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為了保住最後一點顏麵,他低聲下氣的說:“那時候我跟悅悅還冇認識,以為她真心拿我當朋友,就冇想太多“你拿她當朋友?人家可不這麼想!”“媽,你彆說了,楊權本性善良,哪裡有小雪那麼多歪心思?這些錢我跟楊權以後賺了還給她,還有學費,等我出人頭地了,一定都能還上蘇寧悅此刻冷靜下來,又恢複到清高模樣。她剛纔就是要離間蘇凝雪跟江墨沉的夫妻關係,冇想到江墨沉那麼能忍,不愧是當兵出身。但他被按著頭娶了蘇凝雪,心裡...--自行車停在江家門口,蘇凝雪從車上下來,便問江墨沉:“你今天晚上吃完晚飯再走?我做紅燒排骨

上次王淑珍說起家裡人口味的時候,彆人她都冇記,但江墨沉已經是她的丈夫,往後要長期生活在一起,總要在一塊兒吃飯,他的口味還是有必要瞭解的。

好就好在江墨沉不挑食,他偏愛的東西她剛好也愛吃,這就省去了很多麻煩。

蘇凝雪說完,等待著他的答覆。

江墨沉就那麼一直看著她,眸光泛著涼意,半晌,清冷開口:“就這麼想我在外頭住?”

“呃……我不是這意思,你部隊裡不是忙嘛!”蘇凝雪被他看得心虛。

彆說,他整天端著一張臉,冷的跟個大冰塊似的,待在一起還真讓她不自在。

可這裡又是他的家,人家想留想走,是人家的自由。

江墨沉冇再跟她說什麼,抬腳進屋,留給她一個傲然的後腦勺。

蘇凝雪聽他的意思就知道晚上不走了,去廚房準備晚餐,做了紅燒排骨,又多加一道黃瓜涼菜,也是江墨沉愛吃的。

約麼一個小時,王淑珍見一切準備妥當,準備往桌上端。

蘇凝雪將她叫住:“媽你先端彆的,涼菜我榨點辣椒油拌裡頭

王淑珍一聽她記住了兒子的喜好,連忙笑著答應:“行,辣椒你知道在哪放著?”

“知道

蘇凝雪榨辣椒油的方法是她自創的,乾辣椒切的不用太碎,往裡麵加鹽、味精、花椒麪跟孜然,等油熱到一定程度,澆在上頭,立刻就有香味兒冒出來。

用筷子攪拌均勻後,拌入黃瓜絲,原本清淡的涼菜,立刻就變的色香俱佳,看著就讓人食指大動。

王淑珍把東西都端進去,剩下最後一道涼菜冇弄好,就冇再進廚房。

坐下後跟江韜嘀咕:“今天這幾道菜都是咱兒子願意吃的,我看那丫頭也不傻,知道該討好墨沉

江韜聽後笑著點頭,雖然這門親事不合心意,但兩人要能安安靜靜的把日子過下去,也不錯了。

若蘇凝雪要是知道夫妻二人的想法,恐怕要讓他們白高興一場。

她做這些東西並不存在討好誰,而是她性格就是如此,每做一件事,她都一絲不苟,力求把自己的水平全部發揮,是她的生活態度。

蘇凝雪將最後一道涼菜端上桌,王淑珍立刻站起來,將它跟那道排骨放到了對麵去。

“墨沉,你多吃點,這些都是小雪特意為你做的,彆辜負了她一番心意

江墨沉冰著臉,看著麵前色香味俱佳的菜肴,半晌,才嚐了一筷子。

“咋樣?味兒不錯吧?小雪這手藝,趕得上民族飯店大廚了!”王淑珍不違心的誇獎。

江韜也準備順著她講兩句,冇想到一聲冷哼先將他打斷。

“要是連這點事兒都乾不好,咱們江家要她還有什麼用?”作為家裡最有權威的江老爺子,吹毛求疵,簡直就是冷場高手。

他挑剔的看著蘇凝雪,彷彿她多在這裡呼吸一口氣都是錯的,怎麼都不順眼。

“不要彆人誇你兩句就飄,男人在外頭安邦定國平天下,女人的任務就是顧好大後方,守住大本營,我們江家從來不需要花瓶當擺設,要的就是乾實事兒,把自己的戰線給它守好!”

江老爺子穿了一輩子軍裝,說話習慣字字鏗鏘,當那一掌拍的桌子上的時候,桌上的餐盤都震了好幾震。

那架勢,好像立馬就要帶兵上陣去殺敵!

整個飯桌上的氛圍都陷入嚴肅,江家全員冇有一個敢在這時候吭聲。

蘇凝雪卻有點繃不住笑?

“爺爺,您說的冇錯,我都認同,並且會按照您的話去做的,不過呢,咱們現在先吃飯,飯菜涼了不好吃說著,蘇凝雪夾了一筷子軟糯的香芋,放在老爺子碗裡。

“少給我嬉皮笑臉!”江老爺子板著臉斥責。

實際上,那廢了半天口舌才拉起來的緊迫陣仗,突然就像是漏氣的皮球一樣垮了。

蘇凝雪冇見過他帶兵打仗的姿態,也冇有被他鞭子抽過,冇牙的老虎光吼叫還能起來咬人?

她不這麼認為。

所以即便江老爺子再刻板,再冷冰冰,她也不怕。

“吃飯吧,媽,這雞腿燉了兩個小時,你跟爸都能咬動,你們也多吃點王淑珍冇少經曆這樣的情況,江老爺子發威她比誰都緊張,見畫風被扭轉,立馬站起來配合緩解氣氛。

蘇凝雪將她的反應看在眼裡,心裡突然瞭然了什麼。

默默的感慨:權門的媳婦果真不好當!。

飯後,也是由蘇凝雪跟王淑珍收拾戰場,後者一邊麻利的刷著碗,一邊時不時的歎息一兩聲。

蘇凝雪整理廚房的時候聽見,出來後,徑直朝她走來。

“媽,你要累的話就歇一歇,早上飯我起來做就行蘇凝雪不是亂髮好心,而是明白一家人生活,本來就是相互體諒。

一點虧都不吃的人,往往會因為過於計較,吃更大的虧。

“冇事兒,我都習慣了王淑珍眼睛裡有感動流露,人心都是肉做的,往往在情緒敏感的時候,彆人跟你說一句體諒的話,都足夠溫暖很久。

她倒是想像老太太那樣,娶了新媳婦兒就撒手享福,可眼看著兒子不願意這門親,能維持到什麼時候都不確定,老爺子慣常挑剔,她一旦撒手了,新媳婦兒做不好,回頭還不是要怪她偷懶?

王淑珍嚥下肚子裡的苦水,笑著說:“你也忙活一天了,快回屋多陪陪墨沉吧。

蘇凝雪進屋的時候,江墨沉正坐在書桌前看書。

他身上的軍裝脫掉了外套,裡麵穿著一件白色襯衣,領口的鈕釦解開了一顆,袖口挽到手肘,露出結實的小臂,托著書本的指尖修長,就連一絲不苟的短髮,都顯得那樣筆挺,精緻。

“我剛纔燒了水,你洗個臉嗎?”她自然的走過去,發現他看的是《資治通鑒》,字是繁體的。

江墨沉並未抬頭,說話的語氣也一如既往的冷漠。

“忙你的,不用管我

--看了她許久,有深若海的鳳眸,讓人無法捉摸他在想什麼,到底是答應,還是不答應。“我可不是在征求你的同意,江……”蘇凝雪話還冇說完,就見江墨沉轉身拉開抽屜,從裡麵取出一張存摺,放在桌上。“這裡麵的交學費,不夠再跟我說蘇凝雪目瞪口呆,又一次被他驚訝到。江墨沉不光冇有反對她的決定,還主動給她資助?“錢我,我自己有,不用你的蘇凝雪在氣勢上突然矮了一階,上輩子一直獨立,從冇向男人伸手要錢,眼下突然有人給她錢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