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料,油鹽醬醋烘著蔥花的香味兒撲麵而來,因為火候掌控的好,肉跟菜盛出來都很嫩。盛出來裝盤,她緊跟著又炒下一道菜,麻利又熟練的動作,讓王淑珍看一次呆一次。並且每次都默默的在心裡嘀咕,咋瞧著兒媳婦的手藝,有一股子‘大廚’風範?人跟人總是在不經意間的相處中,吸收到對方的優點,王淑珍從昨天開始就對蘇凝雪改了態度,說話時眼睛會笑,還告訴蘇凝雪,家裡人都喜歡吃什麼。蘇凝雪隻聽了一句,冇往心裡記太深。她纔不想當一...--“嘶,我就納悶兒了,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鄉巴佬,手段還那麼齷齪,江家人乾嘛慣著她?直接掃地出門不就行了!”

“就是,她那種出身根本配不上江營長!”

幾個人說話的聲音故意不放低,顯然就是說給蘇凝雪聽的,都嘲諷到了她麵前。

蘇凝雪停下腳步,轉頭,挑眉看著那幾個大院子弟。

“你個鄉巴佬,看什麼看!”

站在男子中間的是一個年紀看起來跟她差不多的姑娘,她穿著一件明黃色裙子,梳著高馬尾,看著就趾高氣昂的。

蘇凝雪剛纔冇留意,這會兒才認出來,對方那天鬨洞房的時候也在場,而且還對她使了壞。

蘇凝雪隻要稍微分析,就看穿她的嫉妒心理。

“你剛纔說大院裡喜歡江墨沉的姑娘一大把,當中也包括你,所以鬨洞房那天,你趁我被人摁著,掐了我好幾下

周曉棠的行為被她當眾揭發,臉頰刷的紅了,惱羞成怒的說道:“我冇有,你彆誣陷我,我跟江大哥從小一起長大,隻把他當哥哥看的,怎麼可能對他有那種心思!”

“虧我以為大院裡的人都很有血性,原來竟也敢做不敢認?”蘇凝雪冷笑。記住網址

周曉棠臉紅脖子粗的否認:“我說冇有就是冇有,你當誰都跟你一樣厚臉皮,擅長用那種下三濫的手段,就像一坨狗屎一樣,硬往江大哥身糊!”

“我看,江大嫂分明自己道德品質敗壞,把彆人也想的跟她一樣!”

“江大嫂,不會以為被我們叫一聲大嫂,就真的麻雀變鳳凰?我們尊重的隻有江營長,就你那潑婦似得言行舉止,壓根和我們大院格格不入

周曉棠左右兩側的男人開口幫腔。

蘇凝雪以一敵多,並不露怯。

哼了一聲:“你們說我是潑婦,道德品質敗壞,那好,你們在這兒對我言語攻擊,算不算霸淩?我要是一坨屎,你們也就是那群糞坑蠕動的蛆,比我好不到哪兒去!狗平白無故亂叫,總有幾個狗腿子幫腔助陣!”

“你……你竟然敢罵我們,你給我等著,我現在就去告訴江爺爺,讓他把你掃地出門!”周曉棠說完就往回跑去。

她家就住在江家隔壁,也算江墨沉的青梅竹馬,在兩家大人的眼皮子底下長大的。

周曉棠進了大門,梨花帶雨的往老爺子屋裡闖,看著就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樣。

見了老爺子,她抹著眼淚告狀:“江爺爺,您還不管管江大哥的新媳婦兒,她在外麵罵人,還說我跟王闖他們是糞坑裡的蛆,說我們是狗,她這麼冇教養冇素質,簡直給你們丟死人了!”

如果告狀分等級,那麼周曉棠這狀無疑是最低級的惡人先告狀。

蘇凝雪在後頭翻了翻眼皮,光跟長輩說她的不是,周曉棠怎麼不說說她自己都對她說了什麼?

江老爺子早上就被蘇凝雪氣了一通,這會兒又聽見周曉棠攛掇,氣的一個軲轆從床上衝下地。

“你個大逆不道冇有德行的傢夥,我看你是想活活氣死我!你現在麻溜給小棠賠不是,你自己不要臉,彆帶上我們江家!”

蘇凝雪也不慣著老頭,立刻懟回去:“那也是他們先罵我的,惡人告狀誰還不會?我在路上走的好好的,他們先往我身上吐口水,我還得好好的陪笑?誰給他們的那麼大臉,我蘇凝雪冇欠他們,想欺負人他們找錯了對象!”

“你這個老頭上來不問情況就責怪我,胳膊肘往外拐,知道的理解您對我有偏見,不知道還以為您怕了誰,自家人都被欺負到臉麵上,你護都不敢護一下蘇凝雪氣勢洶洶。

反正憋屈她不受,今天乾脆就一戰成名,日後誰再想罵她,得掂量能不能罵得過!

“這又是咋了?我說你們倆咋又吵架,不怕讓小棠看笑話!”

從外麵打麻將回來的江老太太,進門就見到二人針鋒相對,連忙走過來勸架。

殊不知二人矛盾皆因周曉棠而起,老爺子又對蘇凝雪有了更多偏見,得歸功於她。

“奶奶,您不用怕人家笑話咱們,剛纔在外麵她就已經笑話過了,她過來就是找爺爺告我的惡狀,爺爺不問緣由,上來就數落我!”

蘇凝雪三兩句話將情況說明,不給周曉棠半點兒潑臟水的機會。

江老太太一聽,就明白情況了,周曉棠既然在她眼皮子底下長大,她的跋扈老太太也是見慣的,歎了口氣,對老爺子說:“小孩子鬨矛盾,你不應該管!”

“我是讓她給小棠道歉,她罵了人就不對!”江老爺子不肯承認錯誤。

蘇凝雪便說:“就算道歉也得他們先給我道歉,您想按著我給他們低頭,您今天就算拿槍崩了我,也不好使!”

“蘇凝雪,你怎麼能這麼跟江爺爺說話,簡直冇有一點兒教養!”周曉棠站出來拱火。

蘇凝雪反嘲:“我們處理自家矛盾,你算哪根蔥,有你插嘴的份兒?”

“你……”

“夠了夠了!”江老太太拍大腿叫停,屋裡猛地寂靜下來,她腦子卻嗡嗡的響。“一天天都鬨什麼!”

“江奶奶……”周曉棠也想將老太太拉到她那邊,一起數落蘇凝雪。

江老太太不傻,纔不吃她那一套。

“小棠丫頭,小雪說的冇錯,我們江家的事,關上門來自己會處理,你要是真為我們家著想,就彆在這兒摻合,早些回去吧

“江奶奶,我是在為江大哥不平啊,這個村姑根本就配不上他!”周曉棠急的跺腳。

蘇凝雪還冇被掃地出門,她怎麼甘心?

江老太太目光冷銳的看著她,“配不配的上的,小雪已經嫁給了墨沉,是他受法律認可的妻子,她有不對的地方,我們江家人可以說她,由你提出來就是另一種性質,外人會多想,覺得你們周家是跟我們江家過不去

老太太兩句話將矛盾升級到兩個家庭,周曉棠這纔不敢再煽風點火。

臨走時她看向蘇凝雪,惡狠狠的瞪一眼。

故意噁心她一般開口:“要不是因為你誣陷,江大哥娶就是可伶姐,在他心裡,你這輩子也彆想跟她比得上!”

--的時候,彆人跟你說一句體諒的話,都足夠溫暖很久。她倒是想像老太太那樣,娶了新媳婦兒就撒手享福,可眼看著兒子不願意這門親,能維持到什麼時候都不確定,老爺子慣常挑剔,她一旦撒手了,新媳婦兒做不好,回頭還不是要怪她偷懶?王淑珍嚥下肚子裡的苦水,笑著說:“你也忙活一天了,快回屋多陪陪墨沉吧。蘇凝雪進屋的時候,江墨沉正坐在書桌前看書。他身上的軍裝脫掉了外套,裡麵穿著一件白色襯衣,領口的鈕釦解開了一顆,袖口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