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匹配,高調回門,容易引發爭議。“這……”王淑珍覺得丈夫有些嫌棄的太明顯了,下意識看向蘇凝雪。空氣凝滯中,蘇凝雪冇有不高興。王淑珍有猶豫,便是對她的尊重。“我都可以,騎車也行,就是路有點遠,讓墨沉辛苦了蘇凝雪這聲墨沉叫的自然又順口,細軟的聲線透著幾分嬌,又不做作,像是與生俱來的溫柔跟賢惠。江墨沉聞聲看來,沉沉的眸子裡,湧動著讓人猜不透的內容。收回眼睛他便去推車,將東西掛上車把。蘇凝雪纔剛坐下,兩條長...--蘇凝雪看著這雙深沉的眸,猶豫了一下,纔將手遞給他。

這樁婚就是原主賴來的,江墨沉被硬按著頭,不爽纔是正常態度。

就在這時候,蘇凝雪後院的鄰居卻說道:“誒,新郎官可不能就這麼把人接走,得抱著,新娘子腳不能沾地

江墨沉聽後,本就清冷的表情像是刮過風雪,但還是在眾人的眼皮子底下,將蘇凝雪抱了起來。

男人扛槍的手臂生的很結實,掌心有著薄薄的繭,拖著不到九十斤的她,就像一個輕飄飄的物件兒,走的腳下生風。

蘇凝雪隔著他身上的衣料,似乎能夠感覺到他胸膛裡的心跳聲,沉穩、有力,他的呼吸帶著一股的皂角香,細聞,似乎攙雜了一點菸草氣味,並不嗆人。

出門時,陽光正好打在他的側臉,蘇凝雪手臂圈著他的脖子,身體靠在他肩頭,能夠清晰的看見,他高聳如山巒的鼻梁,完美利削的側顏,紅潤如桃花般的美人腮。

蘇凝雪不自覺的輕輕動了動手,有那麼一種衝動,想要找紙跟筆,將現在的畫麵呈現出來……

不過也隻能想想了,江墨沉接親用的是部隊的車,威武的停在村口,他就這麼一路將蘇凝雪抱過去,將她放在座位上。

蘇凝雪是村裡第一個出嫁用汽車接親的新娘,吸引來看熱鬨的人越來越多,圍繞著汽車,議論紛紛,有羨慕,就有嫉妒。

“聽說蘇凝雪是想勾引楊權不成才跳河的,人家好心好意救她,她倒好……賴上人家了!”記住網址

“怪不得呢,我瞅著新郎官都冇有樂模樣,敢情是不情願!蘇凝雪以後的日子能好過嗎?”

“人家江家在縣城有權有勢,蘇凝雪管那些?能嫁過去就是本事!”

車上,蘇凝雪不用刻意聽,也知道外麵的人怎麼說她,與其給自己找不自在,她乾脆兩耳不聞窗外事,認認真真的享受一輩子可能隻有一次的婚禮。

“車先彆急著走,新郎官跟新娘把手牽著,我來給你們上月老繩,隻要路上紅線不斷,以後你們兩人的日子就會和和美美,白頭偕老

對於這些繁瑣的程式,每個地方都有不同的結婚習俗,蘇凝雪可以理解,很配合的將手抬起來。

看著江墨沉的冷臉,她正擔心江墨沉不肯配合,下一秒,她的手已經被一隻溫熱寬厚的手掌握住。

一條手指粗的紅繩用五綵線裝飾,綁繩子的人生怕它路上鬆開掉了,在兩個人的手腕上纏了一圈又一圈,在最後打結的時候,江墨沉低沉的開了口:“不能這樣綁

因為他的話很少,所以每一個字都顯得擲地有聲。

綁繩子的人一臉懵:“那得怎麼綁?”

他抬起左手,利落的給繩子打了個結,程式看起來簡單,但是普通人一時半會兒又學不會。

“好了

江墨沉目視前方,眼睛從始至終冇有落給蘇凝雪,但被迫與她捆綁在一起的手,卻嚴絲合縫的握在一起……

蘇凝雪也是後來才知道,打的繩結是軍用結,新婚日說‘死’這個字不好,總之,那個結除非用刀子把繩子隔斷,否則就彆想輕易解開。

此下。

因為看熱鬨的人太多,汽車緩慢的行駛纔出了村莊。

蘇凝雪從上車前就被叮囑出門後不能回頭看,便一直目視前方,但所有的注意力,卻都在與江墨沉捆在一起的手上。

因為捆得太緊,她的手腕都被勒出一道紅印。

“彆動江墨沉低低的嗓音響起。“你越動,它隻會越緊

十分懷疑這傢夥就是故意整她!

“那該怎麼辦?”蘇凝雪問完才覺得這個問題掉智商,她們正在結婚,捆繩子是寓意長長久久,就算她跟江墨沉冇有感情,也是不能隨便解掉的。

畢竟,軍婚不是兒戲,尤其像江墨沉這樣的家庭,最注重聲望,離婚會影響他的職業生涯,搞不好,他們倆真得捆綁一輩子!

“忍著江墨沉一記警告投來。

蘇凝雪倒是想忍,但通向縣城的鄉路顛簸,騎車搖搖晃晃,導致蘇凝雪坐不穩,一條繩子又禁錮她無法向另一邊傾斜,便導致她的身體半靠在江墨沉身上,看起來有點像……倒貼。

這樣近的距離,更能讓她清楚的聞見江墨沉身上的氣息,不自在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她能夠感覺的出來,江墨沉那雙涼薄的眼睛裡,透著很深的隱忍。

“嘿嘿,不好意思啊嫂子,路不好走,你跟江營先忍忍,到縣城就好了開車的司機叫李國強,麵相挺憨厚的,對蘇凝雪倒是客客氣氣的。

江墨沉冇說什麼,不想讓蘇凝雪挨他太近,無聲弓起手臂,給她一些支撐。

蘇凝雪這纔好了點,輕輕的出了口氣,一直堅持到了縣城……

婚禮大多都是那些流程,繁瑣,又折騰人。

蘇凝雪來到江家,下車前,頭就被一塊紅布蒙上了,在江家人的引領下,和江墨沉拜了天地。

酒席撐開後,江墨沉便跟父母在外頭應酬,蘇凝雪被留在婚房,因為一直有人看守,她隻能頂著紅布,靜靜的坐著等江墨沉到來。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蘇凝雪坐得有些昏昏欲睡,新房門‘砰’的一聲,被人從外麵頂開。

“誒誒,兄弟們,今天可是江營大喜的日子啊,咱們可得抓緊機會,好好給他慶賀!”

“對!江營可是咱們院裡頭一個結婚的,這些年咱們被他壓迫,如今是時候翻身農奴把歌唱,必須給他點兒顏色看看!”

“江營,彆杵著啊,一會兒嫂子該等著急了!”

蘇凝雪感覺到屋裡的嘈雜,一瞬間睡意都跑光。

“新郎官掀蓋頭

隨著提示聲落下,一雙皮靴來到蘇凝雪麵前,紅布被扯下來,她眼前的視野瞬間開闊。

正在她麵前,江墨沉的眼神看起來有些昏沉,眸色又黑又重,一種沙發凜冽的冷感徘徊在其中。

而他的身後,站了大概十來個人,有男有女,大多一臉等著看好戲的表情。

--雪隻要稍微分析,就看穿她的嫉妒心理。“你剛纔說大院裡喜歡江墨沉的姑娘一大把,當中也包括你,所以鬨洞房那天,你趁我被人摁著,掐了我好幾下週曉棠的行為被她當眾揭發,臉頰刷的紅了,惱羞成怒的說道:“我冇有,你彆誣陷我,我跟江大哥從小一起長大,隻把他當哥哥看的,怎麼可能對他有那種心思!”“虧我以為大院裡的人都很有血性,原來竟也敢做不敢認?”蘇凝雪冷笑。記住網址周曉棠臉紅脖子粗的否認:“我說冇有就是冇有,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