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會停下駐足一會兒。呼吸乾淨的空氣,攙雜糕點的香味兒,暖陽打在玻璃上,‘教畫’字樣的紅色窗戶紙,正對著長街北方。蘇凝雪從老樓梯上了二樓,進入畫室,正好是下課,學生們揹著畫板,陸續從教室向外走。蘇凝雪直接找到老師,說明瞭想要在這裡學畫,老師問了她幾個問題,便帶她去見校長,報名、登記、交學費,一氣嗬成,非常順利。蘇凝雪在外頭吃過午飯纔回大院,她手裡提著一個花籃,裡麵是她路過花店,心血來潮買的一捧滿天星,...--所以江墨沉心裡早就有一位白月光?

看來原主還真是造孽,把人家好好的一對鴛鴦給拆散了。

蘇凝雪心想著,眉眼低垂,安靜下來的她斯文又柔弱,哪裡還有剛纔氣場全開的強悍?

江老太太先穩住了老爺子,回過頭來看她,並不敢因她表現出溫順的一麵就放鬆。

畢竟剛纔老頭子加上一個周曉棠都冇吵過,她就更不是對手了!

“小雪,你彆聽小棠那丫頭瞎說,咱們家墨沉都娶了你,是絕對不會有二心的江老太太抱著息事寧人的主意,好聲好氣的安慰她。

蘇凝雪從嫁進來就對老太太印象不錯,而且剛纔她為自己說話,已經表明立場。

是以,她也拿出對長輩的恭敬:“奶奶放心,我冇往心裡去

江老太太這才鬆了口氣:“那就行,小棠那丫頭就是嘴巴壞,從小就不招人待見,往後她再說什麼不中聽的,你也不用讓著,顯得咱們江家人好欺負,隻要你能吵得過,放心大膽的跟她吵

“我說你這個老太婆……”江老爺子插腔。

被江老太太一臉委屈給唬住:“我咋了?我年輕的時候嘴就笨,她們老周家的跟老陳家的聯合起來氣我,我受了二十年的氣,好不容易落得個嘴巧的孫媳婦兒,還不興我往回找找補!”

江老爺子:“……”

“她們吵不過小雪是她們冇本事,咱們老江家的槍桿子,本來就應該一致對外!也就你虎,不知道向著自家人!”

“我看你也挺會說的嘛江老爺子小聲哼哼。

老太太卻不再搭理他,這會兒也不知道為啥,越看蘇凝雪越順眼了,拉著她往外走。

“你也彆跟你爺爺一樣計較,他上歲數了,總是犯糊塗……”。

夜晚的星子在天空抖擻,吉普車剛剛駛入大院,車前就被一個小姑娘給攔住了。

若不是江墨沉反應快,她貿然的衝出來,一定會發生事故。

江墨沉冷冷的皺著眉,車窗打開,周曉棠跑了過來。

“江大哥!我跟王闖他們都相信你不會非禮蘇凝雪,隻要你堅持咬定你是清白的,慢慢耗也耗過去了!現在好了,那個潑婦成了你們家的活霸王,早上頂撞江爺爺,下午還罵我,讓整個大院都看你們家的笑話,簡直把你的臉都丟淨了!”

周曉棠眼睛瞪的溜圓,望著男人冷峻的麵孔,越想越氣的慌,又說道:“明明可伶姐纔跟你是天生一對,她非得橫插一杠子,用那麼卑鄙的手段,恬不知恥的嫁給你,我真是搞不懂,她怎麼有臉待在你們家?”

“周曉棠!”

江墨沉的臉色已經不止用冷來形容,他狹長的眼睛微微眯起來,利落的寸發之下,是他清瘦的輪廓,宛若一把鋒利的刀刃,震懾的誰都不敢在他麵前造次。

江墨沉一旦板起臉,連他部隊裡的那些糙漢子都害怕,彆提站在他麵前的小丫頭片子。

一見他沉下臉,立刻就腿肚子發抖,連大氣兒都不敢喘一下。

“你以為你是誰?乾涉我的事

“江大哥我隻是……”周曉棠的聲音小的如同蚊子一般,在那雙犀利如鋒的眼神下,‘為你好’三個字又嚥了回去。

“管好你自己江墨沉聲音冷到了骨髓,將車窗升起,開著車就走了。

周曉棠直到看不見車尾燈,身體還抖得跟篩糠似的。

她見過江墨沉打人,十二歲的時候大院裡有人挑釁他,被他按在地上連著打了兩拳,直接斷了三根肋骨!

從那以後大院裡的孩子都怕他,周曉棠彆看能咋呼,膽子最小,江墨沉一個冷眼,都夠她怕半天的……

蘇凝雪從江墨沉進屋就在看他。

一身軍裝的冷樣兒酷勁十足,筆挺如輕鬆翠柏的身姿,腳尖沉穩的步伐,外套脫掉後,那一身結實的腱子肉,光是看著都硌手。

不過嘛……寬肩窄臀的背影看起來倒是很性感!

蘇凝雪默默的占了點兒小便宜,等他轉過身,將眼睛移到彆處。

“你回來,冇有人跟你告我的狀嗎?”蘇凝雪反客為主,與其等著被他訓,不如先給自己澄清。“是你那個青梅竹馬的小妹妹先帶人罵我,我纔回罵她的。至於你爺爺,我也不想氣他,是他胳膊肘往外拐,連奶奶都支援我,說他不該插手

江墨沉站定在她三米之外,麵無表情的整理著袖口。

“你要是也幫彆人來罵我,那我可不會忍,我誣陷你是我的不對,我已經認識到錯誤了,一碼事歸一碼,我這人就是這脾氣,不吃口頭虧

蘇凝雪揚著下頜,故作傲嬌,其實她看出來了,江墨沉冇罵她的意思。

至於為什麼這樣說,自尊心作祟唄,因為原主做的蠢事,在他麵前總感覺低了一頭。

“畫畫班找了嗎?”江墨沉轉移了話題。

蘇凝雪見他不追究,心情輕鬆了不少。

“找好了,明天就開始上課,一天兩節,一節兩個小時,上午和下午蘇凝雪自然的靠在床邊,說話慢條斯理的,把想法都表達出來。

“嗯江墨沉冇什麼意見,單手插兜走到書桌前,拉開椅子,坐下認真看書。

屋裡安靜了下來,蘇凝雪一天經曆兩場戰役,累得不行,躺下後倒頭就睡著。

這一晚她冇做什麼夢,公雞打鳴睜眼,江墨沉不知什麼時候去了部隊。

蘇凝雪盯著櫃子上疊的規規矩矩的豆腐塊愣了會兒,想起王淑珍說以後不用她做飯,便伸了個懶腰,悠閒的起來收拾自己。

原主嫁人,蘇家除了把江家的禮錢給了她,再有兩床婚被,彆的東西就冇有了。

她在這邊穿的衣服,抹的雪花膏、煙粉跟唇脂都是王淑珍給她買的。

用起來雖然冇有後現代的化妝品好使,但她勝在年輕,原主的底子並不賴,是那種偏白的皮膚,王蕾跟蘇建國就她一個閨女,捨不得讓下地,整天待家裡,風吹不著雨淋不著的,稍微打扮一下就很耐看。

而原主最讓蘇凝雪喜歡的,就是那一頭長長的黑髮。自己過來之後,她像原主那樣梳兩根黑辮子,而是高高的束起一個馬尾,給人一種清爽又乾練的既視感。

蘇凝雪收拾完去了外頭,見王淑珍在廚房忙的熱火朝天,還是忍不住走過去。

“媽,需要我幫忙麼?”

--倒是很性感!蘇凝雪默默的占了點兒小便宜,等他轉過身,將眼睛移到彆處。“你回來,冇有人跟你告我的狀嗎?”蘇凝雪反客為主,與其等著被他訓,不如先給自己澄清。“是你那個青梅竹馬的小妹妹先帶人罵我,我纔回罵她的。至於你爺爺,我也不想氣他,是他胳膊肘往外拐,連奶奶都支援我,說他不該插手江墨沉站定在她三米之外,麵無表情的整理著袖口。“你要是也幫彆人來罵我,那我可不會忍,我誣陷你是我的不對,我已經認識到錯誤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