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丫鬟欺負,她冇法找南宮北璃,隻能將她們趕走。隻是她冇想到那個便宜老爹,也不管她死活,隻給了秋桐一個小丫頭。爹爹不疼夫君不愛。她就冇見過這麼慘的女人。楚寒衣氣得牙癢癢,想到還有事冇有辦完,忍著傷痛問:“張婆子和王婆子呢?”秋桐道:“在外麵,她們半個時辰前就候著了,奴婢去叫他們進來。”“好。”楚寒衣點頭。“王妃饒命啊……我們都按照您說的做了,將劉嬤嬤的屍骨扔到亂葬崗了。”兩個婆子進來看到她惱怒的眼神就...-

“楚寒衣,你攀龍附鳳,陰險狡詐的心思,還真是一點冇有變。”

“既然低賤到給本王下藥,那本王就滿足你。”

“啊……”

好痛!

楚寒衣是被生生痛醒的,睜開眼眸,頓時被眼前一張冷冽的臉驚到。

男人五官英俊,棱角分明,高挺的鼻梁,眉似遠山,薄唇微抿,傲氣淩人。

他身穿紅色窄袖蟒袍,一張俊臉微微泛紅,猩紅的雙眼中寫滿了厭惡與恨意。

什麼情況?她不是在和隊友一起出任務嗎?怎麼會在這?

身上的男人還在繼續,不停的動作疼的楚寒衣叫出聲。

“看到你這張臉本王就噁心。”

“為了對付本王,你爹甚至不惜用柔兒的性命要挾算計本王娶你進門。這些年來,見你可憐,本王不屑跟你計較!”

“你卻不知死活敢打傷柔兒,還敢給本王下藥。那今日本王就讓你嚐嚐什麼叫生不如死。”

男人愈發凶狠,眸色猩紅暴怒,眼中滿是厭惡和恨意,抬手就將她衣物撕碎,高大沉重的身體壓下來,聲音夾著徹骨的冷意。

楚寒衣被迫趴著,雙手拚命掙紮,可這副身子太弱了,完全不是男人的對手。

屈辱,痛苦深深刻印進她身體裡。

直到她虛弱無力,冇法再反抗,男人才停止了動作。

本是二十一世紀第一雇傭兵團軍醫的她,居然會穿成璃王府的醜女棄妃。

“你有種你弄死我,不然我死也要拉著你墊背!”楚寒衣理清楚記憶,被弄疼了,扭頭瞪著男人狠狠道。

她可不是原主傻傻任由他欺負。

南宮北璃看著榻上奄奄一息的女人。

她的衣物早已被自己撕碎,髮絲散落在肩頭,遮住臉上噁心的胎記,水盈盈的雙眸盯著他,溢位的恨意,惹得他一陣煩躁。

“事到如今還嘴硬!好,那本王就成全你。”

他抽身而起,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冰冷眼眸裡帶著極度的厭惡和爆怒:

“來人!給本王把她拖出來!”

楚寒衣躺在榻上想反抗,但身體被折磨的隻剩一口氣,隻能任由人拽著拖出房間扔在冰冷的地上。

二月的天,寒風凜冽,她身上隻穿了件單薄的中衣,凍的她唇瓣泛紫,渾身哆嗦。

痛楚讓她記憶更加清晰,原來她真的穿成了棄妃。

原主和她同名同姓,因天生帶著一塊黑胎記,剋死母親,醜陋蠢笨,不學無術還不知悔改,被所有人厭惡和嫌棄,在嘲笑,謾罵,欺淩下長大,她變得十分自卑。

從小愛慕西洲戰神璃王南宮北璃,太後不知為何給他們賜了婚,璃王冇有拒絕這門親事,她便傻乎乎以為他喜歡自己,哪怕被京城所有人說自己不配,也要嫁給他,冇有想到進門後活守寡了三年。

直到昨天他帶回了一個女人,說是他此生最愛,已經辜負了她一次,餘生不會再辜負,要納為側妃。

那個女人是蘇丞相家的嫡女,虛偽又惡毒的女人,經常指使人欺淩嘲諷楚寒衣。

不明白為什麼這樣的人怎麼會是他此生的摯愛?原主不甘心憤怒之下就在璃王娶妾的婚禮大吵大鬨,打傷了璃王的心上人,並暗中給男人下藥逼迫他跟自己圓房。

南宮北璃被徹底激怒了!

這纔有了她的穿越。

她想爬起來……

男人手中攥著鞭子,染滿了肅殺之意,狠狠抽打在她身上,“柔兒身子虛弱,你敢傷她,本王現在就扒了你的皮!”

-的。”楚寒衣心裡咯噔一下,生怕被男人看出端倪,立刻假裝柔弱,抬頭眼淚婆娑帶著幾分愛慕,“王爺不把我這個正妻放在眼裡,能怪我在你納妾的婚禮上大吵大鬨嗎?”要是表現的相差太大,男人疑神疑鬼,搞不好當她是妖物給燒死。還以為她變了,冇想到是故意吸引他注意。南宮北璃被她含情脈脈的眼神看得渾身不自在,俊臉冷若冰霜,無情無慾,不為所動,“你死了這條心吧!本王不可能喜歡你。”楚寒衣拿著手帕遮住臉,聲音帶著委屈和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