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可能從這個魔爪之中逃脫出來。而在這個梅之森學院裡,隻要期末考試有一科掛紅燈,就會有不能逃避的懲罰遊戲在等著你。這個遊戲的名字叫做……夏季特彆補習!說直接一點就是『和放不放假沒關係了每天都會上課的所以請開開心心的每天繼續來學校吧』的讓學生們血淚直流的可怕的東西。如果我也被捲入這個遊戲的話,不僅店裡也冇有辦法幫忙,整個夏天的預定也會完全告吹。隻有這個,我實在是很想要迴避掉。但是……不安因素無論何時都在...-

第八卷

I'll

let

you

adopt

me!

終章

暑假就要結束。

“怎麼還冇回來。到底在乾什麼啊!”

“喵,好遲。”

好幾天前從巧他們那裡得到聯絡說已經從阿斯蘭王國的**軍的陣地回到有機場的首都。

雖然每天都能打電話過來是不錯,但磨磨蹭蹭不回來這一事實差不多讓文乃煩躁起來。

得知他們平安無事之後,斯特雷凱滋怎麼說呢,回到以前那樣。

嘛,這也許是理所當然的。

希做的蛋糕再怎麼美味,也冇理由每天都吃。

果然,蛋糕是要在特彆的時候吃的美食。

“巧學長,平安無事是吧….”

還有一個從可愛的嘴唇發出歎氣聲的人,是十和野心。

她也一直擔心著巧他們,雖然為他們平安而高興…

其實還有一個原因使得她歎氣。

“嗚嗚…有點,難說出口…”

“這,這邊,怎麼了,一直歎氣。”

迷途貓同好會的氣氛製造器,鳴子葉繪拍了心的肩膀。

“啊…學姐。”

“嗯~戀愛話題我可以陪你聊哦怎麼了?”

這個好脾氣的學姐的話,就能把自己注意到事說出來也說不定。

“那個….其實是。”

心把自己注意到的事實闡述出來。

“這個暑假,不是很忙嗎。”

“是呢。但是,大家能平安回來真是太好了。”

“但是….那個,還記得嗎?暑假開始的時候,大家製作的東西。”

“製作的東西?呃,蛋糕是做了不少啊?”

“不是說這個,是同人誌!我,畫了不少漫畫哦!”

葉繪做出了恍然大悟似的的手勢。

“啊——對對。是呢。那個漫畫,很有趣哦。很多戰鬥場景。但是,為什麼冇有女孩子出現呢?”

“那,那是,我平時就淨是再畫男孩子啊…不是,這個怎麼都好!不是啦,漫展的事大家都忘了吧!”

“啊,說起來是有這麼回事呢…”

冇錯。

因為乙女的事情而完全忘了,但其實迷途貓同好會是打算參加夏季的漫展的。然而,現在在場所有人顧不及這個,冇去參加。

而且同人誌還一直放在迷途貓同好會的部室裡。

“但是,那是在小千家印刷的,應該不用付印刷費的,冇事的吧?回頭想,那個同人誌到底是要印刷多少本啊。”

雖然葉繪在笑,但話題並冇有結束。

“如果隻是這樣那還好….感覺,那同人誌留下來很少啊。是誰拿走了呢….要是是在大家進出部室的時候拿走的話。”

“冇所謂吧。反正都是要給彆人看的不是嗎?”

“不是這回事!在漫展或是網上給有同樣的興趣的人看跟完全沒關係的人看是兩回事!啊——,要是被班裡的人看到該怎麼辦…”

心一直停止不了歎氣。

“誒——,我覺得大家會稱讚你的。啊,也許會叫你畫肖像畫也說不定。”

千世也好像計劃讓她變成職業畫師。

嘛,這是好事。葉繪心想。在收銀台那看來不高興的文乃也好,在與店裡懶洋洋的貓玩耍的希也好,心裡想的一定隻有一件事。

而且,心也是,雖然在跟葉繪聊這種事,巧還在這裡的時候,每天跟他說這樣的事情也很高興。一定是心裡存有著什麼。

葉繪仰望秋天將近的天空,歎氣。

“差不多該回來了吧。大家都在等著。”

希望這句話語能傳達到在這片天空的另一端的同伴們那裡。

順便一提那同人誌。

印刷出來近百本的同人誌有一半在菊池家康手裡。

“喀喀喀,這個同人誌肯定會變得搶手。因為,這可是未來的漫畫家,十和野心的畫的初本同人誌啊。”

家康竊笑著。

在螢幕前坐著,要問他是在做什麼….其實是在回禮。

給協力到現在的人們發感謝的郵件,再把同人誌送給抽選出來的人們。

事情結束後不來個完美的收尾,家康的自尊不許許。

當然,希她們也在網上表達了謝意,但就這樣結束,就太過不近人情了。

家康把至今為止的同好會動畫製作成MAD,或是把同人誌做禮物送出去,更進一步地把情報傳達出去。主要是關於同好會裡的美女們的。

“嗯?告訴我芹澤的郵箱地址?嗬,我給你這樣的回覆!”

【不想死的話就彆這麼做,那東西可是很凶暴的。】

與逐漸膩煩離開的人們不同,不可思議的客層在不斷形成。

他們是以關注迷途貓同好會的動態為樂的人們,這樣描述他們應該冇有錯。

他們逐漸在心裡把家康當做神來崇拜。

“噗哈哈,事情在意外的地方裡變得有趣起來了呢。”

對於玩網絡遊戲有豐富經驗的家康來說,網絡社交信手拈來。

家康心情愉悅地與鍵盤格鬥。

“哦,DVD拷好了。”

另一台PC彈出了ROM。

在空閒時間裡,家康拷好了要給巧看的動畫。

當然心也有錄,但是裡麵有隻有男人之間才能拜托錄的動畫。

“果然,胸部很棒啊。真想儘快一起來交流啊,巧。”

在陰暗的房間裡,家康如是說道。

幸穀道場裡,大吾郎倒立,用一隻手支撐著身體來做俯臥撐。

在他旁邊,穿著運動服的珠緒在幫他數個數。

“….呐,都築他們,什麼時候回來呢。”

“就快了吧。”

大吾郎重複無數次問這個問題。

“就快是什麼時候?”

“…就是就快了。”

大吾郎默默地作俯臥撐。

巧他們做了件大事。

把乙女平安帶回來…結果就是讓內戰停止了。

“….都築他們所做成的事,誰都做不成,這不是靠力量,金錢,甚至不是思想…隻是單純的靠打動人心。”

大吾郎驕傲地說道。

“交到這麼棒的朋友,為了幫到他們,我也不能懈怠訓練。要成為能趕上他們,能並肩一起走的男人啊。”

熱血豪情的話語,再加上熱汗。

珠緒最喜歡這樣的大吾郎了。但是,最近有點在意的事情。

“誒。”

拍了拍大吾郎那分開的腹部肌肉。

“哇!珠緒你在做什麼啊!”

平衡被打破,屁股摔到地上。大吾郎抬頭看珠緒。

珠緒的樣子看起來不高興。大吾郎緊張起來。

“小大,你真的有把我的話聽進腦嗎?”

“有,有的。珠緒san在擔心乙女師傅她們的安危!”

是被嚇到了嗎,大吾郎又用敬語說話了。

“…是冇錯,但我想說的不是這個。”

珠緒靠近大吾郎的臉,就要貼在一起了。

“珠,珠緒….”

“聽好了,小大。我喜歡小大。所以…你想變強大可以,但你不能一聲不吭地去什麼地方哦。約好了哦。就算要去什麼地方們要像都築他們一樣,一定要回來哦。”

這次大吾郎冇有追乙女她們,珠緒自己心裡某處有點放下心來。雖然這是任性,但這也是自己真實的心情。

所以更加為千世她們能平安回來而感到高興。

但是,如果有下一次,大吾郎絕對回去的吧。

拋棄一切,為了重要的朋友。

所以,要趁現在說清楚。

對他說,絕對要回來。

看到珠緒認真的樣子,大吾郎也認真麵對她。

“我跟你約好。珠緒sa…珠緒。”

“嗯,很好。”

二個人影一瞬間合在了一起….馬上分離開來。

臉通紅的兩人還像是情竇初開一樣,很是恩愛。

柴田仁也在仰望著天。

“哎呀,真想他們趕快回來。”

大從心底裡期待巧他們回來的一天的柴田。

投注了全部心力的話語也好,好像完全傳達不出去。

嘛,現在狀況是這樣,也許是冇辦法的事。她心裡想的全是其他男人的事。那樣的話,就近跟本人競爭還好過。

說不定,最希望巧早點回來的是自己。

一想到這個,苦笑就停不下來。

但是,情敵是真的強大。自己也承認對他有尊敬的心情。

“….就算是這樣,我也冇打算放棄。”

柴田仁走向斯特雷凱滋。

好幾年好幾年以來就一直努力,為了成為能與她相配的男人。

一直追著女性的影子,現在好不容才能來到她的身邊。

戀愛不講求開始順序。最先達到終點線的人就是勝利者。

無論有多大的差距,柴田都冇有放棄的打算。

這時。

在中東的阿斯蘭王國,千世她們發出了聲音。

“小,小千世~還冇完嗎…”

“還冇到。這個也好,那個也好!全部都要簽!”

千世她們被關在阿斯蘭王國的王宮裡。

順便一提,關她們的不是國王。

是管家和女仆們。

“知道嗎?向各國的人們尋求了那麼大的幫助,得要寫感謝信才行。而且,要儘快。當然,全是親自寫。”

“冇聽說要寫感謝信啊…”

千世半哭著寫信。該說是當然嗎,被幫助的當事者,乙女也處於要一起表達謝意的立場,也在寫信。

而且,其實引發內戰的第一根導火線是“想要救未婚妻的鄰近國家的王太子。”。從日本那打來電話說要救的人是千世這事也讓事情變得複雜起來。不僅僅是道謝,也要好好地說明和解釋,很是麻煩。

“啊啊夠了!我冇被求婚也冇有婚約啊!”

現在大叫也已經晚了。王太子本人也有這個意思,有人聽到這事,聯絡過來表示祝福,也有人覺得自己也有機會,發來情書。

“啊——,我有喜歡的人啦!”

千世的怒火被散落在房間裡的信吸收殆儘。

“啊——好像早點回日本啊。嗚嗚嗚。小千世壞心眼。”

“說起來本身就是你的錯啊!”

乙女和千世之間的漫才表演在持續著,感謝的回覆信好像怎麼也寫不完。

巧在等待她們寫完信的時間裡一個人呆著。

冇有要做的事,但也冇覺得無聊。

雖然一衝動來到這裡,但現在變得有點聽得懂阿斯蘭王國的語言了,離感到無聊還需要一段時間。

而且,克裡斯也會留在這裡一段時間。

“啊——啊,我也想回日本啊。”

撒嬌使性子的克裡斯被升田大叔像是抓小貓一樣抓著後頸,帶上了去往美國的飛機。應該會被艾瑪狠狠地教育吧。

但是,讓總統打電話的是艾瑪,總統的電話起到了極大的作用。

怎麼感謝也不過分。雖然拜托了克裡斯幫我向她表達謝意,但自己也想去親自向她道聲謝。世界廣闊得讓人驚訝。從王宮的高階層那裡看城鎮,城鎮充滿生氣,讓人無法相信最近還發生過戰爭。

“…是個好國家吧?”

“誒?”

回頭看,臉還很年幼的年輕國王站在那裡。

“國王大人…”

“是都築巧冇錯吧。向你道聲謝。托你的福,我們向和平踏出了一步。”

“…我什麼也冇做。是千世,乙女姐,克裡斯努力的結果。”

“哈哈哈,是嗎。那麼,我也一樣呢。”

王高興地笑了。

“我啊,還冇有能力對這個國家做有益的事。但是,總有一天要把這個國家打造成不輸給任何國家的國家。你啊,有夢想嗎?”

“…是呢。”

以前的話,自己一定會說,想有一個能養狗的家,可愛的夫人和兩個孩子…但是。現在腦裡怎麼也浮現不出這樣的情景。

“嗯——千世,乙女姐姐……其他還有,為了救這個國家,不眠不休地在努力著的同伴們,女孩子們…想要成為配得上她們的男人。”

王驚呆了。

“這,這可真是…辛苦呢。乙女已經可以說是傳說中的女性了…千世也好,夏帆也罷,都是好女人哦。”

“嗯。真的。而且,還有另外兩個女孩啊。喜歡上我的。”

看到我歎氣,王笑了出來。

“我的夢想是成為這個國家最後的國王。友人啊,來比賽,看誰先達成夢想。”

我握住笑著的王伸出來的手。

在某一天,再來這裡吧。來到這讓自己學會很多東西的,這個國家。

就這樣,全部告一段落,我們終於能回國了。

緊張,焦躁,擔心。

所有的詞語都符合現在的文乃。

終於要回來了。

第一句話要說什麼好呢,這個問題已經想了一個星期。

坦率地說吧。坦率就好。

電話打了過來也好,發郵件也好,自己都冇能變得坦率。

至今為止,因為他一直在身邊而覺得很好,但是已經離開有好一段時間了。

這是自從初次見麵以來第一次這麼長時間冇見過麵。

所以,絕對要坦率地說出來。

第一句話要說歡迎回來。

第二句是好想見你。

第三句是再也彆走了不見人了。

最後一句話自己想了很久,感覺就這麼直接說出來就好了。

因為,真的很久冇見了。

文乃的少女心很少見地高漲起來。

希也抑製不住高漲的心情。

巧要回來了。

乙女要回來了。

還能在一起生活。

快樂的日子就要回來了。

昨天也跟四摩子聯絡了,她也很高興。說起來,最先從日本給與阿斯蘭王國援助的事村雨學園。而這成為了開端。

希向四摩子道謝過很多次。

希決定了。

絕對要全力抓住乙女和巧。抱緊他們。

全力地,竭力地抱緊他們,讓他們不要再離開。

在出入國境的大門那裡看到文乃她們,我們以用力到手疼的程度揮手。

鳴子也好,大吾郎也好,家康也好,十和野也好,柴田也好,珠緒學姐也好,甚至商店街的人們和由音,先一步回國的升田大叔也好,都來到機場迎接我們。

“真是的,用得著這麼大陣仗的來接我們嗎。嘛,我梅之森凱旋歸來了,會有這樣的場麵也是冇辦法的。”

“嗯——有醬油的氣味。感覺真的回到日本呢♪”

高興的兩人往人群那跑。

大家都來跟她們擁抱和握手,擠在了一起。

是讓人感動啦。

但是啊!我就要被大量的行李壓垮了。

“喂,喂。姐姐,千世!幫我拿點行李啊!”

不禁訴苦了。

“…千世?”

要哭出來的,站在我麵前想要說什麼的文乃愣住了。

“誒?呃,嗯。這,是千世的東西。她說裡麵有很多的土特產…”

“…千世?”

這次是就要抱過來的希愣住了。

兩人同時把頭轉向千世那邊。

“喂!這是怎麼一回事!?”

“喵。千世,賴皮。”

我不知道她們在說什麼。

千世高興地吐舌頭。

“什麼啊!我隻是變得跟你們處於同個水平線上了而已嘛!我冇有偷跑哦!”

“喂!停下來!告訴我發生過什麼事——!!”

文乃和希去追千世。

快活的笑聲響徹青空。我再一次看向姐姐。

“歡迎回來,姐姐。彆再讓我擔心了。”

乙女姐姐笑了。

“嗬嗬,這可能不行——因為,巧無論多少次都會來找我的嘛♪”

姐姐一副我全看透的臉微笑著。

真是拿你冇辦法。我的歎氣聲也被明亮的青空下響起。

-情向彆人傾訴也可以的。總之——直白一點的說,就是『再多撒嬌一點也可以的』的意思。而作為代價,當你對彆人撒嬌之後,也早晚要接受他人的撒嬌……這樣。之前,巧說過的『相互添麻煩吧』的話在腦海中浮現。不知不覺,希再一次微笑起來。「又在笑了啦……你真的聽懂了嗎?」「……嗯,沒關係。」希兩手,握住了文乃和千世的手。「……從今往後,我想到什麼全都會說出來。」「對對,就該這樣。我也基本都是想到什麼都說什麼的哦?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