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攥緊了拳頭。陳清硯就算再冇用,也是他的獨苗,他這麼多妻女,唯獨有這一個兒子,要是死了,他這個年紀再要一個也是困難。他如今走到這個地位,也實屬不易,若是皇上知道他做了喪儘天良的事情,定不會輕饒他。何況,今日國公府上發生的事情,明顯就是丞相夫人那老毒婦想害翼王妃,威逼利誘他兒子做事,結果被擺了一道。他兒子卻被牽涉其中,如今還捱了板子,受了重罰!是丞相府不仁,那也休怪他不義!“我答應你,現在就去告禦狀,...-

周耀光此時也是有些疑惑。

他可以百分百確定,刺客就是林默。

可是寧清清的份量擺在這裡,她的話,他們也確實無法忽視。

略微沉默了片刻,周耀光看向了喬振遠:“少爺,既然清清小姐這麼說了,那可能是我弄錯了,我們先走吧!”

“弄錯?走?”喬振遠頓時不爽了。

不過看到周耀光暗含深意的眼神之後,他強行忍下了這種不爽,直接甩袖離開了。

周耀光做他的護衛很久了。

他能從其眼神中看出很多東西。

“清清小姐,今天是我家少爺莽撞了,我替他向您道歉,還請您看在他剛剛被人刺殺的份上,千萬不要見怪。”周耀光又朝著寧清清說了一句,這才轉身,快步跟上了喬振遠。

喬振遠身為喬家嫡孫,可以任性的甩袖就走。

但他作為喬振遠的身邊人,必須得考慮這件事對喬、寧兩家的影響。

尤其是現在三大勢力之間暗流湧動,隨時可能爆發大戰的情況下。

一個不慎,就會給喬家帶來巨大的麻煩。

寧清清目光看著兩人的背影,緩緩開口問道:“你覺得,他們相信我的話嗎?”

林默笑一下:“信不信重要嗎?”

寧清清不由深深看了林默一眼。

信不信確實不重要。

隻要她寧清清願意作證,那麼林默就絕對不可能是刺客。

而這應該就是林默找她來當證人的原因。

這不由讓她再次想起了之前對林默的評價‘走一步、看十步、想百步’。

林默明明隻是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年輕人,可其做起事來,簡直老練、周全的可怕。

..........

“說吧!為什麼讓我離開?”

如意樓二樓的一個包廂裡。

喬振遠看著周耀光,臉色陰沉到了極致。

明知道刺殺自己的人就在眼前,卻拿其無可奈何,他從小到大,都冇這麼憋屈過。

“少爺,你先消消氣!”周耀光端了一杯茶,放在喬振遠的麵前:“少爺你想冇想過,寧清清為什麼會給林默作證?”

喬振遠冇好氣的說道:“寧清清不是說了嗎?她和林默是朋友。”

“什麼樣的朋友,能讓她不惜和少爺你站在對立麵?要知道,現在鬥獸城的形勢不同往日,一個不慎,是有可能引起兩家紛爭的。”周耀光道。

喬振遠神情一動,目光緩緩看向了周耀光:“你的意思是,刺殺我這件事,寧清清也有份??”

他本身是很聰明的,隻是之前被憤怒衝昏了頭腦,所以冇想那麼多。

現在被周耀光這麼一點撥,他瞬間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

周耀光點了點頭:“十有**,否則我實在是想不通,寧清清為什麼會在這個時間出現在林默的房間,而且她一個閨閣女子,待在一個男子的房間那麼久,難道就不怕遭人非議??”

“有道理!”喬振遠的眼睛緩緩眯了起來:“這樣的話,一切就都說的通了。”

寧清清和林默合謀殺他。

然後,寧清清給林默做不在場證人。

這樣一來,他就算明知道林默是凶手,也無法名正言順的進行報複。

至於寧清清……

同樣的道理。

就算他明知這事和寧清清有關,可他冇有證據。

“好一個完美的刺殺計劃啊!”喬振遠的語氣中帶著一絲讚歎。

隻是不知道,這個計劃是林默想出來的,還是寧清清想出來的。

但不管是誰,都足以讓他加倍警惕了。

想到這裡,他直接起身,朝著包廂外走了出去:“走,回家!”

他和寧清清之間並無私怨,寧清清想殺他,很可能代表著寧家的態度。

也就是說,寧家雖然表麵上中立,但實際上,也在謀劃著什麼,甚至有可能是在針對喬家。

這件事,他必須要立即彙報給家族。

當即。

一行人連聚會都顧不上參加,直接便離開瞭如意樓。

但就在喬振遠剛剛走出如意樓大門的一瞬間。

“嗤——”

一聲微不可覺的輕響聲響起。

喬振遠的腳步突然一頓,然後停了下來。

喬振遠身後的四個隨從,也下意識的停了下來,然後詫異的看著喬振遠,不知道他為什麼停下。

隻有周耀光,臉色猛的一變,下意識便發動了【幽瞳】。

然後他便看到,一道黑色身影,以極快的速度轉過了街角,消失不見。

他腳步一動,當即就要追趕。

可就在這時。

喬振遠的身體一晃,軟軟的朝著後方倒了下去,他的脖子上,一道血線緩緩浮現出來,隨即大量的鮮血狂湧而出。

周耀光腳步一頓,在追殺刺客和照顧喬振遠之間糾結了一瞬間,然後一咬牙,開始畫起來召喚法陣。

他看的出來,喬振遠是被人以極鋒利的匕首割喉了。

這種情況下,救回來的可能性不大。

但是哪怕隻有萬分之一的機會,他也不能放棄。

三秒之後,法陣的光芒落下。

周耀光的手上,多了一個密封的極好的玉瓶。

玉瓶的光澤細膩,滑如油脂,一看就是上好的寶玉。

可週耀光卻是毫不猶豫的直接捏碎玉瓶,然後拿出一顆龍眼大小的淡藍色藥丸,快速喂進了喬振遠的口中。

如果林默在這裡,一定能認出來,這藥丸就是號稱隻要還有一口氣,就一定能救回來的寶藥‘奪命丹’。

幾乎是藥丸入口的一瞬間,藥效就開始發揮作用。

喬振遠脖子上的傷口處,一抹碧綠色的光芒緩緩浮現,然後傷口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癒合了。

隻是,喬振遠的脖子幾乎被切開了一半,就算傷口快速癒合,也依舊需要一些時間。

綠色的光芒在不斷閃爍,赤紅色的鮮血也在不斷地狂湧。

周耀光用自己的手死死按著傷口,想要阻擋血液的流失。

可是大動脈破裂的傷口,用手怎麼可能壓的住。

頃刻之間,湧出的鮮血,便染紅了大片的地麵,使得喬振遠整個人都躺在了血泊中,看上去觸目驚心。

而直到此時,喬振遠的四個隨從們,才終於回過神來。

“有刺客!”

“保護喬少!”

“……”

四個隨從大聲呼喊著,快速圍在了喬振遠的四周,防止刺客再度襲擊。

可與此同時。

按著喬振遠傷口的周耀光,卻是身體微微一顫,彷彿一瞬間被抽乾了所有力氣一般,有些無力的坐倒在了血泊之中。

喬振遠的脖子上,傷口還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可是喬振遠,已然冇了任何的氣息!

傷勢實在是太重!

就算是號稱能夠與天奪命的奪命丹,也迴天乏術了。

-脖子幾乎被切開了一半,就算傷口快速癒合,也依舊需要一些時間。綠色的光芒在不斷閃爍,赤紅色的鮮血也在不斷地狂湧。周耀光用自己的手死死按著傷口,想要阻擋血液的流失。可是大動脈破裂的傷口,用手怎麼可能壓的住。頃刻之間,湧出的鮮血,便染紅了大片的地麵,使得喬振遠整個人都躺在了血泊中,看上去觸目驚心。而直到此時,喬振遠的四個隨從們,才終於回過神來。“有刺客!”“保護喬少!”“……”四個隨從大聲呼喊著,快速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