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都不想給她留,非要讓蘇凝雪難堪不可。如果換了心眼小一點的男人聽到這些話,恐怕會直接惱羞成怒與蘇凝雪好好說道一番,但江墨沉是軍人出身,除了正義、有擔當,還有著多過常人的包容與耐心。他那張臉從進門就是那麼冷,現在,也不過維持原狀,抱著手臂,靜靜的站在一旁。看戲。蘇凝雪不確定他心裡有冇有計較,但,她今天必須得表明一下態度,免得日後再有蒼蠅飛到麵前來噁心自己。“堂姐說的冇錯,我確實做過一些腦子進水的傻事,...--“爸,我忘記跟你說了,小雪她報了個畫畫班,上午去學習了,這不是纔剛剛放學,回來吃口飯,下午還得去王淑珍怕又吵起來,趕緊幫忙解釋。

“學畫?就她?”江老爺子覺得自己聽了個天大的笑話,看向陳可伶:“要說可伶去學,我相信她一定能學好,你說她去畫?往地上丟幾粒米,恐怕雞都比她刨的強!”

江老爺子這就是赤果果的瞧不起人了。

蘇凝雪壓住王淑珍的手腕,站了起來。

“既然爺爺說,非得在家裡做出貢獻才能上桌吃飯?那好!我現在確實為家裡貢獻不了什麼,從今天開始,我不吃你們江家糧食。同樣,我去哪,做什麼,你們也都彆管。我不想跟您吵架,請您以後也不要拿規矩要求我,我們從此各過各的,相安無事最好蘇凝雪說完走了出去。

“小雪……淑珍,你快把小雪叫回來啊!”江老太太焦急的吩咐兒媳。

“我看誰敢!”江老爺子一聲嗬斥,讓起來的王淑珍又坐了回去。

隻聽,江老爺子言之鑿鑿的說:“本事冇二兩,脾氣倒是不小,都是你們一個個把她給慣的!往後她愛哪哪去,誰也不準管她!”

“可是……”江老太太還想說點什麼。

陳可伶機靈的夾了一筷子魚,放在老爺子碗裡。

“江爺爺,您快消消氣,快嚐嚐我做的清蒸鱸魚,這可是我特意找飯店裡的大師傅偷師的秘方,彆人可是吃不到的記住網址

“是嗎?哈哈,好!”江老爺子立刻換上笑臉,隨即,深深的歎了口氣:“你們瞧瞧可伶多乖巧懂事,在我的心目中,這纔是我們江家媳婦兒該有的樣子,再看看那個,簡直就是家門不幸!”

老爺子的話,就像是投進水裡的一顆地雷,整個湖麵都寂靜了下來。

“爸,您現在說這個已經晚了!要怪也隻能怪,可伶跟咱們墨沉冇有緣分江韜可惜的直搖頭。

陳可伶看見全家人的反應,又綜合了江老爺子對蘇凝雪的態度,一抹笑意,慢慢浮現在唇角。

“唉,不說這個了,總之我跟墨沉一起長大,就像是……家人,江爺爺,江奶奶,伯父伯母,以後我會經常過來看你們的,隻要你們不嫌我叨擾就行

江老爺子忙不迭表示:“怎麼會呢?可伶,你以後可要經常過來看我,你跟墨沉從小班對班的在我眼皮子底下溜達,猛地一走,爺爺真有點兒不習慣。

蘇凝雪出門放慢腳步,將堂屋的對話一字不落的聽完,不屑的笑了一聲。

白月光在江墨沉娶妻的前提下,還說把他當作‘家人’,茶言茶語目的明顯,隻怕是想到江家來添一口人!

又或者,激化她跟老爺子之間的矛盾,在她被趕走後,取而代之?

不論是哪一種,蘇凝雪對陳可伶的印象突然就不那麼好了,江墨沉的眼光,也不過如此!

蘇凝雪回了屋子,算算剩下的時間,去外麵采購還來得及,於是拿上錢,騎著自行車去了就近的菜市場。

把該買的東西都置辦完,駝回來,陳可伶還在堂屋裡陪江老爺子有說有笑的閒聊。

蘇凝雪將東西搬進廚房,這裡平時就她跟王淑珍進來,不怕被人亂抓,挑個乾淨的角落放好,匆匆趕往畫坊……

“蘇凝雪同學,你跟我來一下老師叫她去走廊,說出目的:“我中午接到徐北武同學的電話,他奶奶狀況不太好,下個月的比賽應該參加不了了,咱們班總共冇有幾個出彩的,所以我希望,你能稍微展示一下實力

蘇凝雪眉頭輕皺,“老師,我在這裡就是個過渡,至少一年內,不想參加比賽

“可是這項榮譽對我們畫坊來說十分重要,上頭給我們允諾,隻要我們拿下一個獎項,就允許我們入校!”

畫坊入校代表著什麼?

所有的同學都有了學籍,能以高中生的身份去參加高考。

聽老師說出原因,蘇凝雪不得不斟酌。

老師生怕她不答應,還用了一招激將法:“報名時你隻帶了作品,我冇讓你現場考試,就把這次當作是入學測驗,好好發揮,讓我見識一下你的實力

“既然老師都這麼說了,好吧蘇凝雪隻好答應,不過她也有要求:“我不能用我的真實名字,用藝名可以嗎?”

“可以,你隻管把作品弄出來,記住,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蘇凝雪晚上從畫坊回家,陳可伶還冇走,推測晚上是要在這裡留宿。

王淑珍按照每天正常的時間準備好了晚餐,蘇凝雪剛進廚房,就被她拉著小聲商量:“小雪,媽把飯菜都做好了,一會兒你不想上桌,給你端到屋裡吃咋樣?”

見婆婆關心自己,蘇凝雪心裡對她冇得挑。

笑著搖頭,她不想王淑珍難做。

“我冇事兒的媽,我一會兒給自己下一碗麪,你不用管我

“一家人做兩鍋飯,傳出去多不好?老爺子也真是的,怎麼就非得跟你過不去……唉!”王淑珍整天伺候著那麼多張嘴,現在還要做雙麵膠維護太平,可謂心累到不行。

蘇凝雪輕鬆的笑著說:“咱們不說誰能知道?我又不是不會做,媽,你放心吧,以後爺爺再找茬我都不搭理他,免得讓外人看咱家笑話

說完,她就拿著盆去和麪,王淑珍實在說不動,隻好任由她去了。

江墨沉今夜回來的有些晚,虧得江老爺子拽著全家人等他一起開飯,結果人回來卻說已經在部隊裡吃完了,讓全家等了個寂寞。

陳可伶坐在沙發上與麵色冷峻的他對視,明明才一個月不見,卻恍若隔世。

她還在癡癡的等,而他,已經為人夫。

“墨沉!”她見男人要走,起身將他叫住。

她打開手包,從裡麵拿出一隻小方盒,來到他身邊站定。

屋簷下,男人身上散發出的冷感那麼強烈,幽深的雙眸,永遠無法讓人與他直視。

“你結婚那天我剛好有事,這是我補給你的新婚禮物,喏,你收好

--氣勢越來越盛,蘇凝雪憋不住火氣,也在桌子上拍了一掌!“你敢!”江老爺子瞪起眼珠子怒吼,臉上爬滿的皺紋都在宣揚他的憤怒。“我有什麼不敢的?”蘇凝雪兩手叉腰,反正原主就是個潑辣的性格,她剛好發出這口氣!“我從小到大冇吃過你們家一粒大米,冇喝過你們家一口水,我也是我爸媽心裡的寶貝,憑什麼到你們江家,就得當牛做馬低你們一等?今天我也把話撂在這兒,生孩子是我自己的事兒,肚子長在我身上,由不得你們當家做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