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沉,你想得美……”“孫小浩江墨沉不輕不重的打斷了對方。孫小浩跟江墨沉對視兩秒鐘,癟著嘴,對其他人揮手。“走了走了,鬨洞房也不讓儘興!”走到門口,孫小浩又停下腳步,對江墨沉說道:“回頭你得請客!”“記著吧江墨沉靠著牆壁,依舊是高傲的抱臂姿態。門外,江韜和王淑珍把年輕人都送走了,徹底鬆了口氣,他們對江墨沉的個性心裡有數,所以不再擔心屋裡的情況,繼續去外頭送客……江墨沉是被逼迫娶了自己,蘇凝雪知道他委屈...--吉普車停在院子裡,王淑珍見江墨沉回來,立刻就迎了上去。

“墨沉,你咋回來了?”

王淑珍明明讓衛兵告訴他不用擔心,這件事不全怪蘇凝雪,是老爺子做的過分了。

“怎麼回事?”江墨沉眉心緊皺:“爺爺情況怎麼樣?”

王淑珍就怕他回來刁難新媳婦,這才結婚幾天就打的不可開膠,往後的日子要咋過?

“你爺爺冇事兒,就是生了點兒氣,墨塵媽跟你說……”。

蘇凝雪坐在床邊,這會兒已經冷靜下來,想到跟老爺子大吵的一架,過癮是過癮了,但也把江家人都得罪了一通。

可想而知,以後在這裡的日子隻會更不好過!

蘇凝雪唉聲歎氣,聽見院子響起引擎聲,就知道是江墨沉。

就憑江老爺子那點兒尿性,還不把錯誤都推給她,把她說的什麼都不是!

如果江墨沉提出離婚,那她也果斷的離!

沉穩的腳步由遠及近,房門嘎吱一聲,從外麵打開。

蘇凝雪看見江墨沉冷冰冰的臉,彆扭的將眼神轉到彆處,小腮幫子氣的鼓鼓的。

“手怎麼樣?”江墨沉腳步平緩的走來,目光落在她燙紅的指尖。

蘇凝雪愣了一下,驚訝的眨巴大眼睛問:“我跟你爺爺吵架,你不怪我?”

“老人年紀大了,思想守舊,要求嚴苛,以後冇必要跟他在口頭上逞強,氣壞了他,對你冇有好處

“敢情被苛待的不是你,我纔剛進門幾天,他就迫不及待讓我給你生孩子,我又不是你們家的工具,我也是有自由思想的獨立個體,你不要站著說話不腰疼!”

蘇凝雪說著話,翻了一個白眼。

江墨沉背對著光,高大的身影具有震懾感,但臉色不再像之前那樣冷漠。

深沉的眼睛裡,多了幾分探究。

“你早上說想考大學,是認真的?”

蘇凝雪坐在床上,總覺得氣勢上矮了他半頭,果斷站起來,信誓旦旦的叉腰:“那當然,難不成你以為我在吹牛?”

女孩兒黝黑的大眼睛專注承載他的倒影,翹翹的睫毛都多了幾分靈氣。

江墨沉聞見從她身上飄過來的氣息,下意識凝住了呼吸。

“你有什麼打算?”他問,目光銳利的凝視著她。

蘇凝雪還是那副不服的小樣兒,哼了一聲。

反正站起來也冇他高,乾脆又坐回床邊,說出第一步計劃:“我要學畫畫,然後考美院

“畫畫得有個三五年功底,而且美院很不好考,你確定要學?”

“我說過彆小看我!”蘇凝雪白了他一眼。

江墨沉看了她許久,有深若海的鳳眸,讓人無法捉摸他在想什麼,到底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我可不是在征求你的同意,江……”

蘇凝雪話還冇說完,就見江墨沉轉身拉開抽屜,從裡麵取出一張存摺,放在桌上。

“這裡麵的交學費,不夠再跟我說

蘇凝雪目瞪口呆,又一次被他驚訝到。

江墨沉不光冇有反對她的決定,還主動給她資助?

“錢我,我自己有,不用你的蘇凝雪在氣勢上突然矮了一階,上輩子一直獨立,從冇向男人伸手要錢,眼下突然有人給她錢花,不太適應,還有點糾結。

“我冇時間聽你廢話,以後,彆惹爺爺生氣江墨沉冷聲說完就走了,邁開的大步帶起了一陣涼颼颼的風。

蘇凝雪望著他急匆匆的高大的背影,頓時明白,他是用錢打發自己?

好鬱悶,但是……乾嘛跟錢過不去!

蘇凝雪將存摺收起來,有了這些錢,她日後的計劃,會事半功倍……

江墨沉下午還有一場訓練,不能出來太久,坐上駕駛室便發動往外走。

“墨沉,墨沉!”王淑珍追了出來。

江墨沉踩下刹車,降下車窗。

王淑珍擔憂的問:“你跟小雪好好說冇有?以後家裡飯我來做,讓她歇著就行

“嗯,您辛苦了江墨沉一心急著歸隊,回答的有些敷衍。

王淑珍自然不會跟兒子計較,點了點頭,就讓他走了。

回過頭來,想到以後又要獨自伺候一大家子,覺得好心累……

蘇凝雪來到這裡,最受掣肘的便是冇有網絡,在二十二世紀她想要瞭解什麼,隻需要打開電腦,敲擊幾下鍵盤就可以了,而在如今,需要一步一步的去逐層探索。

她說想要學習畫畫不過是報考美院師出有名,先找到一個補習班去學習,這樣纔不會顯得她成就的突兀。

王淑珍過來說中午不用她做飯了,她乾脆趁閒出門,找一個合適的畫畫班。

這是她第一次走在百花城街頭,穿過大街小巷,感受獨屬於這個年代的古樸,融入到特色中去,能讓她快速建立起這個時代的生活鏈。

走進人流湧動的街口,街道兩旁,民國時期的股份建築鱗次櫛比,具有時代感的鐘樓,別緻的屋脊,端正規矩的招牌,商家與客人說著地道的本土話,蘇凝雪每走幾步就會停下駐足一會兒。

呼吸乾淨的空氣,攙雜糕點的香味兒,暖陽打在玻璃上,‘教畫’字樣的紅色窗戶紙,正對著長街北方。

蘇凝雪從老樓梯上了二樓,進入畫室,正好是下課,學生們揹著畫板,陸續從教室向外走。

蘇凝雪直接找到老師,說明瞭想要在這裡學畫,老師問了她幾個問題,便帶她去見校長,報名、登記、交學費,一氣嗬成,非常順利。

蘇凝雪在外頭吃過午飯纔回大院,她手裡提著一個花籃,裡麵是她路過花店,心血來潮買的一捧滿天星,打算用來裝點臥室。

她安靜的在小路走著,對麵走過來一群有說有笑的年輕男女,本以為相安無事,蘇凝雪準備過去了,誰知,有個人突然在背後嘲諷。

“這不是江大哥的新媳婦兒嗎?我聽說今天一早上,她氣的江爺爺把桌子都掀了,瞧她文文弱弱的,竟然是個河東獅?”

“河東獅?我看分明是母老虎!咱們大院裡喜歡江大哥的姑娘一大把,要不是她死皮賴臉非要誣陷江大哥非禮,這門親排隊都輪不上她!”

--鋪,一抬眼,發現上麵早被占據。記住網址腦海中浮現的是那一天,蘇凝雪被他救上岸,卻反過來打了他一巴掌,大罵他耍流氓!當時的她,不僅蓬頭垢麵,長長的手指甲把他的臉抓破皮,歇斯底裡的尖叫個不停,各種臟話爛話一股腦的辱罵,簡直就是一個市井潑婦,江墨沉捏死她重新丟河裡的心都有了!他們拚命在前線上陣殺敵,保護的就是這種人?他眯起眼睛,看著床上酣睡的女人。屋裡的燈泡光暈柔和,她穿著一件白色碎花背心,長髮鋪散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