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開他,踉蹌地撲向地上的人頭——血淋淋的三個人頭,分彆是死不瞑目的蘇瑤女皇、麵龐發紫的歸漠寒……以及至死都難以置信的采音公主。連華一把抱住歸漠寒的人頭,淚水肆虐,撕心裂肺:“漠寒!”她血紅了眼,不管不顧地撲向洛槐英,淒厲長嘯:“你這殺人凶手,你殺了我母皇,殺了我夫君,奪了我施氏皇位,我要你血債血還……”洛槐英緊緊按住她,哽嚥了喉嚨,一字一句嘶聲道:“連華,那不是你母皇,也不是你夫君,更不是你施氏皇位...-

身後卻傳來屠靈淡淡的聲音:“初瓏,把那個扔出去吧。”

初瓏得令,高興地一腳把食盒踹飛,聲響震得易衡一顫,屠靈扭頭看他:“怎麼,你想吃?”

易衡趕緊擺手:“不不不,我吃飽了……我隻是在想,公主怎麼了?”

事實上,快步走在宮道上的奉嬋公主,此刻心裡也是七上八下,身後的小侍女都快跟不上她了。

她忽然腳步一停,那小侍女差點撞上她,“快,叫人去查查國師身邊那個叫初瓏的,她,她……也許是個男的!”

奉嬋公主壓低聲音,小侍女嚇了一跳,公主在月下露出陰寒的神情:“好個淫蕩妖女,這回看我怎麼揭穿你真麵目!”

之前跌下去的時候,她明顯感覺不對,那初瓏胸前像是塞了兩團棉絮般,更重要的是,她手還撞到了他的下身,明顯感到異樣……

若是猜測不假,那這初瓏便是女扮男裝,混跡宮中,定是國師私藏的“男寵”。

奉嬋公主興奮不已,若是抓住了國師這樁醜聞,看她還怎麼在駙馬麵前做出一副冰清玉潔,高高在上的姿態。

果然,在派人足足盯了大半個月後,這個猜測得到了證實。

甫一收到小太監的訊息後,奉嬋公主便立刻起身往伽蘭殿趕去,這個時候,易衡正要去那畫星象圖,她等了這麼久,總算能當著他的麵親手揭穿淫婦的真麵目了!

可卻走到宮道上,迎麵遠遠地便瞧見易衡在同莫大人說話,兩人神秘兮兮的,還看了看四周,往更隱僻處走去。

奉嬋公主眸中疑惑,心念一動,悄悄跟了上去。

宮牆一角,莫大人頂著一對黑眼圈,對易衡埋怨道:“芊芊這些天根本冇怎麼睡,連帶著我也冇休息好,她都整理出十多個前朝女子的生平誌了,但凡跟你家老爺子沾點關係的都揪出來了,可冇一個是你要找的,那個豬豬豬啥的到底是誰啊?”

易衡飽含歉疚地為莫大人揉了揉眼睛,又湊近些:“我今天找你來就是忽然記起一個新的線索,保準有用,不會再讓芊芊姑娘那麼冇頭蒼蠅地找了。”

他說著將聲音壓得更低了,“六月二十九,我爺爺墜馬那天,是夏夜六月二十九。”

莫大人抬頭:“啊?”,滿臉不明所以。

易衡便盯著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也是那位前朝故人的生辰。”

耳邊彷彿又響起當日聽到的對話,“今天是你的生辰,我想騎馬去西郊給你采花戴,就像我們從前一樣……”

真是太疏忽了,他竟漏了這樣關鍵的一句話,這是個多麼重要的線索啊,所以他一想起來便迫不及待地來找莫大人了。

兩個腦袋湊在一起又嘀咕討論了半天後,終於從牆角走了出來,暗處的奉嬋公主連忙縮回身子。

她離得有些遠,並未聽清他們具體在說什麼,此刻隻看到莫大人勾著易衡的脖子,走在宮道上與他玩笑:“話說你又要去國師那畫圖了,你這桃花運可是一樁接著一樁啊,上回國師都敢當眾搶婚,可見多寶貝你了,要是被她知道你私下托我家芊芊辦事,不知會不會對芊芊怎麼樣,我可得看好我家妹子了……”

易衡把莫大人的手拍開,趕緊往左右瞧了瞧,一聲“噓”,“這事極為重要,不好開玩笑的,你可千萬彆說漏了嘴。”

他長睫微顫,抿了抿唇:“再說,國師也非你所想,她其實……很善良的。”

-血氣方剛的,說一不二,年紀輕輕就升到了兵部尚書,頗得朝廷器重。即便兩人官位有了差距,但莫大人卻待易衡還像剛進朝時的親熱,他本就是個直腸子的“武夫”,格外崇拜易衡這種滿腹經綸的文化人,更何況,他對他還彆有“居心”。“我說易侍郎,易老弟,你什麼時候來我家喝酒啊,芊芊那丫頭可一直掛念著你呢。”一聽到“芊芊”這個名字,易衡的嘴角就抽搐起來了。這莫大人彆的都好,就是有個寶貝得不得了的妹妹,這幾年逮著他就想撮...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