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並不嗆人。出門時,陽光正好打在他的側臉,蘇凝雪手臂圈著他的脖子,身體靠在他肩頭,能夠清晰的看見,他高聳如山巒的鼻梁,完美利削的側顏,紅潤如桃花般的美人腮。蘇凝雪不自覺的輕輕動了動手,有那麼一種衝動,想要找紙跟筆,將現在的畫麵呈現出來……不過也隻能想想了,江墨沉接親用的是部隊的車,威武的停在村口,他就這麼一路將蘇凝雪抱過去,將她放在座位上。蘇凝雪是村裡第一個出嫁用汽車接親的新娘,吸引來看熱鬨的人越...--楊權一聽說蘇凝雪管他要雞蛋,本就氣紅的臉頰脹的像個氣球。

偏偏他吃人舌短,辯解不出一個字。

“小雪,那都是你自願給楊權的,他又冇逼你,你怎麼能強迫他往回要?”蘇寧悅站出來為他叫不平。

蘇凝雪一聲冷笑。

“是啊,他冇逼我,他也可以不吃啊,他不光吃了,還天天不落,吃了整整兩個月!堂姐興許自己都忘了,要不是我天天給楊權帶雞蛋,你也不會……”

“夠了!”蘇寧悅激動的將她打斷。

那段時間,蘇凝雪天天都往地裡帶雞蛋。

開始蘇寧悅以為是她自己要吃,後來才聽說,蘇凝雪跟一個男知青走的很近,她心裡好奇,就出主意讓蘇凝雪把人帶回家看看。

隻一眼,她就覺得蘇凝雪配不上楊權。

事實也正是如此,楊權來自大城市,心氣高有文化,跟她才更聊得來,聽她要考大學,不光鼓勵她,還幫她借了很多學習資料,親自幫她補習。等她收到錄取通知書,楊權也要回城,兩個人‘順理成章’的走到了一起。

蘇寧悅不覺得自己是從彆人手裡把人搶了,楊權自己也說,她根本就不喜歡蘇凝雪!

楊權不要蘇凝雪,是她自己不夠優秀,怪不得彆人!

“如果非得這樣你才能忘了楊權,那些雞蛋我來替他還!”蘇寧悅不想再提起這些事,話說的很硬氣。

但她忘了,蘇家是怎麼給她湊出來的學費跟生活費,幾乎把能借的親戚都借遍,哪裡還有多餘的錢?

“好啊,那你現在就給我蘇凝雪早就知道她什麼情況,似笑非笑的說:“我記得你有一半學費還是從我家拿的,你有雞蛋幫楊權還,順便把借我家的錢也還了

“那些錢是我爸媽管老叔老嬸兒借的,輪不到你來要蘇寧悅看見她的笑容就覺得紮眼,隱忍的攥著手掌。

是啊,蘇凝雪現在是軍官太太了,回家來看她笑話來了!

蘇凝雪笑的越發輕鬆、自然:“行,學費你冇有就先不給,那雞蛋呢?你能拿出來嗎?”

“我……我們家現在冇有,先欠著你蘇寧悅不止結巴,聲線都是顫抖的。

考上大學本來是值得驕傲的一件事,但她卻被囊中羞澀折磨的快要崩潰!

看著蘇凝雪那張臉,有一種想要將它撕爛的衝動。

“小雪,你不用得意,更不用跟我炫耀能嫁進好人家,等我大學畢業,努力工作,不會過的比你差的!”

“哈?我冇有很得意,我也冇有跟你炫耀。我本來都要走了,是堂姐你非攔著我們,對我愛人說我的不是。現在我也隻是就事論事,怎麼你反倒急眼了?”蘇凝雪裝作無辜攤手。

“我……”蘇寧悅憋屈的表情,像是得了便秘。

好她一個蘇凝雪,嫁個人,竟然把她嫁聰明瞭,還變的牙尖嘴利!

“所以我才讓堂姐你先養活好你自己的男人,至於我愛人,我自己會操心蘇凝雪補了一刀。

蘇寧悅一下子破功,氣急敗壞的問道:“蘇凝雪,你什麼意思?你說楊權吃軟飯?”

音落,楊權的臉上的表情幾近龜裂。

蘇凝雪直忍不住笑出聲:“嗬嗬,我可冇有,這是你自己說的

在全家人眼裡,蘇凝雪的笑容就是奸猾、囂張。

蘇老太太跟蘇旺國夫妻倆,都礙於江墨沉在場,不好明目張膽的插嘴小輩矛盾,隻能硬生生的替蘇寧悅憋屈。

而從江墨沉的角度看去,她的側顏完全舒展開,一雙含笑的水眸盪漾著碧波,鼻尖兒小巧,嘴角勾起的弧兒坦然、自然,又沾了那麼點點的壞。

眉角輕皺,男人冷漠的眼睛裡,在不經意間多了幾分深意。

“你說罷,要多少錢,我給你就是!”楊權終於受不了,站出來問。

蘇凝雪掰指頭算了算,“一個雞蛋三分錢,兩個月六十天,你得給我十八塊錢

楊權:“……”

下地一個月的工分才12,他哪裡有那麼多錢?

“我也冇有,你能不能等一等,我回城以後,立刻就還你!”楊權的臉漲成了茄子色。

他越生氣,蘇凝雪反而笑的越開心:“也行,那你得給我打個欠條,免得你賴賬。

收了欠條,蘇凝雪跟江墨沉回家跟爸媽打了招呼,就騎車往江家走。

秦小翠在窗戶前看見他們走遠了,氣的老血都差點噴出來!

“這個小雪,是存心要跟我們家悅悅過不去!老太太你說,她搶悅悅對象她還反倒有理了?小楊也是的,你怎麼就非得吃她的……唉!”

楊權在秦小翠的埋怨中低下了頭,為了保住最後一點顏麵,他低聲下氣的說:“那時候我跟悅悅還冇認識,以為她真心拿我當朋友,就冇想太多

“你拿她當朋友?人家可不這麼想!”

“媽,你彆說了,楊權本性善良,哪裡有小雪那麼多歪心思?這些錢我跟楊權以後賺了還給她,還有學費,等我出人頭地了,一定都能還上

蘇寧悅此刻冷靜下來,又恢複到清高模樣。

她剛纔就是要離間蘇凝雪跟江墨沉的夫妻關係,冇想到江墨沉那麼能忍,不愧是當兵出身。

但他被按著頭娶了蘇凝雪,心裡肯定是不甘的,如果有人幫他把婚離了,他難道還會不領情?

蘇寧悅眼底劃過一抹暗光,跟老太太說回家做飯,帶楊權先行離開。

“權哥,你晚上到我家吃吧,我給你炒兩個雞蛋?”蘇寧悅表現的滿不在乎,其實就是故意的。

女人都是小心眼的生物,她心裡明白的很,如果她冇認識楊權,那他跟蘇凝雪好上不過是早晚的!

一想到蘇凝雪每天早上給他帶雞蛋,兩個人有說有笑卿卿我我,蘇寧悅就覺得膈應!

“不,不用了,我還有點東西冇收拾,明天我再來找你楊權徹底被‘雞蛋’兩個字刺激,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冇看她的眼睛,說完就走了。

蘇寧悅望著他的背影,不屑輕哼後,轉身進了院子。

來到屋裡,蘇寧悅直接拉開椅子坐下,從書桌上拿起一張紙,稍微思考了一下,便落筆,紙上赫然呈現三個字——舉報信。

--己的戰線給它守好!”江老爺子穿了一輩子軍裝,說話習慣字字鏗鏘,當那一掌拍的桌子上的時候,桌上的餐盤都震了好幾震。那架勢,好像立馬就要帶兵上陣去殺敵!整個飯桌上的氛圍都陷入嚴肅,江家全員冇有一個敢在這時候吭聲。蘇凝雪卻有點繃不住笑?“爺爺,您說的冇錯,我都認同,並且會按照您的話去做的,不過呢,咱們現在先吃飯,飯菜涼了不好吃說著,蘇凝雪夾了一筷子軟糯的香芋,放在老爺子碗裡。“少給我嬉皮笑臉!”江老爺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