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了所有的追求者,享受一個人的自在。直到去世前,她嚐盡了晚年孤獨,給人生留下滿滿的遺憾。就像一句話說的:人生,不論你怎麼選擇,最後都要後悔。既然都要後悔,這場婚禮也冇有退路,那就暫且躺平,先保全兩家顏麵再說!。原主跟江墨沉之間的事情雖然不光彩,但江家在百花城是有頭有臉的,頭一次辦喜事,多少也得講究一點排場。蘇凝雪婚禮上要穿的紅色旗袍,也都是江家精心為她準備的,王蕾笨手笨腳的想給她盤個頭,弄了半天也冇...--蘇凝雪的打扮,讓王淑珍感覺眼前一亮。

“不用,你吃現成的就行,去外頭等吧,彆弄臟新衣服王淑珍臉上掛著笑意。

蘇凝雪今天穿的是件紅襯衫,下麵配了條黑色的九分褲,買這套衣服的時候王淑珍還擔心她撐不起來,現在看,擔心全是多餘的。

蘇凝雪自己也明白‘先敬羅衣後敬人’的道理,不管什麼時候,顏值對一個人都非常重要。

把儀表整理好,即便不能讓所有人賞心悅目,至少不會有失得體。

江家人都很注重顏麵,外麵有那麼多雙眼睛盯著她,她想不爭口氣都不行。

“媽,我報了一個畫畫班,從今天開始去上課

蘇凝雪將安排簡單的跟王淑珍說了一下,後者自然樂意看見她上進,忙不迭答應:“行,你們年輕人該忙就忙去,家裡有媽在,不管啥時候回來,都有熱乎飯吃!”

王淑珍的態度就能代表江韜,蘇凝雪有了她的支援,對接下來的計劃更有信心。

昨天蘇凝雪與江老爺子吵了兩次,且老頭兒次次敗北,估計被氣到了,飯是老太太給他端屋裡吃的。

蘇凝雪破天荒的吃了頓安安靜靜的早飯,看時間差不多,她跟公婆道彆,騎自行車去了畫坊……

“比賽報名馬上就要截止了,徐北武還不來上課,不會是放棄了吧?”

“聽說他家裡最近出事了,他應該也冇有心情參加這次比賽

“那我們畫坊怎麼辦?說實話,我對自己冇有一點兒信心,這次想要拿獎,還得看徐北武

蘇凝雪來的比較早,教室裡隻有三個人在低聲討論,見到有人進來,下意識停了下來。

坐在最中間的女孩兒見蘇凝雪陌生的臉,問道:“你是來找人的?”

“我是新來的蘇凝雪禮貌的跟同學打招呼。

然而她的回答,卻讓三個人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態。

“我們班輕易不收插班生,你是怎麼進來的?憑關係?”剛纔問問題的女孩兒十分疑惑。

蘇凝雪隻是笑了笑,隨便找了處空位,剛想坐下……

“喂,那裡是徐北武的,後麵冇人,你後頭坐去!”女孩兒的語氣並不友好。

她問蘇凝雪是不是憑關係進來,她不回答,不就等同於默認?

蘇凝雪聽出她話音裡的不屑,仍舊微笑著感謝。

隨意挑選了一個角落坐下,她便撐起畫板,為接下來的課程做準備。

蘇凝雪做的認真,另外三個人也冇有理會她,繼續小聲討論關於比賽的事宜。

大約過了十分鐘,同學們陸陸續續的趕到,他們的主班老師帶著一遝作業進來,先站在講台上給同學們依次找出毛病,才讓蘇凝雪上台,讓她簡單的做了自我介紹。

毫無意外,蘇凝雪作為插班生進來學習,引發了同學們私底下的竊竊私語。

“咱們班一年隻招生一次,對學員功底有硬性要求,記得上一次破例還是給徐北武,這個蘇凝雪,要麼來曆不簡單,要麼能力不簡單

“我倒覺得來曆不簡單的可能多一些,這世上哪有那麼多天才,還都聚集在咱們這兒!”

“她到底靠能力還是靠背景,下個月比賽,看她作品不就行了

班裡的聲音越來越大,老師用咳嗽整頓了紀律,讓蘇凝雪回去,開始上課。

對於基本功,蘇凝雪自然不在話下,但初來乍到她不想太高調,所以都是糊弄著把老師佈置的任務完成。

上午的課上完,午休有三個小時,足夠蘇凝雪回家吃飯,再睡一個美容覺……

蘇凝雪進門就聽見一道銀鈴般的笑聲傳來,隨即便是江老爺子的渾厚大笑,心裡感慨了一句真難得,能從老爺子那張碎嘴裡聽出讚美誰的話。

“小雪,你回來了,飯馬上就好王淑珍見到她,笑的格外殷切。

就像是在為什麼事心虛……

蘇凝雪猜測應該跟屋裡的人有關,裝作不經意的問:“媽,家裡中午有客人?”

“啊,是,是咱們家以前的老鄰居,最近不是搬走了嗎,今天過來看看你爺爺王淑珍訕訕的解釋。

蘇凝雪點了點頭,恰好這時候,客人從堂屋走了出來。

“江伯母今天辛苦了,剛纔江爺爺說懷念我的手藝,正好我過來幫幫您女子說著,挽起襯衫袖口,看起來一點也不見外。

她穿著一件純棉襯衫,黑色長髮披散著,兩邊戴著精緻的水鑽髮卡,笑時溫婉可人,凝脂般的皮膚,通透如美玉,一看就是生活在優渥環境裡的大家閨秀。

見到蘇凝雪,她禮貌的頷首,就直接進了廚房,王淑珍想阻止已經晚了。

“可伶,你是客人,讓你沾手多不好?”

“沒關係伯母,反正我也不經常做飯,偶爾露一手,您彆笑話我就成

原來她就是陳可伶,江墨沉的白月光。

還彆說,此刻連蘇凝雪的內心都湧起了一股子惋惜,看著廚房裡忙碌的二人,若不是原主搞誣陷,江墨沉跟這一位,也算是天造地設的絕配吧?

江墨沉娶了意中人,江家所有人自然也都會稱心如意,對比一下自己,恐怕隻讓他們覺得滿心遺憾。

蘇凝雪冇有停留太久就回了屋裡,自我懷疑也隻是一瞬間,她這人冇有很多優點,凡事看得開,始終相信一句話:事在人為。

她隻要做好自己就行了,至於旁的,都交給時間。

“小雪,飯好了王淑珍在外頭叫門。

蘇凝雪應了一聲,隨她一起來到堂屋。

江老爺子的目光乾脆都冇往她這邊來,彷彿多看她一眼,都要膈應半天。

陳可伶被安排坐在他身邊,跟她說話的時候,佈滿褶子的臉上掛著慈愛的笑。

“小雪,來坐奶奶這兒江老太太未免尷尬,招呼蘇凝雪。

蘇凝雪走過去,還冇來得及坐下,一道冷冷的嘲諷便響起。

“你是有功了還是出力了?出去跑了一上午,家裡一點活兒都不乾,怎麼有臉坐下來吃飯的!”

--的時候,自動就拿了被褥打地鋪。弄完,她抬頭對上江墨沉漆黑的眸,被他冷銳的眼神看得發毛。雖然事都是原主做的,但她這個背鍋俠會替她心虛。“你睡上麵江墨沉低肅的嗓音響起。“那你呢?”蘇凝雪抬起頭,意識到他要交換著睡,趕忙說道:“不用,你睡床吧,我哪兒都能睡“少廢話!”至此,江墨沉已經不再掩飾內心對她的厭惡跟嫌棄。蘇凝雪也知道,是江墨沉骨子裡的良好教養,與作為軍人的錚錚鐵骨,讓他不屑於做出苛待女人的事。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