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以極快的速度轉過了街角,消失不見。他腳步一動,當即就要追趕。可就在這時。喬振遠的身體一晃,軟軟的朝著後方倒了下去,他的脖子上,一道血線緩緩浮現出來,隨即大量的鮮血狂湧而出。周耀光腳步一頓,在追殺刺客和照顧喬振遠之間糾結了一瞬間,然後一咬牙,開始畫起來召喚法陣。他看的出來,喬振遠是被人以極鋒利的匕首割喉了。這種情況下,救回來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哪怕隻有萬分之一的機會,他也不能放棄。三秒之後,法陣的光...-

無敵的伊賽人死了!

被楊老頭用霰彈槍一槍打死了!

王正邪癱倒在地上,看著伊賽人身上那嘩嘩冒血的槍傷,與楊老頭冒煙的槍口,冇來由地感覺到了一陣荒唐——戰鬥力高達50,一拳能打死一頭牛的伊賽人,被一個戰鬥力隻有4的垂死老頭打死了!

“楊老頭你可真的能沉住氣啊.....估計連伊賽人都忘了隔壁屋子裡有你這麼個人了。”王正邪忍不住伸出一根大拇指,“堅定隱忍,一擊斃敵,頗有大將之風!”

收下人頭的楊青武卻是冇有半分喜悅。他彎下腰摸索著找到了大熊的灰燼,長歎一聲。

看到此舉的王正邪也突然反應過來,楊老頭的雙眼是不能看到現在的。那他是怎麼找到伊賽人的位置,然後一槍將其斃命的?

關於這個問題,楊老頭隻是指了指自己的右眼,隨後便摸索著去檢視佐拉的情況了。

“什麼意思啊?”王正邪撓了撓頭,“還有我這邊受傷更嚴重啊!你好歹先看看我啊!”

萬幸萬幸,佐拉隻是撞到了頭昏迷過去了,很快便被楊老頭救醒。在得知伊賽人被打死之後,她先是死裡逃生般地放聲大笑,笑著笑著便轉為嚎啕大哭,哭得簡直要背過氣去。

王正邪知道她在為大熊悲傷,但你能不能看看情況啊!我這個傷員還在這裡呢!

“嗚啊啊啊——!你受傷好嚴重啊...”佐拉一邊嚎哭一邊為王正邪治療,“肋骨又都斷了,剛剛癒合一點的貫穿傷又都裂開了.....嗚嗚嗚.....”

“你彆哭了行不行,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我死了!”王正邪欲哭無淚,“我也想哭啊.....嗚嗚嗚......”

楊老頭這個時候站出來說道:“這裡已經不安全了。這個伊賽人的同伴一定會來找他的。我們需要馬上轉移。”

佐拉點了點頭,去找了一個小盒子,去收集大熊殘存的遺骸了。

而王正邪此時則研究起了身旁那具伊賽人手上的護腕了。他之前分明看到伊賽人將三元素杖和黑白長袍收進了護腕之中,如果能得到這兩件裝備,那自己在廢土之上簡直可以說是橫著走了。

想到這兒,他忙不迭地將那護腕從伊賽人手上薅下來,開始研究怎麼能將裡麵的物品取出來。

這是一枚由不知名金屬打造的護腕,看上去閃閃發亮。護腕中央鑲嵌著一枚黑色的寶石,平添一絲神秘的感覺。

出於好奇,王正邪試著用手摁了摁那枚黑色寶石。可就在他觸碰到寶石的瞬間,突然“感覺”到了一段資訊。

“檢測到非伊賽族個體觸碰‘存儲奇點’,存儲奇點進入緊急防衛模式,將於三分鐘後自毀。”

之所以說感覺到了這段資訊,因為這段資訊看不到也聽不到,更觸碰不到,而是要用第六超感去感覺的。這是一種隻有伊賽人才能讀懂的資訊傳遞方式——當然現在能讀懂的還有王正邪這個異類。

雖然能讀懂資訊,但王正邪一點兒都開心不起來——這個名為存儲奇點的東西要自毀了呀!似乎它能識彆到觸碰它的是不是伊賽人,如果被異族人得到,就會開啟自毀!

“糟糕了,還有三分鐘這玩意就要自毀了!裡麵的三元素杖和黑白長袍都要化為飛灰了!”他懊惱地一敲腦袋,“我真是.....嗯?”

這個時候,他將目光投向了一旁的伊賽人屍體。一個大膽的想法從腦海中鑽了出來——掠奪之手能不能直接將伊賽人血脈也搶過來?

一邊這樣想著,他已經將手摁住了伊賽人的屍體之上。

“咻”的一聲,王正邪隻感覺某種冰冷的東西順著掠奪之手進入了自己的身體,在自己的四肢百骸中遊走一圈後,儘數歸納於自己的脊柱之中。

他明白,這就是伊賽人血脈。自己真的把伊賽人血脈搶奪過來了。

“不....這也太誇張了吧。”他有些不敢相信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連血脈都能搶奪?還有什麼是掠奪之手做不到的?”

不過這個就先放在一邊吧,當務之急是趕緊接觸存儲奇點的自毀倒計時。他連忙觸碰護腕上的黑寶石,用自己的伊賽血脈覆蓋自毀命令。

“檢測到伊賽族個體,自毀已停止。”

第六超感再次感覺到了一段資訊,這枚存儲奇點的自毀倒計時已經停止了。

接下來,王正邪試著去探查存儲奇點內存放的物品,但無論他怎麼努力,都冇法看到裡麵放著什麼。拿到耳邊晃了晃,自然也聽不到什麼聲響。

“怎麼才能把裡麵的東西......誒呀我真笨!”他猛地一拍腦袋,“就跟感知到那段資訊一樣,隻能用第六超感才能一窺存儲奇點內的物品!”

想明白這一點,王正邪便集中精神,去探查護腕內的空間。

果然不出所料,在他動用第六超感的瞬間,存儲奇點內的空間便呈現在他的心中。這個護腕內大概有五平米左右的空間,一眼望去空蕩蕩的,隻有一根三元素杖,一件黑白長袍,還有一台戴在眼睛處的戰

鬥力探測儀。

“怎麼就這點東西啊....這麼大的空間,也不說多帶點東西......”王正邪一邊抱怨,一邊將三樣東西都取出來。

首先是三元素杖,他眼饞這東西的殺傷力很久了,第一件事就是把玩它。隻可惜剛剛一上手,他便再度感覺到了一段資訊。

“檢測到不純的伊賽族個體。混血種禁止使用三元素杖。”

哈!?

不是吧

我的伊賽血脈太過稀薄,不能使用三元素杖!拿在手中隻能當一個柺杖玩!

那麼那件無敵的黑白長袍呢?

同樣的:“檢測到不純的伊賽族個體。混血種禁止使用單兵立場。”

踏馬的.....王正邪懊惱地將三元素杖和單兵立場扔在地上,拿起最後一件戰鬥力探測器。這東西總不至於也有限製吧?

所幸,當他戴上戰鬥力探測器之後,耳邊便傳來幾聲滴滴滴的啟動聲,視覺介麵便傳來各種各樣的數值。他對準佐拉,探測器在短暫的探查之後,給出了具體的數值——5.

“嘿嘿!佐拉,你還真是一個戰五渣呀......”

-的資訊傳遞方式——當然現在能讀懂的還有王正邪這個異類。雖然能讀懂資訊,但王正邪一點兒都開心不起來——這個名為存儲奇點的東西要自毀了呀!似乎它能識彆到觸碰它的是不是伊賽人,如果被異族人得到,就會開啟自毀!“糟糕了,還有三分鐘這玩意就要自毀了!裡麵的三元素杖和黑白長袍都要化為飛灰了!”他懊惱地一敲腦袋,“我真是.....嗯?”這個時候,他將目光投向了一旁的伊賽人屍體。一個大膽的想法從腦海中鑽了出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