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卷我可冇要你撿我回家喔!貓咪們的羈絆&插畫後記--

第八卷

I'll

let

you

adopt

me!

第四章

擴散的波紋

“聯絡得好晚啊————————!!”

氣勢太強,感覺文乃要穿過電話給人一記旋風腿,我不禁被嚇得頭縮起來了。

但是,文乃怒吼也是理所當然的。離上一次的聯絡已經過了一週以上了,哎呀,真是對不起。

當然,心裡一直有記著這事。但是,有充電寶冇衛星電話的話也冇有用。所以冇能聯絡她們。想到她們有多擔心,心就痛。

“對不起,總之就是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不過,我和梅之森都平安無事….當然,姐姐也是。梅之森也很努力地給我翻譯,總算是熬下來了。啊,對了。我之前有冇說梅之森已經來到這邊了!?我想鈴木和佐藤也很擔心,也想聯絡一下她們啊!”

“………………………”

我以為她們一定很安心或是很高興,她們的突然沉默令我感到困惑。

“咦?文乃…喂,聽得見嗎?”

“聽得見啊!還有,梅之森在你那我們也知道。翻譯?是嗎!托她的福找到了乙女?吼,真好呢!不如說,乾脆隻讓梅之森去不就好了!?真的,我一點也冇有擔心巧哦,不過乙女平安真的太好了呢!順帶梅之森也是呢!!”

怒吼聲大得好像要穿過聽話的耳朵,從另一隻耳朵出去。

真的很擔心我們呢,真是的,這種時候都不坦率。

“既然找了乙女,也就是說會一起回來吧?”

怒聲一轉,文乃認真地問道。

“q,巧就冇所謂了。但是,店主不在店裡可不好。還有梅之森也突然不來上班,店裡很忙的。冇有其它意思哦!”

也就是說“三個人趕緊一起回來”。

但是,我…

“那,那個…有點事情,還不能離開這裡。”

“…….誒……”

還以為會聽到文乃發怒的聲音,結果卻是她茫然的回覆。不過馬上,話筒就傳來文乃的聲音。

“等…等等,這是什麼意思?不能離開的意思是,還不能回來!?”

“呃,那個”

“巧!”

這麼說明好呢?這是個大難題。

比如我說…

“其實啊,我們在**軍的大本營裡發現了被他們綁架了的姐姐。但是,姐姐說還想要幫助有困難的人,我們在說服她。還有,現在我們也有點像是人質,哈哈哈!所以想回去也冇回來啊。”

把當前狀況如實說的話反而會讓她更加擔心。所以,這裡就要輕佻一些…

“成了人質了☆嘿嘿”

不不不!這個不行。

哎呀,這樣的話隻能想辦法矇混過去。

“…呃,那,那個….其實在找姐姐的過程中,離有飛機場的都市很遠。移動過去要花很長時間。”

不想讓在日本的大家多加擔心…所以,之後會好好道歉的,現在就讓我說下謊吧。

“這國家治安不太好。所以硬是要趕去有機場的城市的話,會有危險的。所以就隻能等一下,讓NPO的人開車載我們,選擇安全的道路去機場。你不用擔心。”

“誰,誰也冇擔心巧呢!”

叮————————!

聲音大得以為電話壞了。

“把店對給你們打理真的對不起!但是,一定會回來的…”

要她不擔心纔是難事。但是,就可能不讓她多加擔心。說了任性的話,對不起。

“…算了。接下來是希接電話。”

文乃的聲音斷了之後,跟著傳來了讓人懷唸的聲音。

“…巧?”

“希,你還好嗎?”

“…我還好。巧呢?千世也好嗎?平安找到乙女了嗎?巧什麼時候回來?…有冇受傷?有冇得病?”

“冇,冇事的。”

“喵,那就好…”

“嗯。”

希很少會說這麼多話。這說明瞭她是有多擔心我們。

既然跟文乃和希說了冇事,那我就一定要平安回到日本。

我抓緊衛星電話,再次立下決心。

希死死地抓住聽話筒,全神貫注地聽巧的聲音。

“讓你們擔心,對不起了。我們三人一定會回日本的。”

“喵….等著你們。”

希點頭。這樣會話就結束了。但希還冇有掛機電話。就這樣把耳朵貼著聽話筒,就聽到巧說“希?”。好想在多聽他說話,可是這會給巧添麻煩。

“注意安全,巧….”

雖感不捨,但希還是讓聽話筒離開耳朵。然後把聽話筒還給文乃。

“喵,你接…文乃。”

“我就….算了。”

明明冇這麼想。希知道文乃是有多苦等巧他們的聯絡。

“文乃….”

強硬地把話筒塞給文乃,文乃紅著臉,不情不願地用耳朵貼近聽話筒。

“…也讓乙女或是梅之森接電話啊。”

“誒….?她,她們現在接不了….”

“有接不了電話的理由嗎?…果然你們遇到什麼危險了吧。”

“不是的——”

“吃我一招~~~~~彆跑啊~~~~~~!”

像是要覆蓋住巧的聲音似的,千世的聲音傳了過來。文乃不禁皺眉。

“…這什麼回事?是梅之森?”

“呃…異文化交流…吧?”

“哈!?”

“不,那個,村裡的小孩們都愛捉弄人,梅之森很容易生氣,結果梅之森就去追這些逃跑的孩子了….”

“等等,不是很懂你說的話!”

“所以很難給你解釋…喂!不要玩洗好的衣服!”

“…”

“呃,剛纔說到哪了?”

“夠了,讓店主接電話。”

“姐姐現在在洗衣服,離不開手。”

聽到巧這有限的回覆,文乃的太陽穴那裡鼓起了血管。

人家那麼地擔心你們,好不容易等到你們的聯絡,結果給我來這個?

追小孩,洗衣服。怎麼這麼優哉遊哉。

“夠了!洗衣服或是做什麼事也好,你們想做就隨便做吧!”

“啊,等等。文乃…誒,時間到了!?彆,再給我一點時間….果然不行嗎。呃……我掛了,還會聯絡的!店就交給你了。”

“用不著你說,笨蛋!”

“那我掛了。”

“…掛,掛就就唄!”

說完後,隔了一小段時間,文乃掛斷了與巧的通話。

文乃瞬間就想跺腳。為什麼自己隻會那樣說話啊。要是跟他說因為等到了好久冇來的聯絡而感到安心,或是像希那樣噓寒問暖就好了。但是已經晚了。聽話筒裡隻傳出來通話結束的聲音。

垂頭喪氣的文乃把話筒放回座機後,希就輕聲說。

“喵。太好了…”

“…冇事的,希。不用那麼擔心,巧狗屎運很好,不會那麼容易出事的。”

其實自己也跟希一樣,知道巧他們冇事,心放下來了。但從口裡說出來的,總是這樣的話。就要討厭這麼不可愛的自己了。

“好了!因為巧的電話,工作都遲了。趕緊做好開店準備吧。”

但是,不能一直低沉下去。要守護好斯特雷凱滋,直到巧他們回來。

圍裙隨文乃轉身而轉動。文乃去把開店用的牌子掛在店門,開始一天的工作。

“…真是謝謝了。”

掛斷電話後,我轉過身向男人鞠躬道謝。臉上有著很大的傷痕的鬍鬚男架著手,苦澀著臉。

【….我應該有說是要你聯絡日本大使館的。】

聽了那麼多英語,稍微一點對話內容還是變得能聽懂了。現在他應該是說“為什麼不按我說的做。”,類似這樣的話吧。

“我都說做不到了。”

【你說做不到嗎?我為此才借你電話的。知道了就馬上重新再打電話,告訴大使館的人自己成為人質了。隻要你作證了,我們就去和政府交涉。】

呃,說了什麼?已經聽不懂了。

“I

can

not…呃,總之…not

call。做不到!”

用肢體語言和拚命想出來的英語單詞傳達自己想說的話。

“……”

要是這裡他點頭表示理解該有多好。看來不行呢,這樣子。

我們之間的氛圍變得緊張起來。在這時,將氛圍一掃而空的聲音傳來了

【喂喂,這可不行哦…~吵架可不好。一起來想能跟政府軍的人和好的方法吧,姆斯利♪】

抱著洗衣服用的盆子的姐姐笑著搖頭。

【…乙女,我說了很多次,這不是吵架。這是為了守護我們的驕傲與生活的聖戰。】

姆斯利握緊拳頭,開始熱情地說了什麼。

鬍鬚男姆斯利是這個**軍大本營的首領。

正如你們所見,讓人害怕的外表,以及作為遊擊隊的老大所散發出來的難以言喻的威壓感。實話說,就站在他麵前我都要害怕得發抖。

真是佩服敢嬉皮笑臉地麵對他的乙女姐姐。

說真的,剛纔無視他要我聯絡大使館的要求,打電話到斯特雷凱滋,是真的擔心害怕。但是,真按他要求去做,我們就真的就成為**軍的人質,會引發大事件的。特彆是梅之森,如果被他知道她是梅之森財閥的大小姐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想都不敢想。

【呐。和政府軍的人交流吧,姆斯利。不能淨是吵架哦。】

【把事情想得這麼簡單的話,我們馬上就會被滅!還有,都說了這不是吵架。】

【這個國家的人們都成了迷途貓。但是,一味地吵下去,隻會一直失去方向,回不來家。而且我不希望姆斯利你們,還有這個國家的人們受傷。吵架是不好的。要有先放下武器的勇氣。】

姐姐不改她那溫柔的笑臉。但是,絕對不會讓步。

把我們當人質,確實可能向政府索取到什麼東西。但是,之後當然會受到報複。

然而,姆斯利完全聽不進話。

【……乙女,我要怎麼說你才明白啊。】

【直到姆斯利不再去吵架哦♪】

姐姐的笑容完全冇變,就跟姐姐在日本的時候一樣。

我冇見過有人能不在這笑容下屈服。但是,笑容隻有在像讓克裡斯和升田大叔見麵就會問題得到解決的事情上纔會起效……

“這次看來不太有用呢。……”

心裡隻知道一件事。

就是我一定要把這樣的姐姐和梅之森帶回日本。

萬幸的是,姆斯利不會危害乙女姐姐或是我們。我也是,明明應該是人質,卻自由地在這個村子裡生活著。

因為乙女姐姐在這裡很受歡迎,而且這個村子本事就充滿了生活氣息,有種悠閒的氣氛。雖然偶爾會被槍聲嚇到,但基本上都是訓練,現在跟政府軍處於膠著狀態,停下了戰爭。

再說,就算有著可怕外表的姆斯利再怎麼用他那輪廓清晰的眼睛瞪著乙女姐姐,乙女姐姐抱著盆子,根本就感覺不到緊迫感。

【不要欺負乙女!】

【對啊,不行!】

打斷長長的對話,孩子們圍住了乙女姐姐。

【咦?大家不都應該在那邊聽小千世講課嗎?】

【可是——姆斯利在欺負乙女!】

【是在欺負呢——】

【彆,彆亂說人。我冇欺負乙女,這是大人們的談話……】

【我說,姆斯利!孩子們說你在欺負乙女,這怎麼回事!】

【都說了冇有!】

不知什麼時候,一個壯碩的大嬸走了過來,瞪著姆斯利。被孩子們瞪著,被大嬸瞪著,姆斯利招架不住。

在哪個世界裡女孩或女人都很強呢——。

【彆擔心~我隻是有事希望姆斯利做而已,他冇欺負我,我們也冇在吵架哦~】

【乙女可是把村子的孩子從政府軍手裡救下來的恩人。不好好供著可是會遭天譴的,姆斯利!】

【……唉,看來拜托乙女照顧孩子是個錯誤之舉。】

結果,姐姐一直在說服身為遊擊隊的首領的姆斯利放棄內戰。看到姐姐這樣子,就覺得果然這個國家內戰不結束就不肯回去。但是,我根本不覺得內戰一朝一夕就結束。

“……在日本的大家,肯定在擔心吧……”

如果這時能跟迷途貓同好會的大家商量就好了。

仰頭望天空,天空是那麼的藍……頭上這片天,肯定會無限延展到日本。

這時,有個人在阿斯蘭機場下機。

身子不高,有著厚厚地胸板、粗壯的手臂。還戴著墨鏡。

他隻手拿著電話,好像在輕聲說著什麼。

【我知道。彆擔心。愛你……彆那麼生氣嘛。他可是男孩子,這點事要做的。他可是我和你的孩子啊。】

終於掛斷電話,男人歎氣。當地是那麼熱,但還是穿著皮革的連體衣的男人從包裡拿出牛奶,悶了下去。

【嘿!爹地!打完電話了?】

向男人說話的是一個臉帶頑皮的笑容,怎麼看都像是個十歲左右的美少女。

【突然把人叫過來。你又離家出走,你媽可生氣了。】

男人笑著把美少女架在肩膀上。

【還很輕呢,有喝牛奶嗎?】

【很快就會重起來的!爹地,我準備好摩托了!】

在機場裡的停車場裡停有狂野的美國產摩托。

男人慈愛地摸著那粗野的摩托車的身子。

【那麼,走吧。讓你瞧瞧你爸的摩托車技術。】

響起發動機聲,鐵馬化作了風。他們在哪,由音已經告訴了自己。

【乙女,巧。等著我!】

克裡斯.隆多在父親背後喊道。這次輪到我來幫你們了。心裡隻想著這個。

西點專賣店的斯特雷凱滋,今天也生意紅火。

不隻是夏天,現在月間銷售額就要創下自從文乃到這家店以來的最高記錄。

當然,也有柴田和學院裡的同伴來光顧,商店街的人們像是祈求乙女和巧平安無事一樣,每天都來店裡買東西的原因。

文乃儘力用笑容麵對客人。

希和心做完早上開店的準備就一直與同好會裡的電腦格鬥。

為了能幫到巧他們,即便是微不足道。

她們好像引起了很大的反響,希接受了外國的新聞采訪。

這樣能讓巧、乙女和梅之森變得安全一點的話,文乃也全力支援她們。

所以,斯特雷凱滋裡的輪班表上幾乎全是文乃的名字。

幾乎什麼事都是她在乾。

在機場兼職的葉繪休息時會來店裡,隻要珠緒學姐有時間,喊她她也會來幫忙。但是,大部分時間都是自己一個人。

不過,這個狀況最近有了變化。

帥氣的一年級生柴田不去幫在網絡上的工作,而是來店裡幫忙了。

他本身不是正式被雇傭的兼職,店主不在的現在,不能私自增加兼職員工,所以文乃也有點抗拒他來幫忙……

“請彆在意。我在那邊不能幫到什麼。”

文乃接受了笑著的柴田的好意。

文乃認為,直到巧他們回來,把這個店守護好是她的職責。

“芹澤學姐,收錢的工作就交給你了。”

“好——”

在充滿活力的店裡四處忙動。度過了繁忙的時間。

到傍晚,來客變少,終於能放鬆下來。

確認巧他們或是希她們有冇打電話過來。

可惜的是,看來事情好像冇有多大進展。

文乃一邊歎氣,一邊看向柴田。

“今天也謝謝了。雖然這隻是賣剩下的,拿幾塊蛋糕走吧。

“不用了。每天吃會胖的。”

明明他的很廋,但還是這麼開玩笑說。

柴田真的待人親切。

“那……學姐你能給我倒一杯咖啡嗎?我有點累了。”

“好啊。我也喝。”

文乃將用紙過濾過咖啡末的兩杯咖啡放在桌子上。

“真讓人高興啊。能喝到學姐的咖啡。”

“你誇我我也不會給你什麼的。”

冇有漏洞的回答。要是這樣的氣氛,巧能營造出來就好了。文乃不禁這麼想。

“怎麼說呢,你根本就不像是我們同好會的其他男生啊。”

“啊哈哈,是嗎?嘛,我畢竟入宅不深。”

明明連入會的難關都通過了,真是有夠謙遜。

文乃的話,連一個問題都答不出來。

“那,你為什麼要入部啊。”

文乃漫不經心地問道。而柴田稍微變得認真起來。

“想知道嗎?”

“是呢。也冇想硬要你說。”

文乃喝了一口咖啡,然後笑了。看他是想要說了。

“其實,小時候,我是欺負人的一方。”

……感覺,他說出了什麼出乎預料的話呢。

“家境也不富裕,但我那時很任性。總會找藉口欺負周邊的人……但是,對自己冇有信心。那時,我常欺負一個女孩。她有著方法,很漂亮,我想跟她交朋友,但不知道該怎麼做,下意識就欺負她了。”

“……嘛,男孩子好像都是這樣的。”

雖然不知道他想說什麼,總之先點頭理解的文乃。

“但有一次,那個女孩被多個人一起欺負,這時,有個不認識的男孩走了過來。是三對一嗎,還是四對一。明明我們這邊人多,但輸給了他。

柴田好像覺得很丟臉。聽到他的話後,文乃差點把咖啡碰到了他臉上。

“在此之上,理所當然的,我喜歡的女孩就抓住那男子哭了。我是真的無地自容了……那之後,我就馬上就不再欺負人了。”

“這不是好事嗎。但是,那你為什麼……”

“啊啊,在十和野的事上,我真的做錯了。有點氣自己。”

……?真的聽不懂他想說什麼。

文乃很是疑惑。

“為什麼?十和野對你做了什麼……”

“不是的。所以我是想說……那時候我們冇能打過的男孩子現在還走在我的前頭。明明我為了讓自己變得更襯她而一直在努力。”

“……究竟是什麼回事?”

就在文乃想追問他的時候。

“啊,有座位!而且仁君也在,真幸運!”

店門被打開,數名女高中生進入店裡。

“……可惜。下次有機會再說。”

柴田站起身來,帶領女高中生。

真的搞不懂他說了什麼的文乃隻能去廚房。

柴田君到底想說什麼呢。

這時,發現希來信了。文乃連忙打開郵件。

上麵寫著關於阿斯蘭王國的事情有了新的進展,文乃對此感到驚訝,連忙地回覆……也因為這事,剛纔的插曲被文乃忘得一乾二淨。

孩子們在到處跑,就如牧歌般的光景。這時,我的耳朵聽到了小而快速的,帶有節奏聲音。

聲音雖小但能讓腹部振動起來。這一瞬間,我不由得蹲了下來。

“大家快伏在地上!”

“我,我說巧!剛纔的聲音是……”

“我知道,梅之森你快回屋裡,彆出來!”

最初聽的時候還不知道是什麼聲音,現在我已經知道那是機關槍的槍聲。隻是在日本一生都不會知道的小知識。

我悄悄地拉開在玄關那裡掛著的布簾,偷看外麵。

“……冇事吧?”

看樣子冇出什麼事。但是,隻聽到機關槍槍聲,也就是說單純隻是個演習吧。

“梅之森,看來不是政府軍來了。冇事。”

“……啊,是嗎。”

我們都安了心,歎了口氣。

來到這裡幾天了,冇什麼事情發生,感覺有點像是在鄉下的村子裡一樣,但偶爾會進行的射擊演習讓我改變了這種認識。自己也明白,姐姐被綁架作人質的時候就已經無可爭辯了。再加上這個,我再一次清晰地認識到到這裡是**軍的大本營。

但這邊的區域還很和平的。

這個村子被分作2個區域,孩子們生活著的居住區和大人們聚集起來的戰鬥區域。

我因為我是在居住區生活的,所以能比較自由地行動。如果我真是人質的話,我會在士兵們居住的區域裡被監視監禁。我到底是積了什麼福,以至於現在能照顧孩子,教他們學習呢。….是姐姐的力量吧。

因為現在這時候也是。

【乙女!好厲害,我家的兒子在算加法!】

【加姆利很聰明哦~連乘法都會哦。】

【哦哦哦哦哦!】

與姐姐在說話的大叔背上揹著一把大槍,但他那抱著孩子笑的樣子,隻不過是《星期天的父親》而已。(譯註:這個《星期天的父親》我在雅虎維基找了很久冇有具體解釋,應該是以前很久的節目吧。知道的人我請告訴我。)

【所以說——蘋果有5個啊。瞧,把這個當作蘋果來看試試。】

【誒——這不是蘋果是石頭啊!】

【我不是說了要你把它看作蘋果嗎!不這樣就講不了課啊!】

【是——石——頭——啊——】

“啊啊啊啊啊~~~~~!”

姆吉卡又在跟梅之森說什麼。她們關係可能意外地好。

【千世你這矮子!】

“你說什麼————!”

…關係,好….吧?

【巧——,吃飯——!】

【吃飯,吃飯——!】

我的周圍有很多孩子。

仔細聽,射擊演習的槍聲已經聽不見了。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回日本呢,有時候會這麼想,但現在我冇這個空閒。

【肚子餓了——】

【餓了——巧——!】

不知不覺間,孩子們大增殖了。不好,得要趕緊了。

“等,等等。我馬上就做飯!”

我用手拿鍋,開始給孩子們做飯。

希敲鍵盤的速度快得看不清手。

眼前的螢幕已經增加至5台。

一一迴應世界各國的反響,迅速地把情報提高給他們。

“好厲害….”

希的樣子被家康轉播。

如同電子的妖精一般的姿態給網絡提供了話題,應該會成為尋找乙女的力量。

霧穀希連額頭上的汗都不擦,一心不亂地敲打著鍵盤。

“學姐…不要勉強自己哦。”

心一臉擔心地用手帕擦希的額頭。

“喵。謝謝。文乃回覆了冇?”

“回覆了。說可能是去喜馬拉雅的時候認識的人。”

“心,謝謝。”

在對話的時候她也以難以置信地給人回帖。

“就在四個小時裡,反應大了幾十倍,幾百倍…讓人不敢相信。”

葉繪在看其它螢幕的關注數。

“果然,艾瑪.隆德的關注起了巨大作用!”

家康得意地擦了擦鼻子下麵。

“那之後,來關注的人越來越多了。名人關注我們了!在日本也有漫畫家關注我們了!剛纔那個叫艾倫斯特的人,果然是乙女師傅的熟人?”

“確認了。是英國的貴族。能讓政府幫我們。”

大家都開始行動了。

好像在冥想著的大吾郎似乎被感動到了,輕聲說。

“連起來了。乙女師傅至今為止的努力與這次的行動聯絡在了一起。”

情報就像一滴滴落在大水麵上的水滴,逐漸形成了大的波紋。

阿斯蘭王國的資訊一個接一下的聚集在希的手裡。

也開始有在王國裡的人給出了迴應。

陸陸續續地,乙女至今遇見過的人都給出了迴應。

都是些希,甚至是文乃都不認識的人。

一定連巧也不認識。但是。

大家都知道。

都築乙女是絕對不能失去的,非常好的人。

對自己的家人,希感到驕傲。

然後,講收集起來的情報,發送到某個地址。

地址所在之處,是能連接衛星電話的筆記本電腦。

要發送的地址裡寫有kaho(夏帆)。

這個村子很快就會天黑。

和日本不同,這裡冇有路燈,太陽下山後村子馬上就會變暗。

所以要在太陽下山之前吃完晚飯。但這麼多人,吃個晚飯都會很吵鬨。比如,旁邊的孩子搶食物,然後就打起架來….

在這樣像是過祭典一樣吵鬨的環境下吃完晚飯後,我們就開始收拾餐具。

“咦?姆吉卡呢?”

在孩子中最為年長的姆吉卡,在平時的話會拉孩子們過來幫忙。看他跟梅之森吵,會覺得他調皮,其實他很有哥哥的樣子。

“梅之森——,看冇看見姆吉卡。”

“嗯——…應該是去哪玩了吧。”

“不,他飯吃到一半就出去了。應該之後也冇回來。”

那時以為他去廁所,冇多在意…

看向姆吉卡的座位,碗裡還有飯。

“奇怪了,留這麼多飯。”

與能吃飽飯的日本不同,這裡食物是貴重品。所以,剩下這麼多飯的情況很少見。

…想知道原因。

“我出去找找看。”

“交給你了。”

我很快就找到了姆吉卡。不知為什麼,他圍著毛巾。

“姆吉卡?”

冇回覆。我有了不詳的預感,摸他的頭。

好熱。

“姐姐!乙女姐姐!”

我抱起姆吉卡全力跑到姐姐那裡。

“姆吉卡的燒還冇退嗎?”

“啊啊。”

姆吉卡冇有意識,一直在呻吟。

比預想得要高燒。現在村子裡冇有醫生。隻能依靠乙女姐姐了。

“讓他吃藥了吧?為什麼還退燒啊。”

“藥是有解熱效果…”

“冇效的話,就試試其他藥?”

就算你這麼說,藥已經冇了。本來就是文乃讓我帶上的藥,在難民紮駐地的時候也用得差不多了。

“不妙啊。溫度越來越高了。”

姑且把能做的事情都做了。之後隻能靠姆吉卡自己的體力了嗎?

“哈…哈…”

他都這麼痛苦了,還能不緊不慢地說這樣的話嗎?

“巧,姆吉卡情況怎麼樣?”

乙女姐姐來到讓姆吉卡躺下的房間。她取來了讓額頭降溫的水了。

“乙女姐姐,他的情況…不太好。燒又不退,他現在比之前還要難受。”

“是嗎。果然退不了燒呢。”

“乙女,就什麼也做不了了嗎?比如說叫醫生來村子!”

“小千世,我理解你的心情。可這裡不是日本。”

姐姐給渾身是汗的姆吉卡換衣服。

“我…有什麼事能幫忙的?”

“嗯——那麼,叫人們不要靠近這裡。如果是傳染病就不好了。”

我聽從姐姐的話,攔住了因擔心而往房間裡看的孩子和大人們。

在日本長大的我們理所當然的打了疫苗,但這裡的人幾乎冇有。姐姐說應該不是什麼嚴重的病,我和梅之森應該不會得病,但一直高燒下去,如果孩子體力不夠就可能失去性命。

“要,要是能叫我家的人來,發燒這種病根本不值一提。”

梅之森在姆吉卡身旁念道。

的確如此。這裡是鈴音鎮的話,就能帶他去醫院了。

覺得無力的自己特彆地冇用。

“姐姐…姆吉卡,不會有事吧?”

乙女姐姐認真的回答我,說。

“…我想,如果能獲得幾種抗生物質,或是讓有拿著藥品的醫生給他看病的話,姆吉卡就能得救。否則的話….就能看運氣了。”

怎麼這樣…也就是說姆吉卡可能會死於這種打一針就能治好的病嗎!?

用儘腦筋想。我能做到的事是…

“對了!鎮子裡的醫院…不對,駐紮地裡也有醫生,這裡離駐紮地也冇那麼遠!隻要帶姆吉卡過去的話!”

“巧,冷靜一點。”

姐姐壓住了我。

“事情應該不會這麼簡單。這裡是**軍的陣地。最近本來在駐紮地裡的醫生都走了的原因是,他們害怕戰禍。被政府軍盯上了就會有危險,保護駐紮地的人們也是,不會這麼簡單就來這裡,也不會接受這裡的人。”

天哪……我感覺自己眼前一片黑暗。

“但也隻能強行讓他們聽我們的話了!要不我梅之森千世直接給這個國家的國王打電話!”

“…不是這個問題。來到這個國家後,不覺得大家都是好人嗎?”

姐姐你突然說什麼啊?

“是這麼覺得….撒傑他們人也很好。”

“這個國家的人啊,有他們自己的原則。冇有報酬或代價就接受彆人的施捨,與他們的驕傲相反。所以,就算是內戰,大家都很溫柔,援助的一方也很難給他們援手。”

“但盜竊和綁架人當人質就可以嗎?這都可以的話,拿點藥又有什麼…”

“盜竊和犯罪是以性命作代價的。如果失敗了被人怎麼處理都冇辦法,代價以這樣的形式被他們認同。這和乞討不同哦。我也有點不太理解。”

聽了姐姐的說明,才明白了撒傑他們的行動理由。

但是。這裡放棄的話姆吉卡也會死。

“….那麼,我們去拿就可以了吧。”

我不是這個國家的人,不會覺得羞恥。

“巧,就是這個,就是這個啊!我們自己去拿藥不就好了!我們也有把手上的藥給駐紮地的醫生,這種事他們一定會幫的!”

就像是事情已經解決了一樣,梅之森高興地說道。

我也感覺能看到一點光了。

“嗯。試試吧。雖然我想會很辛苦。”

“你們…變堅強了呢。”

姐姐微笑著撫摸我們,

然後我們後知後覺,為什麼姐姐少見地不露出放開讓我們去做的笑容。

在村子裡最大的野戰指揮所裡等待著我們的是。

殘酷的事實。

在荒涼的大地上,我們的勸說就要隨風消逝。

【不要擔心,我們會回來的。所以,放我們出村子。】

【不行!確實對乙女說在村子可以自由地來,但這個不行。】

【姆斯利。姆吉卡的燒退步下來。去城鎮或難民駐紮地就能拿到抗生物質。所以,求你了,讓我們去駐紮地吧。】

我也一起低下頭求。

我不會這個國家的語言,但也拚命地把自己的心情傳達出去。

但是,拒絕是讓人難受的。

【姆吉卡的確讓人擔心。但是,現在不行。現在政府軍的行動變得活躍起來,也有情報說大量外國人入國了。太危險了。】

【放心,我們也是外國人,被人問到就說什麼也不知道。】

“求你了,姆斯利!”

姆斯利想了一會兒,但還是搖頭。

【不能為了姆吉卡一人冒險。】

他是說不行吧?

怎麼這樣!

【乙女也好,另外兩人都是人質。政府軍來襲的時候,你們在這裡他們就不太敢攻擊。所以,我怎麼能讓你們就這麼簡單離開村子啊。】

“啊,說起來。我們是人質呢~”

“呃,姐姐,你說什麼?”

“他說,我們是人質,不讓我們出去。嗯——”

…關係太好,都忘記了有這回事。說起來,乙女姐姐和我們都被**軍抓住,淪為了人質了呢。

在做飯洗衣服,教孩子學習的過程中,把這事給忘了。

【可是,我們不是說了會回來嗎。就算被抓了,我們也不會把村子的事告訴政府軍,姆吉卡的命也是村民的命哦?我們也在駐紮地裡待過,一定會把藥帶回來的。】

就算姐姐來說,姆斯利也表示拒絕。

而且,不知不覺間,我們的周圍聚集了作為兵隊活動的村民們。跟姆斯利一樣,在身體某處會有傷痕,或是傷還冇好的士兵們在看著我和姐姐。

我們確實冇見過戰爭。這是幸運。

但是,在這裡就是現實。

稍微有點危險,解放人質就會變得困難。

那麼…隻能用這個辦法了。

“那我作為人質留在這裡。讓乙女姐姐和梅之森去駐紮地吧。”

往前走一步,我跟乙女姐姐交換位置。

被我催促,梅之森隻好給我翻譯。

回覆來的是歎息,

【我知道乙女不是會拋棄弟弟的人,但是,即便我答應了,同伴也不會答應,而且語言不通的人質也不便了。】

姆斯利看向在我們周圍的人。有幾個人是見過的,但大多都是不認識的。果然不行嗎?可是,又不能放下姆吉卡不管。

【那麼,我當人質不就好了!】

…呃,她剛纔說了什麼?

梅之森說的是當地語,我聽不懂。

“小,小千世,彆說傻話!不能當人質哦~”

乙女姐姐也少見地慌了起來。

“得要有人留在這裡,不然離開不了這裡。那麼,巧是不行的。隻要他們知道誰是最有價值的人質,也許就會答應隻讓我留下,放你們走。”

“可是!不行啊!梅之森!”

我拚命阻止她。

當然的。當人質這麼危險,絕對不會讓她去當。

“巧,你讓開!”

梅之森鬱悶地把頭髮上的沙塵弄下來,理所當人似的命令我。

“乙女不去就冇有能拿到藥的保證,巧你不會當地語。那麼,留我在這裡纔是最英明的選擇。隻能做了!”

“…不行。”

把她帶到了這裡,我感覺自己有很深的責任。

後悔自己一直接受梅之森的幫助。

如果冇有梅之森,我也找不到姐姐吧。

甚至可能會氣餒。

梅之森一直在支撐我,我不想再讓梅之森遭受危險了。

自己在她身邊就能保護到她,

至少能一起麵對危險。

但是,要分開的話…絕對不要。

我有責任帶梅之森平安地回到日本。心也是這麼想的。

但是,她來到這裡,挺胸宣言道。

“隻要我努力了,那個孩子也許就會得救!還有,那孩子和我玩過。想儘辦法就他不是當然的事嗎!是這樣冇錯吧!”

梅之森說完後,微笑了。

太陽就要下山,影子在變長。沐浴著夕陽的光,梅之森的金髮閃閃發亮,形成了一個美麗的波浪。

“而且,巧絕對會來救我的吧。公主果然就該擺著架子等人來救啊。”

像是要說服她自己和我的話,姐姐默默地看著我們。

“….梅之森。”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哼,我一直就在意了,你這叫法。”

誒?什麼意思?

看到我著驚訝的臉,梅之森笑了。

“嘛,算了。做好覺悟吧。接下來,我要給你施加一個能讓你平安回來的魔法。”

“誒?”

就一瞬間。

她踮起腳尖想要抓住我的脖子。

梅之森,梅之森千世她。

親了我。

我呆立著。能從她的身體知道她在緊張。

冇有勇氣回抱她,我隻能站著冇動。

是過了一秒還是一分鐘….

直到她離開,我一直著迷於從她的嘴唇那裡傳來的顫抖一樣的感觸,以及在眼前柔順的,輕輕飄起來的長金髮。

“…這樣就冇問題,你絕對會來接我的,對吧?”

離開我身的梅之森,對我和乙女姐姐點頭。

然後,對士兵們大聲宣言。

【巧成為不了人質的話,那我來做你們的人質。這樣就行了吧。】

【小姑娘就不行了。衣服都不會洗。】

【彆說我小!我可是“梅之森千世”!可是比乙女有價值得多!】

【…你隻是個姑娘吧。有什麼價值?】

【啊啊——,你這人腦子真蠢啊。說到梅之森,就要提梅之森財閥了。我是梅之森家的獨生子女,梅之森千世!你稍微調查一下就會知道!那邊的衛星電話也好,你們開的汽車也好,都是我家的係列商品啊!】

姆斯利睜大了眼睛,聚集在這裡的士兵們也發出了喧嘩聲。

【喂……我們該不是撿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吧?】

【冇想到竟是個這麼有錢家的女孩……這不是最棒的人質嗎。政府也不敢見死不救吧。能守護這個村子了……說不定連自治權都能交換得到。】

雖然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但與之前截然相反,周圍的人們都看向梅之森。

……我就是怕這樣纔不說來的。

【……我知道了。千世就代替乙女成為人質吧

想要保證她的生命安全,就儘快回來。】

姆斯利點頭允許,乙女也點頭回覆。

“小千世,謝謝你。我和巧絕對會回來的。直到我們回來,你就稍等一下吧~”

“呀!彆抱過來,乙女!不要用你那大又冇用胸壓過來!!唔唔唔!”

我不能坦率地接受

但是不能讓梅之森的心情白費。

“……一定,馬上就會回來的!”

心裡懷抱著極其無力的自己,我跑了起來。

乙女姐姐也跟著我。得要儘快拿到藥回來這裡。

除此之外就冇有什麼方法來迴應梅之森的心情。

目送跑遠了的巧……然後在他的身影消失後,千世感覺腿失去了力氣,就要癱倒在地。

親了。親了巧。

“嗚嗚嗚~~~~~”

自己也覺得自己做了很大膽的事。

胸口處很熱,就好像有什麼東西要溢位來。為了承受住這樣的衝擊,千世踏地。她就是有這麼高興。

千世就要喜極而泣,姆斯利把她拉回現實。

【喂,千世。你好了冇?】

“……好,好了!”

慌慌張張地讓自己正經起來,然後發現圍在周圍的士兵們在笑著看自己。是馬上就想對梅之森財閥的大小姐提出什麼要求嗎?

還以為是這樣。

【……真的,好閃啊~】

【不用擔心,那個小哥會為了小姑娘回來的!】

【啊——啊,女朋友不在身邊,就會閃瞎眼啊。】

【什……什什什!】

【……千世,都看到那樣的場景了……我們的人也當然會揶揄你啊。】

【呀,呀啊啊啊啊,煩

死了~~~~~!!】

不管怎樣,就這樣,千世就真正成為反叛軍的人質了。

乙女姐姐和我在反叛軍的人們帶路下,一直跑。

【……接下來的路我們自己走。】

姐姐對男人們說。

【對不起。乙女,巧。明明是我們的問題,卻讓你們當人質……】

【彆在意。隻要姆吉卡能得救,這就足夠了。】

士兵們一邊離去,一邊說了好幾次“注意安全”。隻要再往前走一會兒,就能離開這森林吧。之後是要去拿藥,隻讓我們去拿比較好。

“巧~你冇事吧?”

“冇事,走得動。”

在這樣的情況下,怎麼能說自己累呢。

“姆吉卡和梅之森在等著我們!”

“啊~姐姐我有點吃驚——”

姐姐一邊跑,一邊歎氣

“什,什麼?”

“感覺巧變大人了。哭泣。不過,小千世變得很漂亮了呢。像是看電影一樣,姐姐有點小心動。”

姐姐故意歡快地說起話來鼓舞我。也許是這樣冇錯。

但很讓人害羞啊,彆再說了。

而且嘴唇上還留有感觸!

總之……冇有男人被鼓舞到這程度還不拚儘全力的。

拚命地跑,來到通往駐紮地的路。

還要繼續跑嗎……當自己這麼想的時候,在前方正好來了輛吉普車。

“姐姐,試試去喊停那輛車,拜托司機載我們過去吧。”

“嗯——感覺我們不去叫那輛車,車也會自己停。”

“誒?”

為什麼會這樣?我的疑問幾秒後就被解決。

【這不是乙女和巧嗎!在這裡做什麼呢?】

從吉普車的視窗裡露出臉來的人是,朱貝爾。

“朱貝爾?為什麼你會在這?”

“果然是朱貝爾啊~因為吉普車很眼熟,所以我就想是不是你。”

【呃……現在是什麼情況?】

【朱貝爾,事情之後再說明,現在很急,開車載我們。】

乙女姐姐給朱貝爾簡單地說明一下,然後我們馬上乘上了吉普車。

離駐紮地有點距離。

千世被從幸福的天邊上打落至不幸的地底。

“我說,你們啊!是真要把我關起來!?”

千世不僅被從以前的生活區域轉移到戰鬥區域的建築物裡,還被關進監禁人質用的房間。她怒髮衝冠。

“這裡有我的朋友,我不會逃跑的!”

對著牆壁怒罵後,千世坐在椅子上。

接吻的餘韻給了千世力量。

雖然打算等到巧他們回來的,既然正式成為了人質,就不能冇點緊張感。

“果然等到巧他們回來後,得想個辦法離開這裡。”

雖然離開村子裡的孩子們有些不捨,但作為繼承人,不能損害到梅之森財閥。不能就這樣成為**軍的棋子。

“總之,逃跑的方法……逃跑的方法……嗯——”

遺憾的是,外麵有哨兵,也冇有逃出去的機會。

千世做好了打長期戰的打算。

但是,問題以意外的形式解決了。

看守千世的牢房的是臉還很孩子氣的少年兵。

他遇到了非常麻煩的事態。

【please,聽說千世在這裡!一麵也好,讓我去見見她吧……哭泣。】

眼前有一個冇見過的少女在哭。而且是金髮,怎麼看都不是村子裡的孩子。

【你,你是怎麼來這裡的……】

【我也是乙女的同伴,被抓來這裡作人質了。千世是我的好朋友!你瞧,我們穿的都是一樣的製服吧?聽人說,來到這裡就能見到千世……嗚嗚嗚。】

少年兵對這哭得梨花帶雨的美少女感到奇怪,但基本上,這個國家的特征是好人多。經過一番思想鬥爭,少年兵得出結論,讓少女見千世不會有什麼危險。因為她冇帶武器,而且才十歲左右。

【彆,彆哭了……拿,拿你冇辦法,就一會兒哦。】

【謝謝你,士兵先生!】

少女露出了閃亮的笑容。

乾了件好事呢。少年兵心想,拿出鑰匙,打開門。

就在這個瞬間。

【對不起哦?】

少年兵聽到耳邊傳來溫柔的聲音,然後被意料之外的,從後麵來的力量打暈過去。

【1

2……】

拉開倒下來的士兵,美麗的少女打開了門。

千世在狹小的房間裡抱著自己的膝蓋。

孤獨能夠忍受,她並冇有在害怕哭泣。

而是在回想著在這次旅途裡發生的事。

淨是一些第一次體驗的事。在日本時自己也冇有像現在這樣。相反,要是在日本的時候遇到現在這種事,自己肯定忍受不了吧。

第一次在堅硬冰冷的床上睡。第一次自己洗頭髮。第一次用手抓飯吃。第一次與不認識的人一同歡笑。第一次感受戰爭。第一次處於貧困狀態。本來全都不知道的。

千世在這次旅程第一次知道,饑餓是件痛苦的事。

“……這全都要謝巧呢。”

能平安回日本的話,這次的經曆一定會成為自己巨大的財富。

千世還冇注意到,自己能夠這麼想,說明自己有了很大的成長。

“……啊,肚子餓了……”

就在這麼想的時候,門開了。

“啊,喂!我的飯呢!”

被千世問到的人一臉茫然。

“嗯——。對不起,我冇想到這點。”

熟悉的聲音,而且說的是日語!?

“誰!?”

“誒嘿嘿,你猜?”

對方穿著梅之森學園的校服。

人很漂亮,看起來就像是天使一樣的女孩。

但是,千世知道。

這個人是有著天使容貌和惡魔之心的少年。

“克,克裡斯!你怎麼會在這!”

帶著閃亮笑容的協力者意外登場了。千世想問清楚原因。

“我來救你的,千世!我也是迷途貓同好會一員嘛!”

從他伸過來的手那裡,千世感受到某種讓自己的心變得溫暖的東西。

“……拿你冇辦法。現在就讓你救我吧。這也是會長的誌氣。”

不明白狀況,但千世也向克裡斯伸出手。

被緊緊握住的手。

牢牢地連接起來的手傳達了雙方的心情……兩人,跑了起來。

自己不是一個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事實。

-這個我隻能長歎。總之能夠平安回來真是太好了……。一定,又是在當地幫忙完了纔回來的吧。看著那樣的笑臉,我也有點理解了啊,乙女姐。像晚霞一樣紅紅的臉上,閃耀著充滿達成感的光芒。讓我覺得自己看守店麵也是值得的。「抱歉前輩,這位是什麼人呢?」柴田偏著頭輕輕在文乃耳邊問道。「這是巧的姐姐——是這間店的主人哦」「誒,前輩的姐姐啊。真好啊巧前輩……啊,對不起我直接叫名字了」「彆在意,隨便怎樣稱呼我都可以的」「十...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