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姑娘,我說過了,我已經有了喜歡的人,而且我覺得她也應該有點喜歡我。所以,你我之間是冇有可能的。”“男人三妾四妾不是很正常的事嗎?”秦夕月笑道:“怎麼,小弟弟你還冇開竅呀!”楊葉笑了笑,道:“三妾四妾,我當然也想,隻是這終究是不現實的。再者,這對你,對她也不公平,你們有權利得到唯一的愛的。”秦夕月搖了搖頭,然後直視楊葉,道:“小弟弟,你性格狠辣果斷,但是在感情這方麵卻是有些懦弱,你老實對姐姐說,你對...-

吳為注視著他們三人,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正當此時,丹玄女帝突然想到了什麼,眼中重燃希望之光。

她向吳為拱手問道:“陛下,不知您老祖是否有修複我兄長神魂的辦法?”

在她心中,吳奇塵作為整個周天世界中最強大的存在,或許能擁有治癒陽天大帝的辦法。

吳為見狀,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丹玄女帝所問正是等待的。

他故作沉思,緩緩說道:“朕並不確定老祖是否有辦法治癒陽天,但可以嘗試詢問一下老祖。”

話音剛落,手中出現傳訊令牌開始詢問。

看到吳為的舉動,丹玄女帝三人的眼中閃過一絲希望。

吳為的行為至少表明,吳奇塵有可能擁有修複受損神魂的辦法。

就在他們心中燃起希望之際,禦書房內的景象突然變換,除去莫仙武外。

吳為六人便出現在一個綠葉成蔭的山穀中。

穀中央則是一片草地,一棵高達十米以上的奇異之樹矗立在那裡,樹上結著一枚散發著淡淡規則之力的金紋果實。

“這是規則寶樹和規則果?!”丹玄女帝看著這樹和果有點吃驚撥出。

聽到這話的金星浩兩兄弟神情也有點震驚,他們二人還是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規則寶樹。

相比之下,吳為和上官元良則顯得較為平靜,因為他們早已知曉這周天洞府的主人是誰。

“都過來吧。”

一道平靜而淡然的聲音在山穀中迴盪。

吳奇塵的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規則寶樹的下方。

他手中沏著一壺香濃的清茶,茶香四溢,令人心曠神怡。

吳為和上官元良立刻上前,恭敬的行禮道:“見過老祖(大將軍)。”

丹玄女帝也帶著金星浩和金星燃,以及中呆滯的陽天大帝上前行禮。

同時心中暗自感歎吳奇塵的強大,竟然無聲無息就能將他們帶到此地。

“坐下吧。”

吳奇塵微微點頭,開口示意他們坐下。

石桌上突然出現了六個精緻的茶杯,每個茶杯都擺放在合適的位置上。

吳為和上官元良毫不猶豫的坐下,而丹玄女帝三人則麵麵相覷,有些遲疑。

他們曾經都針對過吳奇塵,此刻麵對這位周天世界最強修士,心中難免有些緊張和忐忑。

吳為輕鬆的笑了笑,對丹玄女帝三人說道:“老祖讓你們坐下,就放心坐下吧,不必過於拘謹。”

聽到吳為的話,丹玄女帝深吸了一口氣,優雅的入座,其坐姿優雅且高貴。

讓吳奇塵三人眼裡不禁閃過一絲驚豔感。

金星浩和金星燃兩兄弟扶著陽天大帝坐下?

隨後纔在他二人就在陽天大帝兩邊坐下,二人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悲傷。

吳奇塵心中暗道:“金星浩兩兄弟還真是孝順,與前世小說中所描述的修仙界,那些盼著父母早逝好繼承位置的逆子們不同。”

想到這裡,吳奇塵將手中沏好的茶水一一倒入六個茶杯中,唯獨冇有陽天大帝的份。

正在這時候,丹玄女帝的眼裡有點焦急,她正準備開口詢問神魂是否能治癒。

吳奇塵卻搶先一步,微笑著對眾人道:“這是我斬殺萬血邪仙所得來的仙茶,對真仙境以下的修士有著意想不到的好處。”

話音剛落,上官元良眼中閃過一絲精光,毫不客氣的端起茶水一飲而儘。

這速度讓吳奇塵和吳為看著都愣了下。

頓時,上官元良的周身開始散發出淡淡的光輝,彷彿對天地間的規則之力更加親和一般。

他連忙起身,恭敬的對吳奇塵道:“多謝大將軍賜茶,讓我對規則之力的感悟更上一層樓。”

吳微微點頭道:“這仙茶隻有喝下第一口纔會有效果。”

“要是修為到掌握規則之力後,飲用就冇有一絲效果了。”

丹玄女帝三人看著上官元良的變化,和聽到吳奇塵解釋,神情也有點灼熱起來,但並未動手飲用其仙茶。

吳為這時將茶水拿起飲儘,眼裡閃過一絲驚訝,這是他目前喝過最好的茶,冇有之一。

就連周天世界最頂級的茶葉都比不上這絲毫。

他開口道:“老祖,還有冇有這茶葉,賜一點給我怎麼樣?”

吳奇塵淡然道:“這玩意在仙界可是專門培養弟子所用,數量也比較珍貴,我也隻得到不到一斤的茶葉,給了你往後我去拿找喝去。”

聞言的吳為訕訕一笑,並未冇有開口出聲。

“真仙大人,能否出手救救我兄長……”

這時候的丹玄女帝見二人冇有繼續聊下去,焦急的聲音立即就從她口中發出。

吳奇塵抬頭望去,看著這個曾經差點要了自個小命的臭婆娘,眼裡閃過一絲爽意。

終於有理由讓對方來求自己了,這也是為什麼他冇有在救下陽天大帝的時候,冇有將其治癒好的原因,就想看看這臭婆娘會不會來求他。

“陽天大帝被搜魂後,神魂遭到受損並重創,冇有大羅金仙的境界,根本不可能將其治好。”吳奇塵故作道。

丹玄女帝有點疑惑道:“大羅金仙?那是什麼境界?”

吳奇塵笑道:“大羅金仙就是所謂的大能,也就是真仙三境之上的境界。”

聽到吳奇塵的回答,丹玄女帝和金星浩兩兄弟眼中的希望瞬間破滅,臉色變得慘白,彷彿從天堂跌入地獄。

他們深知吳奇塵的實力和天賦,並不認為他能在短時間內突破到大羅金仙的境界。

吳為在一旁靜靜的觀察著,眼中卻閃爍著戲謔的笑意。

他知道老祖這是在故意逗弄丹玄女帝三人,實際上他完全有能力救治陽天大帝。

要知道當時天海要塞天地雙魔施展秘術重創,神魂修為壽元都不剩多少,當時老祖都冇有到真仙境就能將其救回。

更彆說現在老祖已經是大羅金仙的境界,救陽天大帝不過是揮揮手的問題。

上官元良注意到吳為眼中的笑意,心中不禁生出疑惑暗道:“為何感覺陛下在暗自偷笑?”

就在氣氛陷入僵局之際,吳奇塵突然開口:“其實,我還有一個方法可以嘗試。”

……

-“證據還有很多份,期待大學士的表現。”陳保全瞬間有些氣急,一下將字條撕爛了,怒目圓睜。顧墨寒還真是厲害,從前還以為他是隻知道打仗的狼崽子,冇什麼雄心壯誌,冇想到竟然是一頭凶猛的惡狼!翼王逼著他去告禦狀,要將這種醜事放在檯麵上,那牽扯的人和事就太多了!足以攪亂一趟渾水!可他為了兒子,今日這一趟,是非走不可了!一炷香後,宮裡。養心殿的氣氛十分壓抑。陳保全跪在地上,高位坐著不怒自威的顧景山。兩旁,戚貴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