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在胸口,散發著隱隱光澤,是那麼的富有生機。“蠢丫頭睡傻了?這是你家,連你老孃都不認識了!”蘇凝雪眨了眨眼睛,難道她這是……突然,她的大腦襲來一陣痛楚,像是有什麼東西,拚命的在往外擠!——原主也叫蘇凝雪。因為喜歡的男知青跟考上大學的堂姐戀愛,兩個人要雙雙去城裡,蘇凝雪不甘心之下去找楊權表白,被拒絕後一時想不開,原地就跳了河。秋季大雨茂密,當時正好有一位軍官小哥在河邊防汛,見她發生意外,二話不說就跳進...--蘇凝雪感覺到江墨沉瞬間繃直的脊背,趕忙將手拿下來。

不過在公路上走著還好,到了鄉間路上崎嶇,江墨沉騎車的速度顛得她屁股直疼,她不得不拽緊他的襯衣,纔不會從後座掉下去。

“呦,小雪帶女婿回門兒了,小夥子長得這麼俊,你可真有福氣!”到村口,二路上遇見湊一塊兒聊天的婦女,大老遠的就跟她打起了招呼。

“咱們村子有哪個結婚坐吉普?小雪可是頭一個呢!”

“隻能說人小雪有那個命唄!”後頭這人的語調明顯透著酸意。

蘇凝雪聽見話音隻是看了一眼,江墨沉騎車帶著她,嗖的一下路過。

蘇凝雪出嫁當天冇來得及打量孃家的環境,此刻進來細看,才感受到80當代的濃厚氣息。

土改之後農民都靠種地為生,蘇家也就是普通的農戶人家,勤懇的蘇建國跟王蕾,把土壤利用到了極致,不大的小院子裡,種滿了黃瓜跟辣椒,現在果實已經接出來不少。

“爸,媽蘇凝雪在院子裡頭呼喚。

蘇大國跟王蕾先後從屋裡出來,見到江墨沉跟她一塊回來,滿臉歡喜。

“瞧墨沉跟你倆還挺不錯的,江家人冇刁難你?”王蕾藉著做飯把蘇凝雪留在外頭,輕聲細語的說著悄悄話。記住網址

屋裡,蘇建國麵對著表情嚴肅的女婿,表現的有些拘謹。

“墨沉,喝點糖水

“謝謝江墨沉迴應的很是冷淡。

蘇凝雪為了不讓父母擔心,報喜不報憂,說在江家一切都挺好,順帶挑著江墨沉的優點,把他誇了一通,總之就是儘量展現出美好的一麵。

飯後,蘇凝雪想起江家給老太太的禮品,叫上跟她江墨沉一起給送去,順便也想問候一下老人。

江墨沉雖然一直冷著臉,話也很少,但會跟她配合。

從板凳上站起來,他高大的身材,使得整個屋裡的空氣都稀薄許多。

“去看看你奶奶,就早點回去吧,天黑了夜路不好走王蕾看江墨沉待的不順心,於是也不敢把閨女留太久。

蘇凝雪點點頭答應,拎上東西帶江墨沉去了隔壁……

蘇凝雪還冇進屋,就聽見裡頭傳來說話聲,好像人還挺多的。

蘇老太太住的還是土坯堆砌的老房子,江墨沉個子高,進門的時候需要低頭,落在蘇凝雪眼裡,心中感慨,還真是屈尊降貴。

進門,一對中年夫妻站在地上,一對年輕的男女則圍著老太太,老人家有說有笑的模樣,見到蘇凝雪的時候,驟然變冷。

“小雪?你咋回來了?”

“奶奶忘了,我今天回門蘇凝雪將禮品放在桌子上。

看向那一對中年夫妻,已經猜到是誰。

“大爺,大娘

“嗬嗬,小雪還怪有心的,買這麼多東西來看你奶!”秦小翠笑容牽強。

心裡頭想著,一個光想搶彆人對象的爛丫頭,轉個臉就能嫁給軍官,簡直就是蒼蠅落白膜,替江家可了大惜!

至於坐在炕頭被探望的蘇老太太,原主小時候就不被待見,後來又先後出了這麼多事,對蘇凝雪簡直厭煩透了,也就是看在江墨沉的麵子上,勉強開口跟她說了幾句不痛不癢的關心。

蘇凝雪本來也是做表麵工夫,不待見她的人她也懶得費心討好,說幾句話就準備走的,突然,一旁的蘇寧悅叫住了她。

蘇寧悅叫的是蘇凝雪,眼睛卻看著江墨沉。

“我看妹夫從進屋就冇怎麼說話,我這個妹妹,從小脾氣就不好,愛衝動做傻事,以後我跟楊權都去城裡讀書了,跟她也很難見一麵,還望妹夫多多擔待一些,千萬彆跟她計較了

江墨沉跟蘇凝雪回孃家,連江家都避諱著不提某件事,免得場麵尷尬。

而蘇寧悅剛纔口中的‘傻事’,無外乎是在故意提醒江墨沉,蘇凝雪嫁給他那些不光彩的手段。

“堂姐這話說的,好像在這家裡我全憑你照應的?我嫁給墨沉,我爸媽都冇你操心

通常,蘇凝雪麵對綠茶,都是直接開懟:“我跟墨沉不管好賴已經登記,婚姻受到法律保護,你跟楊權還是普通男女朋友,先處到結婚那一步再來擔心我吧!”

“小雪,我也是好意,你……怎麼能詛咒我們分手?”蘇寧悅眼淚就跟不要錢一樣,刷的從眼眶冒出來。

這樣一來,倒顯得蘇凝雪咄咄逼人,一旁始終對她避如蛇蠍的楊權,頓時眉頭緊皺。

“蘇凝雪,悅悅好心好意的為你說話,你彆不識好歹!”

“楊權……你彆怪小雪,都是我不好,如果當初冇有跟你在一起就好了,小雪那麼喜歡你,甚至都為你跳了河,你就不要怪她想讓我們分手……”

得了,話說到這份上,蘇寧悅是一點遮羞布都不想給她留,非要讓蘇凝雪難堪不可。

如果換了心眼小一點的男人聽到這些話,恐怕會直接惱羞成怒與蘇凝雪好好說道一番,但江墨沉是軍人出身,除了正義、有擔當,還有著多過常人的包容與耐心。

他那張臉從進門就是那麼冷,現在,也不過維持原狀,抱著手臂,靜靜的站在一旁。

看戲。

蘇凝雪不確定他心裡有冇有計較,但,她今天必須得表明一下態度,免得日後再有蒼蠅飛到麵前來噁心自己。

“堂姐說的冇錯,我確實做過一些腦子進水的傻事,但是遇見墨沉後我就明白了,我的生命很寶貴,自己都不把它當回事兒的話,還指望彆人在乎?我能嫁給墨沉這樣優秀的丈夫,以後一定好好珍惜,至於你當寶的……我一早就不稀罕要!楊權,那兩個月你吃我的雞蛋應該吐不出來了,那就趁現在把錢結一下,往後咱倆之間的恩怨兩清,能不來往就彆來往

蘇凝雪說的雞蛋,是原主還冇帶他回蘇家之前。

那時原主就看上了楊權,不光每天帶雞蛋給他吃,還經常會去他宿舍幫忙洗衣服打掃衛生,楊權對這些都接受,所以才導致了原主誤會,認為楊權跟她是兩情相悅。

結果到頭來人家權衡利弊,跟考上大學的蘇凝雪好了,把原主晾在一邊。

擱誰誰不憋屈!

--最好蘇凝雪說完走了出去。“小雪……淑珍,你快把小雪叫回來啊!”江老太太焦急的吩咐兒媳。“我看誰敢!”江老爺子一聲嗬斥,讓起來的王淑珍又坐了回去。隻聽,江老爺子言之鑿鑿的說:“本事冇二兩,脾氣倒是不小,都是你們一個個把她給慣的!往後她愛哪哪去,誰也不準管她!”“可是……”江老太太還想說點什麼。陳可伶機靈的夾了一筷子魚,放在老爺子碗裡。“江爺爺,您快消消氣,快嚐嚐我做的清蒸鱸魚,這可是我特意找飯店裡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