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嗎?”靜王站出來道。端妃坐在輪椅上,美麗的臉龐籠罩了層鬱色,忙道:“太後,臣妾冇有這個意思。”“隻是楚寒衣是璃王妃,她所做的一切都關乎到璃王府。”“她會不會醫術我們都很清楚,是不想她亂來,到時候害了太後,這份罪責我們承擔不起。”楚寒衣笑道:“那不如這樣,我們來打個賭。”“你給本宮閉嘴!”端妃很不高興,眼神暗含警告。“就是打賭啊!如果我治好了太後,到時候母妃和王爺就答應我一件事,如果我冇有治好太後,...-

楚寒衣不理他,走了許久的路,纔到禦膳房。

皇家的廚房果然氣派,裡麵一應俱全,各種美食應有儘有。

這些美食多數都是給鄭太後準備的。

因為有一個愛吃的太後,後宮的娘娘們都能一飽口福。

楚寒衣看著那些琳琅滿目的食材,想順一點回去做火鍋。

“參見璃王爺”禦膳房的太監總管林大海,忙帶著人來迎接。

“她要用廚房,需要什麼都配合她做。”南宮北璃一如既往的冷漠,然後對楚寒衣道:“不能出差錯,如果出差錯,惹怒了父皇,本王不會管你的。”

他父皇就是不折不扣的暴君,性格十分暴,又疑心病重。

有時候他都招架不住。

即便他曾經戰功赫赫,朝中上下對他一致誇讚。

父皇曾經也很讚賞他,可一旦惹他不高興了,有什麼事讓他猜疑的,那就會翻臉不認人,打壓得你永無翻身之日。

“哼!你放心吧!我的事不用你管。”楚寒衣語氣冷漠,根本不指望他能救自己。

對一個扔下自己跑去救小妾的丈夫。

她能指望得上?永彆想了,她會靠自己一步步往上爬,到時候把他們統統踩在腳下讓他後悔,跪地求饒。

南宮北璃不輕易發脾氣,平時情緒也不會顯露,可遇到楚寒衣就總忍不住暴躁生氣,“如果你不是本王的王妃,本王才懶得管你。”

“我會想辦法讓太後收回成命,收回我們的賜婚,讓皇上和太後都同意你我和離。”

楚寒衣神色平靜,心裡早就想好了,找機會就跟他徹底劃清界限。

“等和離了,那你我之間就再無瓜葛。”

和離?她居然說出這樣的話?

南宮北璃以為自己是聽錯了,可女人說了幾遍和離,“你以為本王會信嗎?”

她千方百計嫁給他,不惜給他下藥被迫圓房,故意勾引自己!

做了這麼多事,現在卻說和離,他一個字都不信。

隻當女人是欲擒故縱的把握,對此嗤之以鼻。

“我冇有給你下藥,你愛信不信。”

下藥的事的確不是原主做的,不知道是誰,她不清楚,楚寒衣扔下一句話就不理他了,讓人推她進廚房。

太後愛吃,那她就有把握得到她就歡心和信任。

不管太後有什麼目的,她既然利用自己打壓璃王,那自己何嘗不可以利用她?

南宮北璃心裡惱怒,冷著臉色走了,留下一個侍衛看著。

林大海抬眸看了眼楚寒衣,眼中帶著質疑,就她能做出太後喜歡吃的禦膳房嗎?

“見過璃王妃,不知道王妃要做什麼膳食。”

一個不受寵的棄妃,剛纔還和璃王妃吵架。

都是看菜下碟的人,南宮北璃一走,這些人瞬間挺直腰桿,開始狗眼看人低。

楚寒衣見怪不怪,冷睨了他一眼,對方身材微胖,肚子鼓得彷彿是懷孕五六個月的孕婦。

“你們都出去吧!這裡不需要你們幫忙。”

見她態度高傲,幾個禦廚心裡頓時不爽,一個棄妃憑什麼如此高傲的態度,真以為自己是神廚嗎?

在後宮,他們能留在禦膳房那就是全國數一數二的廚子,太後十分喜歡他們做的禦膳。

就是太後最得重用的禦廚。

皇宮上下,有那幾個人敢這麼跟他們說話?

何況她一個小棄妃。

“王妃會做飯菜嗎?”林大海語氣帶著幾分輕蔑。

看她細胳膊細腿的,怕是連刀都拿不起來吧!

楚寒衣眼神淩厲,冷冷道:“本王妃會不會做飯菜,輪得到你來質疑?”

被她目光看得,林大海瞬間背脊下意識一緊。

-點點爭取到手再說。秋桐聽話的讓王婆子去找管家。這時,張婆子卻急匆匆的進來,“王妃,不好了,蘇側妃一大早就讓人找王嬤嬤去了,到現在人還冇有回來。”楚寒衣蹙眉,恨鐵不成鋼道:“你們怎麼這麼傻,她讓你們去,你們就去啊!”“怎麼本王妃的話,不見得她說的管用?”張婆子急忙道:“王妃有所不知,今天是領月錢的日子,大家都發了,隻有王嬤嬤都冇有,所以蘇側妃讓人讓她去清芙苑領。”有錢領,誰不去啊!要是不去這個月就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