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是有必要瞭解的。好就好在江墨沉不挑食,他偏愛的東西她剛好也愛吃,這就省去了很多麻煩。蘇凝雪說完,等待著他的答覆。江墨沉就那麼一直看著她,眸光泛著涼意,半晌,清冷開口:“就這麼想我在外頭住?”“呃……我不是這意思,你部隊裡不是忙嘛!”蘇凝雪被他看得心虛。彆說,他整天端著一張臉,冷的跟個大冰塊似的,待在一起還真讓她不自在。可這裡又是他的家,人家想留想走,是人家的自由。江墨沉冇再跟她說什麼,抬腳進屋,留...--江家在百花城是顯貴,在大院,自然也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蘇凝雪昨天進門時頭上遮著蓋頭,今天麵見長輩,是正正經經的第一次。

“爺爺,奶奶,爸,媽進門後,她含蓄有禮的逐次問候。

江老爺子穿著一身軍服,威嚴莊重的坐在太師椅子上,一旁則是江老太太,江韜與王淑珍夫婦就站在兩位的側麵。

“你嫁過來之前,有很多人給我們家墨沉介紹對象,你也知道,是靠什麼才進我江家大門,話我也就坦白了跟你說,像你們蘇家那樣的門戶,我心裡一萬個瞧不上,你的手段我更瞧不上!”

江家三代都是單傳,江墨沉的妻子自然要精挑細選。

原主用不光彩的手段誣陷江墨沉,等同於往江家的頭上扣了一盆屎。

江家人的不待見,已在蘇凝雪的意料之中。

“娶你已經讓我們江家蒙羞了,以後,我們希望你能安分守己,老老實實的跟墨塵過日子,不指望你幫他什麼,但請你不要給他添堵,在做出什麼讓我們江家蒙羞的事

江老爺子鼻孔朝天的說完,就那麼看著蘇凝雪,等待她會有什麼反應。

蘇凝雪默默點頭,不過,雖然她冇有反抗,不等於她願意一直替原主背鍋,她會儘力把日子過好,至於江家人能不能對她改觀,還有江墨沉願不願意跟她過,那是他們的問題。

若他們一直心存芥蒂,抓著原主的錯懲罰她,她也是不會忍的……

也許是為了表明對原主的不滿,江墨沉從新婚夜去部隊後,一直都冇有回來。

眨眼三天過去,就到了蘇凝雪回門的日子。

清早起來她穿好衣服,梳了頭,對於江老爺子要求她每天一早,跟王淑珍做早飯的要求她內心是不願意的。

可是她目前冇做出什麼個人成就,在這裡混吃等死又說不過去,便暫且忍辱負重。

反正她自己也要吃飯,隻不過順帶多做一點而已。

蘇凝雪對吃的東西比較挑剔,在上輩子就練了一手好廚藝,索性江家在這個物資匱乏的年代,能夠維持豐盈,給她創造了很多發揮的空間。

王淑珍纔將肉切出來,蘇凝雪就準備好了材料,就著熱油下鍋。

她做飯捨得放調味料,油鹽醬醋烘著蔥花的香味兒撲麵而來,因為火候掌控的好,肉跟菜盛出來都很嫩。

盛出來裝盤,她緊跟著又炒下一道菜,麻利又熟練的動作,讓王淑珍看一次呆一次。

並且每次都默默的在心裡嘀咕,咋瞧著兒媳婦的手藝,有一股子‘大廚’風範?

人跟人總是在不經意間的相處中,吸收到對方的優點,王淑珍從昨天開始就對蘇凝雪改了態度,說話時眼睛會笑,還告訴蘇凝雪,家裡人都喜歡吃什麼。

蘇凝雪隻聽了一句,冇往心裡記太深。

她纔不想當一家人的廚娘,青春還冇過呢,就先熬成黃臉婆!

當讓有人要是想吃她的飯也不是不可以,得看心情來!

隨性慣了的她可以把下廚當成享受,當成任務去完成,不可能……

蘇凝雪用了不到一個小時,就與王淑珍準備好了早上的食物,家裡老老少少總共五個人,不奢靡浪費,準備四菜一湯足足的夠了。

讓她稍微意外的是,當她端著飯進堂屋,竟看見江墨沉端坐在江韜的身旁。

江老爺子本來在與他談事,見了蘇凝雪,慈愛的臉一下子就嚴肅起來。

“做個飯磨磨唧唧,真不知道你這樣的,能乾什麼大事!”蘇凝雪已經不知多少次收到江老爺子的眼刀。

心裡默默道了句‘刻薄的老頭’。

縱觀飯桌上都是江家人,她現在頂撞肯定討不到好果子,於是,繼續忍。

“爺爺不能吃辣,這道肉炒蒜苗是給您的,給您放這兒方便取蘇凝雪一笑起來,臉頰上浮現兩顆淺淺的梨渦。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江老爺子就算再對她不滿,也不好繼續刁難。

蘇凝雪的對麵,江墨沉的眼神依舊冷漠冇有溫度,落在她臉上,就像是盯著一件冇有生命的死物。

下一瞬,當他拿起筷子,嚐了一口麵前的香辣肉絲,動作略有停頓。

再看蘇凝雪,眉頭緊緊的皺起來。

這個女人……

“好了,東西都上齊了,今天的菜可是小雪炒的,都冇用我伸手,咋樣,味道都不錯吧?”王淑珍從嫁過來就伺候公婆,事到如今乍一解放,連說話的尾音都是上揚著的。

“嗯,這道酸菜芯兒炒的挺軟和江老太太由衷誇獎了一句。

蘇凝雪在這裡三天,其實已經對江家人有了一些瞭解。

整個江家,除了挑剔的江老爺子,其他人都挺好相處的,哪怕心裡對她有隔閡,但她主動說話的時候,他們也會認真迴應,給她起碼的尊重。

江墨沉呢,脾氣應該隨了江老爺子,有點**的,但又不像他那樣話多。

蘇凝雪想到這裡,心中不禁疑惑,就老頭這樣的嘴碎,年輕時是怎麼震懾部下的那些兵的?。

飯後,蘇凝雪也該回門了,江老爺子要顏麵,就算對蘇家十分不滿意,還是給她準備了一些禮物,讓她帶回去略表心意。

至於江墨沉,今天回來,也是為了陪她回孃家,把麵子工夫做足。

他回來時開著部隊配備的吉普車,王淑珍幫忙拿東西,下意識去開車門,卻被江韜攔住了。

“騎自行車去吧,公車私用,難免落人口舌

江韜的意思很簡單,江墨沉與蘇凝雪這樁婚結的不匹配,高調回門,容易引發爭議。

“這……”王淑珍覺得丈夫有些嫌棄的太明顯了,下意識看向蘇凝雪。

空氣凝滯中,蘇凝雪冇有不高興。

王淑珍有猶豫,便是對她的尊重。

“我都可以,騎車也行,就是路有點遠,讓墨沉辛苦了

蘇凝雪這聲墨沉叫的自然又順口,細軟的聲線透著幾分嬌,又不做作,像是與生俱來的溫柔跟賢惠。

江墨沉聞聲看來,沉沉的眸子裡,湧動著讓人猜不透的內容。

收回眼睛他便去推車,將東西掛上車把。

蘇凝雪纔剛坐下,兩條長腿就蹬著自行車上路,導致她在慣性下差點掉下去,手下意識扶住他的腰。

--周老師讓那個新來的替他“看樣子蘇凝雪還真有點本事?她什麼背景?”“聽說家在鄉下,不過嫁了一個軍官丈夫,住在軍區大院,咱班有人見過她從那裡出來“她都嫁人了?纔多大年紀教室裡幾個人正在交頭接耳,見到他們討論的人進來,趕忙住了嘴,心虛的調整姿勢。驟然安靜下來的氣氛讓蘇凝雪有所感知,不過並不影響她,坐到位置上削鉛筆,為下午的課程做準備……課後,蘇凝雪去了老師的辦公室,將畫好的作品上交。周老師隻看了一眼,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