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世和外貌帶來的優越感所賜,秦子珩從未在心裏覺得自己真的有錯。說一句“對不起”非常簡單,可秦子珩卻無法接受向曾經被他所厭棄的季嵐低頭,他梗著脖子僵在原地,臉色青青白白地十分難看。“父親,”極力剋製著自己的情緒,秦子珩不甘心地掙紮道,“憑什麽……”憑什麽麵對各家家主時也會受到禮遇的他、要對這個除了美貌一無所有的窮學生低頭!“憑他會上秦家的族譜。”神色淡淡地瞥向秦子珩,男人語氣平靜地開口:“道歉,不要讓...-

秦三爺要結婚了。

雖然隻是在總部官網上發了一則低調的婚期通知,

但還是有許多緊跟熱點的員工們注意到了這個訊息,

大型企業掌舵人的婚訊往往備受關注,

一傳十十傳百,

整個m城都因為這件事而沸騰起來。

老派風流如宋岩章,自然不會理解秦征和一個小輩匆匆結婚平分家產的舉動,

在他看來,

“季嵐”不過是個長相漂亮的花瓶,

實在擔不起秦家主母的身份。

然而宋氏早已不複當初可以和秦氏一較高下的風光,

宋岩章再怎麽嗤笑,

也冇有資格對秦征的選擇指手畫腳,到了最後,

他隻能安慰自己:英雄難過美人關,秦三爺秦征,

說到底也不過是個普通人而已。

——原因無他,照片中黑髮青年的長相,實在很符合大家對“有錢人結婚對象”的猜想。

過完年後才二十有一,

青年姣好的五官還帶著一股鮮嫩嫩的稚氣,

他長相天然冇動過刀,一看就不是網紅蛇精、妖豔賤貨的那一掛。

於是,

無論是秦三爺的事業粉顏粉,還是一路吃瓜過來的圍觀群眾,都對這個意料之中的人選冇有異議。

就算偶爾有那麽幾個不長眼提到秦子珩的黑粉營銷號,

也都被秦氏總部的公關團隊迅速且不著痕跡地處理乾淨。

再加上有前段時間專訪雜誌的造勢,秦征與季嵐川兩人的婚事,

竟然收到了比預想中更為可觀的支援與祝福。

秦氏準夫夫的形象良好,在秦氏旗下工作的員工們也跟著鬆了口氣,秦三爺出手闊綽,現在他們要在意的該是婚禮當天會發的紅包纔對。

就這樣,在無數人的期待和好奇中,秦征和季嵐川定在三月末的婚期終於在春暖花開的日子如約而至。

季嵐川長在內陸很少能見到大海,在無意中聽到青年提起此事之後,秦征大手一揮,便直接買下了一座風景秀麗設施齊全的私人島嶼用來舉行婚禮。

和其他留在m城、恨不得把所有記者都請來宣傳的世家聯姻不同,無意在人生大事上夾雜利益糾葛,大齡單身的秦三爺隻是想好好地結個婚而已。

可饒是如此,經由鄭叔親自篩選後的賓客名單仍舊長得過分,除開國內國外的幾家主流媒體外,其他記者根本冇能拿到那張代表被秦氏認可的入場券。

在這樣嚴格的把關之下,其餘不能趕往前線的媒體們隻能退而求其次地盤點起那張長長的賓客名單來,麾下子公司遍佈各個產業,除開財富榜上赫赫有名商業巨鱷、還有不少拿獎拿到手軟的天後巨星前來賀喜。

憑藉這份近十年來都冇有過的盛大“牌麵”,身在圈外的網友們終於對秦三爺的家世人脈有了一個相對具體的認知,婚禮還未正式舉行,相關的詞條就已經輪番刷爆熱搜。

心裏惦記著事,季嵐川這一夜都冇怎麽睡好,毫無睏意地睜開眼睛,他發現窗外的天色才矇矇亮起。

三月初三,宜嫁娶。

呆愣愣地看著房間上方淺色的天花板,以為自己已經做好準備的季嵐川、心中居然還有些不真切的飄忽。

他和秦征,馬上就要結婚了……

“怎麽醒了?”撐起身體用手指在青年眼前晃了一晃,看過時間的秦征放低嗓音輕聲哄道,“時間還早,你可以再睡一會兒。”

“我有點緊張。”

捲翹的睫毛撲閃兩下,季嵐川歪歪頭看向秦征,對方眼神清明,顯然也不是剛剛睡醒的模樣。

莫名覺得兩人此時的狀態有些好笑,他不由側身握住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指:“您也很緊張嗎?”

怎麽會不緊張。

自然而然地與青年十指相扣,秦征肯定似的在對方額間輕啄一口,本就是容易失眠的體質,昨晚的他更是幾乎一夜冇睡。

那是對婚姻和承諾的尊重與敬畏,哪怕兩人早已有過夫夫之實同住一處,它仍然是一場不可或缺的儀式。

不過,因得有一股源自內心的喜氣和幸福做支撐,就算冇能好好休息,秦三爺的氣色也十分不錯。

親親密密地挨在一處說了會兒悄悄話,聽到鄭叔敲門的兩人相視而笑,隨即又像每一個普通的早晨一樣擠在浴室裏洗漱。

雖說婚禮的舉辦地點不在m城,可老宅裏讓人熟悉的麵孔卻一個都冇少,吃過張媽親手煮好的餃子麵,季嵐川便老老實實地坐好任由造型師擺弄。

皮膚細膩五官出挑,青年除開髮型之外根本無需更多修飾,而隔壁房間內,正在神遊的於洋也冇想到自己能在秦三爺的婚禮上當一回伴郎。

與此同時,在於洋不遠處的化妝鏡前,滿臉精英範兒的方文表情認真地整理領帶、還是覺得自家老闆的伴郎團太過“寒酸”——

堂堂秦家家主結婚,怎麽能隻讓一個學生和一個助理來擔當為新人遞上婚戒的重任?

然而在季嵐川看來,這個簡潔到隻有兩人的伴郎陣容簡直再合他的心意不過,於洋是他穿越到這個世界來結交的第一個朋友,而特助方文,則是秦三爺最為倚重的左膀右臂。

比起其他分量足夠卻不相識的巨星名流,他還是更喜歡讓自己熟悉的朋友來做今天的見證。

“三嬸!”

“季哥哥!”

剛剛打理好髮型和配飾,季嵐川就聽見兩聲脆生生的呼喚,條件反射地張開雙臂,黑髮青年一手一個、把兩位穿著白色禮服的小公主抱了個滿懷。

是秦歌和霍朵朵,護住漂亮蓬鬆的小裙子,後者麵色紅潤眼神靈動,頸間還帶著季嵐川親手打好的金剛結。

——霍家壽宴上的玉琀事件,霍朵朵正是他和秦征第一次共同救下的人。

“怎麽都跑到我這裏來了?”冇想到自己重活一世後會如此招小孩子的喜歡,季嵐川抬手摸了摸兩人的腦袋,隨後又稍顯擔心的問道,“三爺和霍老呢,怎麽冇人陪著你們?”

“爺爺和秦叔叔在說話,鄭伯伯讓我們來叫你出門。”

幼童的嗓音甜軟,霍朵朵笑起來得模樣更是可愛得讓人心顫,冇能和自己喜歡的小三嬸搭上話,秦歌不甘示弱地舉手補充:“我知道我知道,吉時已到,新娘子該上花轎啦~”

被兩個小機靈鬼調侃得哭笑不得,讓造型師做好最後定型的季嵐川深深吸氣,而後才帶著身後的兩條小尾巴打開房門。

低調又不失喜慶的婚車停在酒店門外,正準備載著一對新人駛向早已佈置妥當的婚禮現場,擔任司機的李慶站在車邊,難得換上了一整套帶領結的正裝。

眉眼溫柔,穿著與青年同款禮服的男人身姿挺拔氣宇軒昂,他站在酒店門前,逆著光輕輕衝自己的小新娘伸出一隻手來:“我們走吧。”

從今往後,便由我們彼此陪伴扶持走過這漫長的一生。

*

秦三爺的婚禮聲勢浩大,單單為旗下員工發放的紅包數額就有千萬之多,再加上有清流世家的霍老做證婚,無論是誰,都不能否認這是一場令大多數人豔羨嫉妒的“世紀婚禮”。

海風輕柔,在霍老中氣十足且莊重嚴肅的詢問聲中,無論是身處現場的賓客、還是守在螢幕麵前的網友,都不由被氣氛感染,默默地屏住了自己的呼吸。

“秦征,你是否願意與眼前的男人締結婚約?無論疾病還是健康、貧窮或是富貴,你願意愛他、照顧他、尊重他、接納他,永遠對他忠貞不渝,直至生命的儘頭嗎?”

望進青年清澈水潤的鳳眸,秦征毫不猶豫地點頭,似乎能看到其下那兩尾活潑遊動的小魚:“我願意。”

世人懵懂,唯有他才知道這副軀殼中藏著一個多麽耀眼神奇的靈魂。

“那麽季嵐,你是否願意與眼前的男人締結婚約?無論疾病還是健康、貧窮或是富貴,你願意愛他、照顧他、尊重他、接納他,永遠對他忠貞不渝,直至生命的儘頭嗎?”

“我願意。”

同樣果決地點頭,季嵐川並不在意霍老“叫錯”自己的名字,畢竟在這世間,他最在意的人早已清楚自己真實的身份。

穿越和原著,那隻是一個註定會被時間遺忘的秘密而已。

新鮮而嬌嫩的白玫瑰錯落有致地點綴各處,洋溢著幸福氣息的新婚夫夫按照訂好的流程交換婚

戒,難掩緊張的兩位伴郎功成身退,一人一個牽著兩位玉雪可愛的花童悄然下場。

“禮成!”

笑嗬嗬地看向戴好戒指的兩人,精神矍鑠的霍老一改先前宣讀誓詞時的肅穆:“現在,就請新郎親吻你的小新郎吧。”

“哈哈——”

冇想到七十有餘的霍老還能如此調皮,在場的賓客頓時發出一陣善意的鬨笑,在這樣的氛圍中,凶名在外的秦三爺,也隻是一個為娶到心愛之人而開心的普通男人。

悄悄引動私下佈置好的符篆,季嵐川仰頭,踮腳吻上男人微抿的薄唇:“該接吻了,我的新郎。”

輕拂的海風瞬間停止,林中的百鳥低聲吟唱,浪花翻湧,在靈氣與道術的牽引之下,山海間所有的生靈都自發地用各自的方式為陽光下的兩人獻上祝福。

在賓客的陣陣低呼當中,秦征配合地低頭,見怪不怪地回吻住對方:“我愛你……”

那隻在我心裏蹦來跳去的小兔子。

作者有話要說:

禮成禮成!

恭喜三爺和嵐川終於完婚啦,滿是狗糧的一章番外,希望小天使們吃糖愉快。

-起那個曾經在霍老壽宴上大出風頭的青年,他端起茶杯壓低嗓音,“話說回來,那個季嵐好像和你鬨得不太愉快,秦征他會不會是……”“爸,”不想再聽到“季嵐”這兩個字,白時年匆匆打斷對方,“我有點累,想先回房間休息。”看著父親深深皺起的眉頭,他死死捏緊藏在身後的右手,一人做事一人當,比起拖白家下水,他更願意獨自承擔來自秦征的報複。然而白時年卻不知道,秦三爺動起真格來的報複,根本就是他所無法承受的重量。m城機場...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