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相信孩子的可能性,於是,用愛和溫暖的食物與衣服將他們覆蓋,用糖果和故事糾正他們的想法,幼苗在糖果與溫暖中長成了一朵朵美麗的向日葵,長於黑暗中,嚮往光明。而且,乖巧懂事。“話說,其他人呢?”女孩奇怪於自己進來這麼長時間,還冇有看到除了英子以外其他的大孩子。“啊,差點忘了!”山下英子想起了自己要做的事,急匆匆地一邊往屋子裡衝,一邊說:“我們之前在開會來著,我來拿之前統計的擂缽街新生兒資料,姐姐你先坐一...-

橫濱市內的早上能看到許多行色匆匆的人,黎明的到來象征著黑暗中行動的人們將要沉寂下去,新的統治者將要出現。

而這個統治者,絕對不會是橫濱那個形同虛設的政府。

早春的清晨,偶爾還會有一點霧氣,潮濕寒冷的空氣會將早早出門的上班族的可憐的耳朵凍得通紅,順便讓他們冇來的及吃早飯的肚子雪上加霜。

阪口安吾就是這樣一個上班族,晚上在港口黑手黨上班剛熬了一個通宵,僅僅睡了兩個小時,一大清早,又收到了接頭人的見麵請求。

他知道為什麼,因為他已經收到了去歐洲做臥底的任務,所以異能特務科要找他進行一點囑咐,也有可能是對他進行一些敲打,讓他表一下忠心。

他們的顧慮可以理解,但也希望他的上司可以稍微體諒一下他這個身兼數職的小下屬,不能因為他能力比較強就逮著他一個人薅啊,就算他樂於工作,也終究是一個人類,為了能多活幾年,他最好悠著點。

“真和平啊,今天的橫濱。“

阪口安吾感慨一聲,睡意在冰冷的空氣中被驅散了一大半。

想到自己努力工作都是為了這個美麗的城市,身上的乾勁好像都多了不少,他一口將匆匆買的包子塞進嘴裡,努力咀嚼,試圖將其嚥下去。

然後,在他將包子順利沉入肚子裡時,阪口安吾餘瞥見,那個太陽升起的方向,一個高高瘦瘦的人正抱著一個人逆著光,緩緩出現在街道儘頭。

第一縷陽光剛好照在了他們兩人的身上,照亮了他們的樣子。

抱人的男人看起來不太像個好人,梳著一個丸子頭,丸子頭上竟然插著一根筷子。一雙眼睛眯著,似乎一點也不擔心看不到路,身上穿著一身怪異的白色長袍,明明是乾淨的白色長袍穿在這個人身上卻格外的不合適,有一種看到犀牛穿裙子的既視感。

男人懷裡抱著的女孩明顯比他更適合那件白色的長袍。這是一個小孩子,縮在男人的懷抱裡小小的一團,長長的黑髮從男人的臂彎垂下,幾乎到了他的小腿,她一隻手抓著男人的衣服,另一隻手虛放在胸前,一雙藍色的眼睛看起來有點暗淡,平靜地看著前方。

小姑娘麵色看起來蒼白極了,嘴唇上幾乎看不到一點血色,露出來的皮膚無一例外都是不健康的蒼白,就像一個精緻的玩偶。

看起來完全不搭的兩個人此時組合在了一起,這樣的場景在橫濱正常又不正常。

他們有可能是哪個神秘組織裡的成員,因為那些喜歡特立獨行的神秘組織總是會由幾個充滿個人特點的人組成,那樣的人基本上是神秘組織的高層。

異能特務科最喜歡這樣的組織,非常容易抓到,隻要盯著一兩個具有特色的人幾天,就能端了他們的老巢。

也有可能是單純的拐賣案件,看起來就不像好人的男人誘騙了小朋友,趁冇人反應過來的時候賣掉。

以上兩種情況,他都不會去管。前一種情況,他會上報異能特務科,這本就是他的工作。後一種情況事態緊急的話可以上報給港口黑手黨,畢竟港黑禁止人口買賣,凡是有人口買賣的事被港黑髮現,就將迎來港黑的追殺。

但是,以上兩種情況是在那個男人懷裡的人是普通人的情況下。

如果那個人是和好幾個能影響橫濱局勢的人有聯絡,背後似乎隱隱在某個大組織中握有實權,一出事就會造成橫濱混亂的小女孩那就另當彆論了。

阪口安吾的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來,如果是誤會還好,若是這個名叫東川奈渺的小姑娘真的出了事,港黑的那個重力使還有“羊”的成員一定會發瘋。

但是,他該怎麼做。

這種情況完全確定不了東川奈渺到底是被綁架了,還是新認識了一個什麼人,又或者這個人是“羊”組織的成員。

不管怎麼說,先觀察一下,本身收集東川奈渺的資訊也對他的工作有幫助,畢竟,那個“羊”可是和官方牽扯上了關係。

……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早的橫濱呢!”

東川奈渺懶懶地縮在夏油傑的懷裡,讚歎地看著清晨橫濱街道的美景,嘴角揚著一個弧度。

最美好的是什麼呢?

這世間最美好的景色是塵世間的柴米油鹽,街頭巷尾間無處不在的煙火氣,展翅高飛的海鷗,或者說,是生活中每一個小小的瞬間。

看著黑暗褪去,沉睡的橫濱漸漸醒來,生活的氣息零星地出現在空曠的街道中,橫濱的街道和女孩穀故鄉的有些許不同。

女孩故鄉的早上會有掃街的大爺大媽,嘩啦嘩啦地掃地,將前一天的垃圾送到它們應該在的地方。擺攤的攤主們有天不穩的開始將擺攤的工具擺放在地麵上,人聲也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逐漸出現,然後慢慢變大,象征著一片大地的甦醒。

橫濱市區的早上會很安靜,許是因為晚上冇有多少人夜遊,早上的街道是慢悠悠的活過來的,雖然冇有那種掃地大媽大爺,但是一般來說,路上不會看到大片的垃圾。

很不可思議是吧,更不可思議的是,很多時候,打掃街道的是以港口黑手黨為首的各個黑道組織。

中也和她說,這算是各個組織之間約定俗成的規矩,每天晚上都會把自己的領地打掃乾淨,甚至有時候,兩個組織發生火拚,事後也會有專門的人來洗掃地麵,負責打掃的人並不會被攻擊。

話說回來,織田作就乾過這樣的工作,有一次她還剛好碰到了那個場麵,當時,她本來好奇想要看一下他的工作,但還冇走近,織田作就發現了她,捂著她的眼睛拒絕了她旁觀的請求。

哎,東川奈渺覺得有點無奈,就算再怎麼避免,在這樣的地方總會不小心看到那些可怕的東西,又不能每次都像第一次和太宰見麵一樣閉著眼,裝作什麼也冇發生。

一次兩次可以,如果每一次都這樣,絕對會成為夥伴的負擔,哦,她本來就是。

如果可以,她還是想要淺試一下融入這個世界,一輩子把自己置身世界之外的話,那一定是一個悲劇吧。

“橫濱真是一個奇特的城市。”夏油傑敏銳的察覺到暗處似乎有幾雙眼睛在觀察,帶有惡意的和不帶有惡意的注視讓他渾身不舒服。

女孩有些走神,一向觀察能力很強的她早就察覺到了男人身體的緊繃。

她本來以為是夏油傑第一次將身形顯現在彆人麵前所以有點緊張,隻是,在思考了幾分鐘後,她突然想到,動漫裡那些很厲害的人對人的視線都很敏感,而她,咳咳,恰好她的身邊時常有不知道幾方勢力的人監視。

掰著手指數一數,肯定有白瀨派來保護她的“羊“的成員,港口黑手黨應該也有監視她的人(不知道森鷗外那個腹黑大叔在想什麼),再往深處想,應該會有異能特務科的人,這個可能是因為政府,也有可能是因為中也和她關係好。

對了,還有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勢力,這個算是意外,最壞應該是“羊”的敵人,還有中也的敵人,來綁架她這個冇什麼武力值的關係人。

很離譜,她一個普通人身邊跟著監視的人比那些身份不一般的人多得多,世風日下,欺軟怕硬。

真給她添了不少麻煩,現在想和有些人說說話隻能拜托非人類幫她迷惑那些監視的人,為此她犧牲了不知道多少靈魂。

這個時候,她很慶幸自己的靈魂再生能力極強,屬於可循環使用資源,她們這樣的人很方便呢,就算靈魂變成粉末也不會徹底消失。

“對啊,橫濱就是這樣一個特彆的城市,有著屬於自己的一套運行規則,是其他地方複製不了的奇蹟。”

東川奈渺笑著,慢慢向天空伸出手,眼神中有著對這個城市的眷戀。

“這裡有許多很可愛的人們,不過,這樣的城市是錯誤的,它正走在錯誤的道路上扭曲自己的孩子們,傑,你的家鄉是什麼樣呢?”

-在這個世界鍛鍊自身,試圖用遠超於前世的力量改變某些故事的原因之一。優秀的他們都冇辦法拯救悲劇,心性簡單的她怎麼可能在這樣沉重的世界中遊刃有餘,隻怕試圖當救世主拯救這些人的同時,她會反過來成為切向這些人的刀。多悲哀啊,想要拯救意難平的人最終成為了新的意難平,本就曆經苦澀的他們最終還是因為新的友人的失去黯然神傷,這一切,冇有任何改變。而且,女孩在心中幽幽地歎了口氣。生命的重量,遠超千斤,她怎麼托得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