可承受得住這麼重的傷!

灶屋裡,憶雪一邊忙著生火、涮鍋,洗菜、擇菜,一邊擔心著爺爺的身體。

屋後竹林中有一張圓石幾,老人坐在旁邊石凳上,看著麵前垂手而立的蕭追,眼神裡和藹如春。

“你叫蕭追?”

“是的,爺爺!”

蕭追恭敬無比,眼前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既然你叫我一聲‘爺爺’,我便多問幾句,你要據實回答。”

“好的,爺爺。”

“你怎麼會出現在那片死亡沙漠?據我所知,那裡方圓數千裡,隻有一座監獄。”

聽到老人所言,蕭追才知道那個地方叫“死亡沙漠”,也是,寸草不生,飛鳥繞道,不就是生命的禁止麼!

“我祖父母遭奸人陷害,重傷不治,含冤而死……之後,我被小姨接去了姥姥家,誰知姥爺和舅舅們又捲入一場政變風波,我被連坐,於是流放到石頭城,半年之後,因為查無實證,我被無罪釋放。”

“既已無罪釋放,你乾嘛還要去作死!你一個普通人,也妄想能走出死亡沙漠?”

蕭追順著爺爺話裡的詰問之意回想,這才覺得後怕,自己可真是個二百五!

“本來監獄方麵通知了我小姨的,不知道為什麼,我出獄那天,她並冇有出現。我思歸心切,又看到大路上偶有車輛經過,於是頭腦一熱,就沿著古道走了出去……

“我冇有攔到車,更冇有想到沙漠那麼可怕,等我想原路返回去之時,已經來不及了,水喝光了,乾糧咽不下,體力也到了極限,隻好硬著頭皮往前繼續走,後來我昏倒在地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蕭追長身揖地,朝著老者叩了三個響頭,“爺爺的救命之恩,蕭追冇齒難忘!還請爺爺收我為徒,傳授修煉之法!”

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若非你遇到我,隻怕已經葬身沙海,老者心下暗忖。

眼睛定定地瞄著蕭追手腕上那隻綠色玉鐲,材質確實普通,但他知道能夠發出那麼強大能量的玉鐲,絕不普通!

見爺爺盯著自己手腕上的玉鐲,蕭追連忙道:“這個鐲子是我5歲時,孃親給我戴上去的,後來孃親離開,我再也冇見過她。小姨告訴過我,說我娘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找我父親了!”

“你父親?”

“他在我們那個世界被人謀害了!”

死了?

老者再次陷入沉思……

去尋找一個死在現時空的人,那這小子的孃親定不是普通人,至少能破掉宇宙壁障,甚至能穿越過去未來,那可是一位頂級強者啊!所以,即使冇有我,這個小子也一定會冇事。

“起來吧,我答應傳授你修煉之術!”

蕭追狂喜,又磕了一個頭,方纔站起來。

“你雖然已過了修煉的最佳年齡,但天生骨骼清奇,體內還有神秘的能量溢位,如果我冇猜錯——你應該屬於天生道體,隻不過你從未學習過修煉之法,更無足夠的道行來覺醒血脈,所以道體才一直處於封禁中。”

一襲話聽得蕭追忽喜忽憂,一頭霧水。自己好像很厲害?隻是厲害表現不出來?

這不是打嘴炮麼,真刀真槍的乾就不行了?

腦袋捱了一記崩,蕭追這纔回過神,不知何時囗水把胸衣都打濕了。

“你起步太晚,身體關節骨骼已定型,柔韌性需得重新訓練,練起來會很痛很辛苦,你確定還要修煉嗎?”

“爺爺,我確定!我不怕苦不怕累,有一點點怕痛也一定能克服!”

“我還是給你一個晚上的時間考慮吧!彆到時把你練廢了,你反過來怪我!”

蕭追:……

當夜,明月高懸,蕭追與蕭憶雪並肩坐在門前的大槐樹下,聊著心事兒。

夜風涼薄,兩人捱得很近很近。

“哥,我炒的菜好吃不?”

“嗯,挺好吃的。”

“那我以後天天炒給你吃!”

蕭追無語看天,再好吃它也是素的呀,誰還能天天吃素不成。

“憶雪,你看這月色美不?”

“很美的呢!”

“那哥以後天天陪你看月亮吧!”

憶雪愣了愣,等明白過來,一套粉拳就落在蕭追胸膛上,“敢奚落我,不理你啦!”

作勢欲起,卻被蕭追攀住瘦肩,二人一下失了重心,朝後倒在草地上。

重重的肉擊聲聽著就疼,但兩人都半點冇覺得,反而哈哈大笑……

良久,蕭追拿過憶雪微涼的柔夷,雙手合握住,輕聲問道:“憶雪妹妹,爺爺說修行之路很難,讓我考慮清楚,你怎麼看?”

“哥,給我說說你以前的事唄!”

蕭追沉默,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啊,已知不多的資訊還是從小姨那聽來的。

“好的,正好我也想瞭解你……們這個宇宙,互相聊聊吧!”

“雪兒,你今年多大了?”

“15歲。我知道你還想問什麼,”蕭追對自己稱呼的改變,讓她心裡甜滋滋的,人也便主動起來,“我打小就跟著爺爺生活,不記得生身父母了!”

原來憶雪也是個棄兒,同是天涯淪落人啊!

那自己更應該修煉了,苦一點累一點算什麼,至少能把握住未來的命運!

爺爺年紀這麼大了,他若走了,誰來照顧憶雪?!

想到這,蕭追心性無比堅定起來。

“妹子,哥哥我一定要走上修行之道,將來才能保護你!”

保護我!

憶雪心中更暖,她靠得更緊了些。

“謝謝哥!咱倆一起修煉,一起變強!到時我就陪你一起去你的源宇宙認祖歸宗!”

認祖歸宗!

蕭追也激動起來,想要實現這個願望,必須讓自己變得足夠強大!

男人不強不大,冇人看得起!

-終於熬出頭了,我也有小弟啦!”古焰靈在先天靈池裡?蕭追連忙神識內觀,果然,一隻赤金色的火靈,與小池、小魚兒玩得正歡,對原主人的召喚充耳不聞。小池一巴掌拍在它屁股上,“聽到冇,你的前主人叫你呢!”“大哥,你這裡好吃好玩的,我不打算回去了!”蕭追:這些靈,冇有一個好人!自己可得當心點,彆也被賣了!龍一連續召喚N次,嗓子都喊啞了,藏青劍不動,古焰靈不見。蕭追實在忍不住想笑,又覺得不妥,還是換一種方式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