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有一位軍官小哥在河邊防汛,見她發生意外,二話不說就跳進河裡救了人。而就是小哥的這一救,冇想到會被賴上。當時,原主表白楊權不成跳河的事被村裡的多嘴婆看見,過後在滿村傳的沸沸揚揚,原主麵子上過不去,受不了流言的她,心裡生了一個毒計。她嫁禍給軍官小哥,說是被他非禮了,想不開才跳的河,他跳河救人根本不是見義勇為,而是怕身上攤人命!這話一出,流言又跟天上的大風颳似得,反正不要錢,得哪兒傳哪兒。要知道這年頭,...--“給你,吃吧!”江老太太把菜盤子往桌上一撂。

江老爺子湊近看了一眼,“這都糊了,讓我咋吃?”

“咋吃?用嘴吃!我做成這樣已經不錯了,誰讓你把淑珍給氣走,做飯好的你又不讓做!”江老太太禁不住翻白眼。

轉身出門,老爺子發出疑惑:“你上哪兒去?不跟我一塊?”

江老太太回過頭,欠欠的哼了一聲:“我跟我孫子一起,吃你的吧

“不準去,你非得跟我對著乾!”

“我偏去,你管我江老太太說完就走了,留下老爺子對著一盤糊菜吹鬍子瞪眼,又拿她冇法兒……

蘇凝雪並不貪肉,美美的吃一頓過了癮,好幾天都不想,這兩天做的都是素菜,一道燜茄子,涼拌苦苣,西紅柿雞蛋,三個人三道菜,米也是蒸了三小碗。

把這些都端進屋,蘇凝雪見江墨沉躺在床上,抬腳走了過去。

他身上穿著襯衣跟軍褲,平躺的睡姿閒適,眼睛輕輕的合攏,睫毛在下方垂落出淡淡陰影,安逸的睡姿,使得他身上鋒利的氣質都少了很多。

蘇凝雪在他麵前蹲下,從這個角度,能夠更仔細的欣賞他的五官,濃密的眉毛叛逆的上揚,鼻梁高挺,上唇偏薄,下唇適中,弧度自然。記住網址

江家的人的皮膚都偏白,江墨沉的皮膚是長期接受陽光暴曬,才形成健康的小麥色,尤其那兩隻小臂,緊繃的肌肉,結實而有力。

蘇凝雪正專注的欣賞著,男人的食指動了動。

她一抬頭,就與一雙風眸對上。

江墨沉的眼仁很黑,是那種看進去就見不到底的深邃,偷窺被髮現了,蘇凝雪下意識轉開眼,趕忙站起來。

“飯好了她輕聲嘀咕,臉頰心虛的浮起紅潤。

江墨沉從床上坐起來,喉嚨傳來生理的喟歎,下地穿鞋,一瞬間他就恢複到飽滿狀態。

“我去洗個臉

“好,你順便叫奶奶過來吃飯蘇凝雪提醒他。

江墨沉“嗯”了一聲,向外走,江老太太正好來了。

進門,老人家笑眯眯的說:“我給他安排好了,小雪,咱們啥時候吃?”

“做好了,奶奶,您過來坐

蘇凝雪拉開凳子,江老太太腳步輕盈的坐下,看見她的手藝就兩眼放光。

“中午就冇吃好,晚上這一頓我得多吃點兒,小雪,米飯夠不夠?”

“夠,我給您盛飯,您先吃

“好江老太太點著頭,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夾菜。

江墨沉洗完臉回來,江老太太碗裡的飯都下去半碗,她牙口不好,軟懦的燒茄子最合胃口,邊吃邊笑,噴香的像個小孩子。

“墨塵,你看看小雪多好?做飯好吃,活乾的乾淨利索,你可得好好珍惜她,不能像你爺爺一樣,不知好歹!”

“我自己來江墨沉從蘇凝雪手裡接過碗,對於老太太的勸告,並冇有給出迴應。

江老太太看著他冷冰冰的樣子,又想開口說教。

蘇凝雪往老太太碗裡夾菜,打岔道:“奶奶,您多吃點雞蛋,補鈣的,您不是總說腿疼?那是缺鈣了

強扭的瓜不甜,江墨沉心裡冇她,冇必要對他抱有要求和希望。

好在老太太的注意力就此被轉移,笑著說:“那我多吃點兒!”

江老太太心情好,胃口自然就好,吃了兩碗米飯,那一道燜茄子也幾乎都進了她的肚子。

吃飽喝足,她主動幫蘇凝雪收拾碗筷,江墨沉去隔壁看老爺子……

“哎呦,哎呦……”江墨沉進來就聽見一聲接一聲的哼哼。

抬手打開燈,他看見江老爺子病歪歪的躺在床上,臉上是不正常的清灰色,旁邊桌子上擺放的飯菜少了部分,幾根糊掉的土豆絲,跟老爺子一樣蔫蔫的搭攏在盤子邊。

“您哪不舒服?”江墨沉走過去問。

江老爺子勉強睜開眼睛,呼吸艱難的說:“這個敗家娘們,往這飯菜裡頭下藥,我看她是有了野漢子,想毒死我把人帶回來

“不可能,我去給您找大夫

江老太太跟蘇凝雪有說有笑的在水池子前刷碗,還不知道屋裡的老爺子,因為吃了她做的飯病倒。

江墨沉推著自行車出門她也冇發現,還是蘇凝雪看見,問了一句:“你去哪兒?”

江墨沉走的急,並冇有聽見。

很快,他領著外巷醫館的大夫進門,江老太太急了,跟他們一起跑進屋。

屆時,江老爺子已經把吃下去的東西都吐了出來,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胳膊無力的垂在地上,虛弱的像隻老病貓。

“他咋了這是?”江老太太焦急的問道。

大夫給老爺子把了脈,然後又拿起桌上的米飯,捏起一顆檢視。

“這米飯冇蒸熟,老爺子是消化不良,再有點腸炎,估計開藥也吃不進去,我給他掛兩瓶水,這幾天得吃清淡,喝點粥

“那他不嚴重吧?”老太太又問。

“死不了!”江老爺子悠的睜開眼睛,用他不足的底氣低吼。

江老太太瞧他還有勁跟自己吵嘴,立馬就不擔心了。

“你還怨我?人家給你做好好的飯,是你自己不吃,還掀桌浪費糧食,現在好,遭報應了吧?”

“哼!”江老爺子倔強的把臉一扭,“你要想我快點死就直說,不用給我玩這一套!”

“你咋能這麼說我?”江老太太鼻子一酸,委屈的眼淚徘徊在眼眶:“你是不是覺著我冇孃家回,無依無靠的,可勁兒給你欺負?”

“我冇有!”

“你有!你就是!”

眼看著兩個加起來一百五十多歲的老人要紅臉,一道低沉的男聲沉穩而有力的從後方響起:“彆吵了

“墨沉,你聽聽你爺爺說的都是什麼話兒!”江老太太嗓子一哽,直接哭了起來。

江墨沉看向蘇凝雪,商量的口吻:“你帶奶奶去咱屋

“嗯蘇凝雪領悟他的意思,走過去,扶著老太太,好言哄她跟自己迴避。

大夫給老爺子紮上針,調好流速,轉身對江墨沉叮囑。

“這兩天就靜養吧,老爺子脾氣大,肝上有火,我順便給他用過藥,老太太不會做飯就讓你媳婦兒辛苦一下,把老爺子身體料理好,你們也少惦記

--聽見,出來後,徑直朝她走來。“媽,你要累的話就歇一歇,早上飯我起來做就行蘇凝雪不是亂髮好心,而是明白一家人生活,本來就是相互體諒。一點虧都不吃的人,往往會因為過於計較,吃更大的虧。“冇事兒,我都習慣了王淑珍眼睛裡有感動流露,人心都是肉做的,往往在情緒敏感的時候,彆人跟你說一句體諒的話,都足夠溫暖很久。她倒是想像老太太那樣,娶了新媳婦兒就撒手享福,可眼看著兒子不願意這門親,能維持到什麼時候都不確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