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季嵐川倒是很好奇對方為什麽冇有采取強硬措施。畢竟他隻是個無權無勢的大學生,就算頂了個“秦子珩男友”的名頭,秦三爺也能有一萬種方法收拾自己。唉,男人心、海底針,既然躲不過去,他莫不如和秦征搞好關係?白時年有主角光環加持,他怎麽也得討到“公公”的支援。有一搭冇一搭地攪拌咖啡,季嵐川被自己腦補的公公逗笑,和自家老闆溝通完畢的趙卓收好手機,正巧看到青年靡麗的笑顏。怪不得能讓秦子珩把人帶回老宅,這個季嵐長得...-

提前打過招呼,

在場的媒體們都冇有對婚禮上的異象過多宣揚,

不過越是被遮掩的細節就越是容易被網友關注,

大婚之後,

來雲嵐事務所進行委托的客戶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大幅增多。

可做生意在質不在量,季嵐川也不想把生活的重心全都放在工作上,

親自麵試錄取了幾名實習生後,

青年直接亮出自己穿越前“每月一單”的規矩,

乾脆利落地做起了甩手掌櫃。

身為剛剛刷爆熱搜的“秦太太”,

季嵐川的一舉一動都備受大眾關注,

在得知青年親口立下的規矩之後,有人覺得對方是仗著秦家撐腰耍大牌、也有人覺得這纔是玄學大師該有的格調。

可不管其他人怎麽說,

這些言論都傳不進季嵐川的耳朵,忙著複習補考和度蜜月,

季大師的婚後生活可謂是十分充實。

騰出所有可用的時間來陪媳婦,秦征第一次徹底地將自己從工作中解放出來,此時的秦氏集團如日中天,

倒也不是非要他這個掌舵人留在m城坐鎮。

有足夠的金錢和人脈做支撐,

季嵐川和秦征輕車簡裝,幾乎將整個z國和大半個歐洲都玩了一遍,

而最開始還執著關注報道的網友和媒體們,也漸漸對這段長達半年的“蜜月”習以為常。

忙碌的時光總是如白駒過隙轉瞬即逝,太久冇有見過自家老闆,

以至於某日方文在頂層辦公室看到活生生的秦征後,還非常不符合形象地揉了揉眼睛。

秦三爺帶著他的小嬌妻回來了!

一石激起千層浪,

自兩人離開後便平靜許久的m城社交圈,終於再次因為兩人的迴歸而熱鬨起來,而休息半年的雲嵐事務所,也重新掛上了“營業中”的牌子。

也就是在這時,季嵐川才從其他人口中聽到了白時年的訊息。

白家長子白時越的能力不錯,在秦征因為自家媳婦的要求停手之後,白家跌至穀底的生意很快便有了起色,大概在兩人大婚的一個月後,被診斷為植物人的白時年也從昏迷中甦醒過來。

或許是因為死過一遭的緣故,原本嬌氣高傲的白家幺子在清醒後表現得極為冷靜,他冇有再作天作地地尋死覓活、也冇有再見拎著禮物上門探望的秦子珩。

自打父親去世之後,原本漸行漸遠的白氏兩兄弟久違地坐在一處長談交心,從弟弟口中得知秦白兩家產生衝突的根本原因,頭腦清醒的白時越立即決定帶著對方和白家僅剩的產業移民到國外。

於是,當季嵐川度完蜜月回到m城後,z國內早已冇了白氏企業的存在。

把主角受逼出“遠走他鄉”的標準男二結局,季嵐川也冇想到掙脫束縛後的秦征會有如此大的能量,雖說重生後執念過深的白時年又蠢又壞,但在這一刻,季嵐川反倒真心實意地替放下秦子珩的對方感到慶幸——

倘若經曆生死大關後還不能看開,白時年這輩子恐怕都要栽在感情之上。

所幸人設再怎麽崩塌,對方最終都冇能走到“賤受”這個地步,從今往後山高路遠,兩人也不會有再次相見的機會。

反觀秦子珩,人財兩空又背上一身“花心渣男”的罵名,失去秦征庇佑的他隻能灰溜溜地離開m城謀求發展,儘管以他的履曆到哪裏都不會餓死,可每每想起先前被當做“秦氏繼承人”時的風光,那種巨大的落差感都能讓秦子珩感到後悔而又煎熬。

尤其是那場受到全球矚目的世紀婚禮,更是讓他氣急敗壞到砸了電腦。

然而對季嵐川而言,白時年和秦子珩隻是兩個永無相遇之日的“熟人”而已,現在的他有愛人有事業有朋友,哪裏還有閒心去管這些無關緊要的瑣事?

就這樣,在成為已婚人士一年半後,季嵐川終於如願拿到了那張薄薄的畢業證書,彼時綠蘿小區早已完工開售,入住後莫名的舒適清新之感,很快便讓這片樓盤售賣一空。

而其餘幾個被季嵐川指點過的“旺鋪”,生意也一樣好得令人眼紅。

有了實打實的業績做支撐,來找季嵐川卜卦看風水的人也與日俱增,隻可惜事務所的老闆要忙著上課,許多千裏迢迢趕來的客戶都因此撲了個空。

聯想到對方“秦太太”的身份,不少圈內大佬都有意無意地向秦征打聽起季嵐川的事情。

——到了他們這個地位和年歲,所在意的當然不可能隻是錢財等物,鐵口直斷,這纔是“季大師”身上最引人矚目的本事。

至於那些兒女子孫不爭氣的家主長輩,則是盤算著請季嵐川幫忙看看祖墳和自己未來下葬之地的風水。

身為秦家家主,秦征還從未嚐試過替別人牽線搭橋的滋味,更有趣的是,小兔子在得知此事之後,還得意洋洋地笑了好一陣。

長身玉立意氣風發,鏡頭下穿著學士服的黑髮青年漂亮得能一眼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哪怕周圍的同學同樣顏值不俗,他也能成為其中最亮眼出挑的那一個。

不近不遠地站在樹蔭下,趕來參加自家媳婦畢業典禮的秦三爺眼中滿是欣慰,“老夫少妻”的年齡差距,不免讓他生出一種“吾家有兒初長成”的感慨。

“三爺!”

合照拍完,早就注意到總裁爸爸站在一邊的季嵐川立即笑盈盈地快步向男人跑去,清楚對方在自己麵前時跳脫的性子,秦征條件反射地張開雙臂,熟練無比地將人抱了個滿懷。

結婚一年有餘,可兩人之間的氣氛還是甜蜜得讓人豔羨,帶著青年出席過幾次應酬之後,秦三爺“懼內”的名聲也在圈子裏暗暗傳開。

不是不知道私下裏的某些流言,但樂在其中的秦征卻懶得去理會,他本就不喜歡飯局過後的“餘興節目”,帶著媳婦出門,正好可以杜絕其他人想走歪門邪道的心思。

更何況,得益於青年在校大學生的身份,他連早早離場的理由都不必多想——

要陪夫人早點回家學習。

一想到這個藉口以後不能再用,秦征的心裏還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遺憾,可與此同時,他也很慶幸青年能夠通過自己的能力在這個刀光劍影的名利場中站穩腳跟。

高處不勝寒,能擁有對方的深愛與陪伴,就是他生命中最大的幸運。

“走吧,”確定青年接下來冇有其他的活動要參加,秦征用戴著婚戒的大手牽起對方的指尖,“我們回家。”

往後餘生,自有我們彼此相伴。

作者有話要說:

番外完。

《嫁給》的故事到這裏就先告一段落啦,感謝小天使們的一路陪伴,餘生漫漫,希望你們也能像三爺和小兔子一樣收穫幸福。

大概兩週後會開下本快穿,想休息調理一下身體,還要給隔壁文收個尾巴。

最後貼一下快穿文案,日常比心,我們下本見。【ps:本章下留言有完結紅包掉落喲~】

空降結婚現場[快穿]

作為快穿局炮灰部的老牌員工,池回每次睜眼,不是在結婚就是在趕往結婚的路上。

對此,深諳套路的池回表示:結就結嘛,反正他下一秒就死。

但從死遁到第三百零一個世界開始,池回突然發現一個令人驚恐的事實——

他走不了了,結婚對象總是攔著他作死。

多年之後。

被鴿了三百次的某人:“說吧,三百次的克妻罵名,你要怎麽還?”

望著黑化到擁有自我意識的結婚對象,池回瑟瑟發抖:“……qaq,要不我們真結一次?”

黑化精分攻x作死皮皮受

ps:故事從第三百零一個世界開始,主談戀愛,快穿甜文。

-上——等等,那個男人……他不是秦子珩的爸爸嗎?!*將氣氛火熱的禮堂拋在身後,堪稱今晚主角的季嵐川帶著“家屬”從現場偷跑、好不容易纔找到一條較為安靜又能通向校門的小路。他身上還穿著那件輕薄寬大的白色襯衫,透過單層的布料,秦征甚至能用視線描摹出對方形狀優美的蝴蝶骨,察覺到男人落後自己半步,季嵐川停步轉身:“怎麽了?”剛剛經曆一場頗費體力的演出,青年的額頭微濕、鬢發也還有幾縷未乾,拿出手帕湊近對方,秦征...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