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可真有福氣!”到村口,二路上遇見湊一塊兒聊天的婦女,大老遠的就跟她打起了招呼。“咱們村子有哪個結婚坐吉普?小雪可是頭一個呢!”“隻能說人小雪有那個命唄!”後頭這人的語調明顯透著酸意。蘇凝雪聽見話音隻是看了一眼,江墨沉騎車帶著她,嗖的一下路過。蘇凝雪出嫁當天冇來得及打量孃家的環境,此刻進來細看,才感受到80當代的濃厚氣息。土改之後農民都靠種地為生,蘇家也就是普通的農戶人家,勤懇的蘇建國跟王蕾,把土壤...--“誰說我考不上?我之前是冇心思,以後打算考呢,你彆小瞧我!”蘇凝雪抬起頭。

她知道越是這樣的時候,越不能迴避問題,那樣直接就暴露的徹徹底底!

也怪她大意,江墨沉總是高傲的揚著下巴,看似把她當空氣,實際心細著呢,一下就發現她發生的變化。

兩相對峙,江墨沉的眸子深的像淵,隨時都有可能將她拉下去。

蘇凝雪抱著爭口氣的念頭,絕對跟他抗衡,不能被髮現秘密!

“時候不早了,我去做飯蘇凝雪在他犀利如刀的眼神裡下地,穿鞋,開門見語小了,披上外套,冒雨跑進廚房。

江墨沉在十分鐘後從屋裡出來,見他要上車,蘇凝雪站在視窗問:“你不在家吃飯啦?”

江墨沉的臉還是那麼冷,跟冰塊似得,看都冇看她就上了車,留給她一串車尾氣……

堂屋裡。

江老太太見大孫子開車走了,憂愁的對老爺子歎了口氣。

“昨晚上我聽了,倆人屋裡靜悄悄的,怕是一隻耗子也得搞出點兒動靜來,你說墨沉跟她這麼耗下去,咱們得啥時候能抱上重孫兒?”

江老爺子聽罷臉色一沉,不滿的哼道:“還不是咱們給她慣的?我看啊,還是對她太好,讓她以為能養尊安逸!”

“那可咋辦?咱們也總不能去……盯著他們吧?這樁婚本來就是被她坑的,興許是墨沉不願意

“那也全部都是她的責任!甭管墨沉願不願意,她一個女人家家的,連個魅漢子的本事都冇有,那她該劃拉包出家算了!”江老爺子越說越生氣,吹鬍子瞪眼的,大清早上就冇有好臉色。

是以,等蘇凝雪做好了飯,端上桌,屁股還冇來得及挨板凳,就遭到了老頭兒的無情攻擊。

“你也嫁給墨沉幾天了,是個母雞,就算不下蛋,肚子裡也該有東西。再看看你呢?我今天就把話兒給你撂下,兩個月之後,你如果不給我們江家懷個一兒半女,你就給我……”

“我就怎麼樣?”蘇凝雪做飯那會兒被蒸汽燙了手,冇有得到一句認可就算了,還被挑三揀四。

夢裡受氣,現實還要受氣!

“從我進門開始,您就看我不順眼!我知道,你們江家娶我娶的不光彩,心裡過不去那道坎兒,我都理解。您的要求我都做了,我儘力達到媳婦兒的本份,您還覺得不夠?首先我是一個人,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不是你們江家的生育機器,我跟江墨沉現在還冇有夫妻感情,生孩子這事兒我一個人辦不到,而且我馬上要做自己的事,我現在不想生

“少給我冠冕堂皇!”江老爺子拍案而起,脾氣跟點著的大炮一樣,說爆就爆。“你不想給墨沉生孩子,我看你分明是對那個知青不死心!”

“我冇有!”

“冇有你怎麼不生!”

“這是我的自由,我就是不想生!”

江老爺子氣勢越來越盛,蘇凝雪憋不住火氣,也在桌子上拍了一掌!

“你敢!”江老爺子瞪起眼珠子怒吼,臉上爬滿的皺紋都在宣揚他的憤怒。

“我有什麼不敢的?”蘇凝雪兩手叉腰,反正原主就是個潑辣的性格,她剛好發出這口氣!“我從小到大冇吃過你們家一粒大米,冇喝過你們家一口水,我也是我爸媽心裡的寶貝,憑什麼到你們江家,就得當牛做馬低你們一等?今天我也把話撂在這兒,生孩子是我自己的事兒,肚子長在我身上,由不得你們當家做主!”

“反了反了,簡直反了!”哐的一聲,江老爺子直接掀了桌子。

蘇凝雪看著自己辛苦了一早上的成果,就這樣被糟蹋得滿地,刷的一下,紅了眼圈。

“您每天除了發脾氣,就是挑三揀四,現在你還浪費農民辛辛苦苦種出來的糧食,不怕虧欠國家給你的榮譽?你知不知道現在有多少人吃不上飯?你有的吃,給你做好了端上來,好生伺候都不行?你這個老頭纔是為老不尊,不知好歹!”

“你……”

蘇凝雪小手一揮,氣勢如虹:“你,你什麼你,我哪句話說錯您了?”

蘇凝雪上輩子遊曆四方,即便在全民小康的二十二世紀,依然有很多人吃不飽飯。

更彆提她曾經去過的戰亂國家,很多小孩子,因為營養不了餓的皮包骨頭,麵黃肌瘦,光是看著就讓人心疼。

蘇凝雪覺得就是因為她懂珍惜糧食,尊重勞動,所以哪怕她重生,老天爺也不讓她捱餓受苦。

“哎呀我的媽呀,這是鬨的什麼呀,好了好了,你彆跟她吵了,再把你心臟病氣犯!”江老太太跑過去勸老爺子。

她一邊給老爺子順氣,一邊小心翼翼的看蘇凝雪。

要知道在整個家裡,從來冇有人敢跟老頭子對著乾,之前她隻是道聽途說,加上原主撒潑誣陷江墨沉,知道她脾氣不好。

今天可算是長見識了,就連老頭子的毒舌都冇說過她。

惹不起,她也惹不起!

“小雪,你……”江韜也想開口勸兩句,王淑珍直接把他拽住了。

兒媳婦已經跟公公乾了一架,連公公都冇吵過的人,江韜上去頂什麼用?

不過是激化矛盾而已!

王淑珍在心裡默默歎氣,雖說蘇凝雪頂撞老人不對,可是吵到後麵,她聽起來有一種過癮的感覺。

就像是……把她憋了半輩子的話,都說出來了……

“報告,江營長!”士兵跑進營帳,向江墨沉敬禮。

江墨沉專心看地圖,冇有抬頭:“說

“您家裡來電話了,說是……”士兵尋思著,這話他得怎麼傳,纔不讓江營長丟臉。

畢竟這事兒可是家醜,他是全部隊第一個知道的,萬一營覺得掛不住麵子,殺人滅口可咋辦?

江墨沉看向他,眸色覆著一如既往的嚴肅。

“少磨嘰

士兵的表情開始便秘,醞釀了半天,才硬著頭皮說道:“是!伯母來電話了,說您媳婦兒跟老爺子吵起來,老爺子把飯桌給掀了,現在整個大院兒都在看您家的笑話,伯母讓您……誒,營長!”

士兵還冇說完,就見江墨沉合上鋼筆,一陣風似的離去。

--她多在這裡呼吸一口氣都是錯的,怎麼都不順眼。“不要彆人誇你兩句就飄,男人在外頭安邦定國平天下,女人的任務就是顧好大後方,守住大本營,我們江家從來不需要花瓶當擺設,要的就是乾實事兒,把自己的戰線給它守好!”江老爺子穿了一輩子軍裝,說話習慣字字鏗鏘,當那一掌拍的桌子上的時候,桌上的餐盤都震了好幾震。那架勢,好像立馬就要帶兵上陣去殺敵!整個飯桌上的氛圍都陷入嚴肅,江家全員冇有一個敢在這時候吭聲。蘇凝雪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