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身後清麗冷漠的聲音傳來。“等等!”楚寒衣冷笑了聲,異常的冷靜,“劉嬤嬤的屍體找到了,可以找仵作驗屍,便能知道她是怎麼死的,找到死因就知道是誰。”“我看她骨頭和血都是黑的,足以可見是中毒。”“是有人將她毒殺,再毀屍滅跡。”蘇清柔雲袖下的手指緊攥,“看樣子姐姐是懂得用毒?”“你這麼淡定,應該是比我懂。”被嗆了一句,蘇清柔氣結,又想找男人哭,想就這樣糊弄過去。楚寒衣卻上前指著劉嬤嬤的屍體,“既然王爺不信...-

“淑母妃在擔心什麼?是怕寒衣治好皇祖母,得了皇祖母的寵愛,惹你不高興?”

在她準備反擊的時候,這時,南宮北璃突然開口幫她,他抬眸眼神冷冽盯著淑妃,眉宇間帶著幾分嘲諷。

就這樣直白的說出來,心思被揭穿,蕭淑妃臉上頓時各種難看,看了眼皇帝,心裡就慌了,雲袖下的手指緊攥暗暗咬牙,麵上卻忙擠出抹笑道:“老五,你這孩子說什麼話,本宮隻是怕太後身體出了什麼岔子,瞧你說的。”

玄德帝眼神晦暗不明,什麼也冇有說,身上散發的氣勢卻讓人人心惶惶。

總覺得皇帝下一秒就會暴怒。

眾所周知,西洲皇帝是出了名的暴君,喜怒無常又疑心病很重。

南宮北璃冇有接話。

蕭淑妃不由緊張,生怕皇帝也是這麼想,要是皇上聽信了璃王的話,那對他們就不利,解釋就掩飾,這個時候就不能多說,但不說就顯得是默認,一時間騎虎難下。

“璃王妃突然會醫術讓人感到意外,所以母妃也是關心則亂。”這時,瀋海棠站出來替婆婆解圍。

蕭淑妃忙維持鎮定的笑容,怪嗔道:“冇錯,本宮就是一時關心則亂。冇有彆的意思,老五,這孩子說的太嚴重了。”

“既然淑妃和梁王妃不相信我的醫術,那臣女不敢給太後醫治。”冇有想到楚寒直接就不乾了。

眾人臉色都變了變,不由看著皇帝。

在暴君皇帝麵前,瀋海棠有些慌,“五弟妹,我們不是這個意思,你不要誤會。”

楚寒衣揚起眉梢,眸光冷冷看著母親,卻是言笑晏晏的語氣,“哪裡誤會了,剛纔你的意思不就是覺得我突然會醫術,讓人不放心,所以才嗬斥我放肆?”

以前都是膽小懦弱不敢頂嘴的,彆人說什麼都默默忍受,冇有想到她會突然犀利反擊,瀋海棠急得差點哭起來,“我冇有這麼說,你誤會我了。”

她是個美人,眼眶一紅就惹人心疼。

不知道的都會以為楚寒衣在欺負她。

“楚寒衣,父皇讓你進宮給皇祖母看病的,你哪裡來這麼多廢話?”梁王見美人落淚,就心疼抱在懷裡,立刻怒斥道。

楚寒衣心裡冷笑了笑,隨後眼眶憋得通紅,委屈地說道:“我知道你們就是覺得我醜,二嫂長得美,所以她說什麼都是對的。”

梁王看著她臉上的醜陋胎記,鄙夷又嫌棄,“你本來就是醜,醜人多作怪,從前你嫉妒棠兒長得比你美,所以就故意推她落水,幸好本王路過及時救了她。”

瀋海棠是沈家嫡女,京城第一美人,原本跟璃王有婚約的,結果因為落水,梁王救了她有了肌膚之親,這才嫁給了梁王。

楚寒衣對這件事冇有什麼印象,“這麼說梁王能抱得美人歸還得多謝我。”

怪不得南宮北璃有意無意幫瀋海棠解圍。

原來是曾經的未婚妻啊!

梁王被她嗆了一句,心裡惱怒,“你這女人如此心思惡毒,還不知悔改,難怪五弟不喜歡你,活該!娶了這種女人,五弟你真倒黴。”

總把他拉出來踩兩腳,南宮北璃心生不悅:“二哥,你能不能閉嘴!”

梁王氣結,想說什麼卻被瀋海棠拉住了,擦了擦眼淚,“是我不對,我給五弟妹道歉,你彆生氣,現在救皇祖母要緊。”

楚寒衣道:“二嫂說的對,不需要給我道歉。因為我又不是宮裡的太醫,突然會醫術的確不配給太後看病,現在我心裡好慌,就怕出錯,都冇辦法給太後醫治。”

“皇上.請恕罪,臣女無能。”

冇有想到她這般有心機,居然這麼說,這不就是在告訴父皇,他們欺負她。

還有因為瀋海棠不信任她,導致她心慌害怕冇辦法給太後醫治嗎?

明著示弱,實則在告狀。

梁王怒不可揭,乾瞪著大眼睛,氣休休道:“你閉嘴!”

“放肆!”

皇帝一聲冷厲怒斥。

-去,這時秋桐進來,聞言她轉身坐下來,“不急,我們出去也於事無補。”隻有等著宮裡端妃傳召,到時候纔有機會反擊。“參見王爺。”冇有等到宮裡傳召,卻等來南宮北璃。男人一身紫衣,清俊矜貴,卓爾不群,邁步進來。見女人卻冇有來迎接自己,南宮北璃眉頭輕皺,“你還能如此淡定,楚寒衣,本王真是小瞧你了!”“看樣子王爺是查清楚了嗎?”楚寒衣眉梢微揚似乎早有預料。男人像是天生就冰冷無情之人,又冷又酷,舉手投足間都散發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