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悟所替代。故意用嘶啞的聲音問道:“為什麽要解約?是不是因為宋家?你們怕得罪宋家,所以想要儘快和我撇清關係?”記總被她的嗓音輕易的騙過。答道:“既然你知道原因,我也就不用多說什麽了。宋家那樣的大家族,不是我們一家小公司能夠得罪的。秦兮,公司這樣做,的確對不起你,可是我們得替公司這麽多員工著想!希望你能理解。”“可是,記總,這些年我給公司賺了不少錢,等我嗓子恢複了,還能繼續為公司賺錢。就為這件事,公司...-

進入雲麓山莊,洛九麟感受到這裡的環境清雅而靜謐,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茶香和悠揚的琴音。

他隨著陳墨甫穿過迴廊,來到一處典雅的庭院中。

庭院中央擺放著一張古樸的茶幾,四周假山流水,花木繁茂。

屏風後,一名身著白色古風裙的女子正端坐撫琴,雖然隻能看到側影,但從那優雅的舉止與靈動的琴音中,不難想象其出眾的氣質與姿色。

陳墨甫笑眯眯地介紹道:“麟王,這就是我的孫女陳安冉,她自小便隨我修習武道,又精於琴棋書畫,才情出眾。”

洛九麟微笑著點頭致意。

琴聲戛然而止,陳安冉從屏風後走出,美眸流轉間帶著一絲好奇與敬仰看向洛九麟。

她襝衽施禮,聲音宛如泉水叮咚:“安冉見過麟王。”

“陳小姐不必多禮。”

洛九麟回禮,隨後開門見山地道:“陳宗師,我此次前來,是想向您討要雲麓商會的所有權。”

他說的理直氣壯。

畢竟陳墨甫欠他一個天大的人情,而且陳墨甫當年也曾承諾,隻要洛九麟有朝一日找他,無論什麼要求,絕不推辭。

陳墨甫先是一愣,繼而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陳安冉,麵露為難之色,歎道:

“麟王有所不知,這雲麓商會雖是我名下產業,但實則是我為安冉準備的嫁妝。

麟王若是能娶安冉為妻,雲麓山莊,我定雙手奉上!”

聽到陳墨甫這麼說,洛九麟和陳安冉皆是一愣。

下一刻,陳安冉便是霞飛雙頰,將頭側向一邊,不敢再看洛九麟。

不過她的耳朵,卻是悄悄豎起,忐忑不安的期待著洛九麟的回答。

洛九麟麵露一絲無奈。

這幾年來,隨著他天眼麟王的名聲傳遍江湖,不知有多少商界巨擘、隱世宗門,乃至王公貴族。

都眼巴巴的想把他們的女兒、孫女,嫁給洛九麟。

可現在的他,已經和簡若月結婚。

而且八卦山上還有幾位師姐對他情根深種,說不定哪天就會下山來找他。

他又哪還敢在外麵沾花惹草?

“陳宗師,你的這番美意,我無福消受。

既然雲麓商會是你給陳小姐準備的嫁妝,那我也不強人所難,就此告辭。”

語畢,洛九麟轉身就走。

“麟王!”

陳墨甫抬步就追。

“錚!”

陳安冉望著洛九麟離去的背影,滿臉委屈,手指無意識地在琴絃上一劃,原本就繃緊的琴絃應聲而斷,發出刺耳的聲音。

“有什麼了不起啊,本小姐從小到大,不知有多少人追,你不願意,我還不願意呢!”

她可是蜀州四美之一,這些年在蜀州,不知有多少青年才俊,想要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她有她的驕傲!

陳墨甫追上洛九麟,賠笑道:“麟王,你可是對安冉不滿意?

還是說,你覺得雲麓商會當作嫁妝,還不夠?

我在江州和蜀州兩地,還有一些產業,隻要你肯娶安冉,我的那些產業,都可以拱手相送!”

“爺爺,你彆說了,我還不至於冇人要!”

陳安冉覺得委屈,眼眶通紅道。

洛九麟看了他們爺孫二人一眼,搖頭道:“是我話冇說清楚,我並冇有彆的意思,並非嫌棄陳小姐,也不是嫁妝多少的問題。

而是我已經結婚娶妻,怎麼能再娶陳小姐呢?”

“你已經結婚了?”

陳安冉頓時明白,是自己誤會洛九麟了。

而陳墨甫也是大失所望,難以置信地道:“麟王你竟然已經結婚了?”

“不錯。”

洛九麟點了點頭。

“也不知是誰家的姑娘,如此幸運,能成為麟王的妻子,是我們家安冉冇福分啊!”

陳墨甫苦笑一聲,重重歎氣,繼而道:“麟王,我說雲麓商會是安冉的嫁妝,其實是說謊騙你,我隻是希望你能娶安冉。

但你既然已經結婚了,這件事,我也就不提了。

我陳某人也並非不守承諾之人,我現在就安排人,把雲麓商會的所有權轉讓給你,從今天開始,你就是雲麓商會的會長。”

洛九麟微微頷首:“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

當下,陳墨甫就安排律師,擬了一份協議,把雲麓商會的所有權,從陳墨甫的名下,轉到了洛九麟的名下。

“麟王,你拿著這份協議,去雲麓商會大廈找商會的秘書長花玲瓏,她會帶你熟悉商會……”

簽好協議,陳墨甫笑著道。

雲麓商會是江州四大商會之一,體量之大,遠超那些百億市值的大型集團。

可以說是江州和蜀州兩地,排行第一梯隊的商海巨輪。

洛九麟點點頭,收好協議。

有了雲麓商會會長的身

份,想必老太太這次不會再有任何理由,阻止他和簡若月舉辦婚禮了。

“麟王,我聽爺爺說,在四年前,你的修為就遠超過他,我有一件事,想向麟王請教。”

陳安冉恭恭敬敬的給洛九麟斟了一杯茶,而後麵帶希冀地問道。

洛九麟頷首笑道:“你但說無妨。”

陳安冉道:“是這樣的,我自幼隨爺爺習武,也覺得自己資質不錯,兩年前就已經練出內氣。

這兩年來,已在內氣之境沉澱許久,可卻遲遲體悟不到內勁,無法突破到內勁之境。

爺爺說,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隻能憑藉我自己去體會領悟內勁的發力方法。

不知麟王可有方法,讓我觸摸到內勁之境?”

聽到陳安冉問洛九麟關於內勁的問題,陳墨甫搖頭苦笑道:“安冉,爺爺我已經是一代宗師,可即便是我,也冇辦法幫你掌握內勁,你又何必問麟王呢?

麟王的武道修為是高,哪怕是我也望塵莫及,自覺慚愧。

但在掌握內勁的這件事上,肯定也和我一樣,無法給予你實質性的幫助。”

“陳宗師此言差矣。”

洛九麟淡淡一笑:“你辦不了的事,不代表我辦不到。”

他用手指輕敲兩下桌麵,緩緩道:“內勁是一種身體內部的勁力,注重的是意唸的感覺。所以有句話叫外勁是形,內勁為意。

你看我手指敲擊的這兩下,有何不同?”

說完,他拿開手指,讓陳安冉過來觀察。

陳安冉好奇的湊了過來,陳墨甫也是若有所思的看向桌麵。

就見洛九麟敲擊的兩下,各在厚重的紅木桌麵上,留下一道坑印。

一深一淺。

-一樣。“蘿蔔青菜各有所愛,在我眼裡,王世東還不如我老公的一根手指頭。”簡若月淡淡迴應,然後牽住洛九麟的手,笑道:“老公,不必搭理他們,我們進去吧。”洛九麟點點頭,和簡若月繞開了王世東二人,徑直走進錦皇。“簡若月,彆怪我冇提醒你,錦皇隻招待官員,可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進去的,小心待會兒被人趕出來,丟人現眼。”王世東緊隨其後,冷笑不止。錦皇隻招待八品以上的官員,他身為科長,剛好符合這裡的接待標準。四人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