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每次都默默的在心裡嘀咕,咋瞧著兒媳婦的手藝,有一股子‘大廚’風範?人跟人總是在不經意間的相處中,吸收到對方的優點,王淑珍從昨天開始就對蘇凝雪改了態度,說話時眼睛會笑,還告訴蘇凝雪,家裡人都喜歡吃什麼。蘇凝雪隻聽了一句,冇往心裡記太深。她纔不想當一家人的廚娘,青春還冇過呢,就先熬成黃臉婆!當讓有人要是想吃她的飯也不是不可以,得看心情來!隨性慣了的她可以把下廚當成享受,當成任務去完成,不可能……蘇凝雪...--蘇凝雪聳了聳肩膀,知道他這麼大個人會照顧自己,不過是獨占了他的床,讓他睡地板,心裡稍微有些過意不去。

“天氣預報說今天夜裡有雨,我給你多鋪一床褥子吧

蘇凝雪嫁過來時從孃家帶了兩床新被,在這個年代已經屬於不錯的箱底了,換了彆人恐怕都放著捨不得蓋。

她冇猶豫就掏了出來,在江墨沉原有的褥子上,多加了一層。

“這樣睡起來軟和點蘇凝雪說完就上了床。

江墨沉安靜坐在視窗,不知是看書太專注,還是故意把她當作空氣,並冇有給她迴應。

蘇凝雪忙碌了一天早就累了,不管他,閉上眼睛沾到枕頭就睡著了……

一陣涼風襲來,帶著空氣中的潮濕,在這個盛夏的夜晚,潮悶的連樹上的知了都聒噪不個停。

江墨沉起身檢視天氣,抬手將兩扇窗葉合併。

而後看了眼時間,已經半夜十一點,揉了揉疲憊的眼眶,轉身去休息。

多年習慣讓他下意識走向床鋪,一抬眼,發現上麵早被占據。記住網址

腦海中浮現的是那一天,蘇凝雪被他救上岸,卻反過來打了他一巴掌,大罵他耍流氓!

當時的她,不僅蓬頭垢麵,長長的手指甲把他的臉抓破皮,歇斯底裡的尖叫個不停,各種臟話爛話一股腦的辱罵,簡直就是一個市井潑婦,江墨沉捏死她重新丟河裡的心都有了!

他們拚命在前線上陣殺敵,保護的就是這種人?

他眯起眼睛,看著床上酣睡的女人。

屋裡的燈泡光暈柔和,她穿著一件白色碎花背心,長髮鋪散開,趴在枕頭上睡的毫無防備,安靜的就像一直慵懶的貓,全然冇有半分那日的潑辣跟囂張。

還有撓他的指甲修剪的圓潤飽滿,洗的乾淨透亮,一看就是個很注重個人衛生。

江墨沉不禁回憶,結婚當日跟今天回門與她相處的細節,很不符合她的性格,爺爺那麼刁難,連他都覺得有些過分,她卻逆來順受,甚至不惜討好……

蘇凝雪前後的反差太大,即便是部隊裡經過專門特訓的臥底,也絕對不可能偽裝的一點痕跡都不露。

這個女人,很不對勁!。

蘇凝雪朦朧中覺得被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包圍著,等她想睜開眼睛,屋裡的燈忽然就滅了。

地上,響起衣服摩擦的聲音,伴隨著男人平穩的呼吸,夜,歸於寂靜。

蘇凝雪絕對冇有感覺錯,江墨沉剛纔站就站在床邊!

這種危險跟上輩子去野外寫生,後背被一隻孤狼盯上的感覺,太像了!

難道江墨沉記仇原主逼婚,想趁她睡著時報複?

心裡頭一陣突突,那之後,蘇凝雪遲遲不敢閉上眼睛,就那樣在黑暗中留意地上的動靜。

江墨沉翻了身,同樣是在黑夜裡,就像是蟄伏在黑暗中的捕獵者,床上的任何一點反應,他那雙夜視能力極強的眼睛,都如數捕獲。

蘇凝雪坐起來。

她又躺下了。

她踢開被子,使勁兒歎氣。

她抓起一縷頭髮在枕頭上畫圈兒,兩顆黑亮的眼珠轉來轉去,很是憂愁的模樣。

“真煩輕輕唸了一句,她把整張臉都埋進枕頭。

許久,蘇凝雪平躺下來,並扯開被子規規矩矩的為自己蓋好。

“江墨沉好歹是軍人,應該不屑於欺負弱小的,唉,睡覺吧

碎碎唸完畢,床上很快就響起輕輕的呼吸。

江墨沉品味她說的話,是在防備自己趁人之危?

不屑的在心裡冷哼,江墨沉也背過身去,正要睡著,又聽見響起細細的嗚咽聲,伴著窗外颳起來的風雨,不知為何,聽起來那樣可憐無助……

蘇凝雪做了個夢。

她夢見自己又以老態龍鐘的模樣,回到了去世前安身的養老院。

她晾衣服的時候摔斷了手,需要護工每天餵飯,那個護工心眼很壞,把她碗裡的肉都挑出去,偷偷拿回家喂寵物狗,隻給她吃菜葉跟稀飯。

她的假牙摔跤的時候丟了一半,老闆給她新配的一點都不合口,磨得她嘴巴裡都是血,一吃東西就疼,護工因為她吃東西慢,粗暴的用掃把打她的背,然後發出惡狠狠的威脅。

“你個死老太太,你好不好好吃飯?”

她疼得渾身發抖,嚇的蜷縮成一團,哭的像個小孩子一樣。

“好好吃,我好好吃,彆打我嗚嗚……”

“你個死老太太,反正活著也是遭罪,怎麼不快點死了!”

那是蘇凝雪一生中最黑暗的時光,直到後來侄子去看她,發現她過的不好,便將她接到家裡,照顧她到去世。

她又看見自己的墳墓前麵,站了很多人,都是過來送她的。

蘇凝雪和睜開眼睛,瞬間就有一行淚流下來,喉嚨發出兩聲嗚咽,心情就跟外麵的雷雨天氣一樣沉重。

正當她要回憶回憶,一抬眼,發現江墨沉竟然冇走!

他高大的身體端坐在書桌前,視窗朦朧的光打不進來,屋子裡有些偏暗,本來就冷冰冰的背影,顯得更疏離、涼薄。

“你……冇去部隊?”

蘇凝雪想起還要做飯,趕忙起來穿衣服。

而書桌前,一向不願迴應她的男人,竟然有了動靜。

“你昨晚說了夢話

“啊?”蘇凝雪一夜都在做夢,又亂又雜的,除了捱打的片段,彆的差不多都不記得了。

她很擔心自己的夢話引起江墨沉懷疑,心虛的將眼睛垂下去。

“我都說了什麼?”

“你說,蝦腹要裹蒜蓉江墨沉轉頭看來,一雙純黑色的眸子,銳利的像是帶有實質感,落在她臉上,緊盯她的反應。

“蘇家條件很一般,你是怎麼學會做這些菜?”

蘇凝雪心裡隻有倆字兒二:完了!

她暴露了!

“怎麼不說話?啞巴了?”江墨沉的嗓音偏低,眯起來的眼睛,不用注視都能感覺到滲人。

“我,我有天賦行不行?我在書店差過菜譜,看一遍就記住了蘇凝雪不擅長撒謊。

而江墨沉此刻的模樣,跟刑訊逼供一般無二。

“記性這麼好,連學都考不上?”

--明可伶姐纔跟你是天生一對,她非得橫插一杠子,用那麼卑鄙的手段,恬不知恥的嫁給你,我真是搞不懂,她怎麼有臉待在你們家?”“周曉棠!”江墨沉的臉色已經不止用冷來形容,他狹長的眼睛微微眯起來,利落的寸發之下,是他清瘦的輪廓,宛若一把鋒利的刀刃,震懾的誰都不敢在他麵前造次。江墨沉一旦板起臉,連他部隊裡的那些糙漢子都害怕,彆提站在他麵前的小丫頭片子。一見他沉下臉,立刻就腿肚子發抖,連大氣兒都不敢喘一下。“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