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挑:“國師的七條妙計,如今已用三條,剩下四條還將遵國師囑咐拆開。”“嗯。”“國師要朕提拔的那些人朕也一一照辦了,他們果然驍勇善戰,攻城掠地,助朕良多。”“嗯。”“國師出的今秋試題,也已送到翰林院,他日為朕網羅天下英才,少不得又記上一功。”“嗯。”“國師……朕想看看你。”“嗯?”小小人兒這才似有了反應,房梁上的初瓏,屏風後的易衡,也都同時眸光驟緊,暗吃一驚。隻見鬥篷之下的那張麵孔想也未想,對著允帝沉...-

屠靈寂寂地坐著,靜靜地聽著,她忽然覺得這一切太可笑了,於是她也果然笑出來了,仰首望著那道清俊身影。

“既然如此,那麼一豎也想問一橫,你會為了我,為了所謂的妒火中燒,去殺一個素不相識的無辜之人嗎?”

易衡語塞,雙手一時顫抖起來。

他當然明白不會是“因愛生妒”這樣的無稽理由,他多瞭解屠靈的性格,但關鍵是他托芊芊辦了一件足夠惹來殺身之禍的事,他不能確定她是否察覺到了,是否因為這個理由才痛下殺手。

“那種種證據如何解釋?難道一切都是巧合嗎?”

“不是巧合。”屠靈目光定定,雪白的麵孔望著易衡:“若有人存心陷害,必然是一環扣一環,挑不出一絲錯,可越完美,就越不完美。”

她的話令易衡一震,電光火石間也陡然領悟到什麼,是啊,一切都太順理成章了,順理成章到凶手剛好“大意”地留下三根銀針,留下足以指認自己的凶器……

他眸光幾個變幻後,沉聲道:“我會再去好好查查的,陛下隻給了我十天時間,這十天無論如何我都會探個究竟,不會使好人蒙冤,也不會讓惡人脫罪。”

他話中有話,屠靈笑了笑,不置可否,隻是在他轉身正要離去時,忽然一聲叫住了他。

“如果……真是我做的,你會怎麼辦?”

不知怎麼,鬼使神差地就問出了這句話,不是為了眼前這樁命案,而是為了未來可能發生的血流成河。

她心裡……其實也是怕的。

不是怕他不信她,而是怕他太信她,在日後親眼見到她形如鬼魅的一麵後,多年的執念與情意崩塌。

果然,那道清俊背影在聽到這句話後,久久未動,屠靈隻看到他一點點握緊了手心。

易衡胸膛起伏著,忽然生出一股巨大的無名怒意,他霍然轉身,第一次衝他最心愛的姑娘吼了出來:“你不要拿人命來和我賭!”

他激動喘息著,對著她驚訝的眼神,每一個字都重如千鈞:“賭你在我心中的分量,你和我都賭不起!”

他薄薄的一雙唇顫抖著,一改往日的溫潤如玉,眼裡已有淚光閃爍:“你知道我平生最恨殺戮,所以幼時爺爺纔不喜我,他每次逼我看兵書我都百般抗拒,在我心中,人命真的很寶貴……尤其莫大人還是我在朝中的摯友,我也將芊芊姑娘視若親妹,若真是你做的,我不知道該如何麵對,如何麵對……”

他語氣哽咽,再也說不下去,痛苦地捂住了一雙通紅的眼睛,聲音從唇齒間淒然溢位:

“這種問題,永遠都不要再問我了,求求你。”

殿內燭火搖曳,外頭的寒風一聲聲拍打著窗欞,那襲漆黑鬥篷枯坐在長殿儘頭,不知過了多久,才幽幽一歎。

“從小到大,你的性子果然都冇有變,所有人都說你最是溫和柔軟,但我卻知道,你比任何人都要心誌堅韌,移山倒海也無法動搖一二……”

她一直繃緊的脊背漸漸軟了下去,像有些疲憊,不堪重負般,小小的身子徹底縮回了鬥篷之中,輕輕一笑。

“我最怕的,就是你這份堅韌。”

夜深人靜的時候,那襲漆黑鬥篷去了一趟地牢,與牢中關押的初瓏進行了一場誰也不知道的談話。

“如今人證物證俱在,我去找過陛下,陛下亦無可奈何,百官均為莫大人請願,陛下也隻能給易衡十日查案時間,若查不出真凶,十日後就要將你問斬……你害不害怕?”

-還讓老子去跑腿,真該摔死你個易侍郎,省得三天兩頭亂了主人的心!”往湖邊的一路上,初瓏哼哼唧唧的,直到看到月下那道等候的背影時,他腳步一頓,忽然轉了轉眼珠,改變了主意。“宮裡最冇耐心的主兒,居然還等著呢……易侍郎啊易侍郎,這禍星可是你自己招惹上的,不要怪我。”說著,他旋身一轉,輕巧飛到了樹上,穩穩坐住,好整以暇地望向湖邊那道身影,露出了少年人的狡黠神情。“我倒很有興趣知道這難伺候的主兒會為了你等多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