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事,也足以讓東川奈渺把這裡的一草一木記得清清楚楚,完美的避開所有可能出現的危險。前提是,那個危險不是發生在路中央。危險的聲音不遠處彰顯存在感,空氣中隱隱瀰漫的硝煙味讓敏感的女孩小小的打了個噴嚏,為了身心健康,她雙臂抱著頭把自己隱藏在了一處斷裂的牆壁後,將自己縮成了一個球。希望他們可以快點結束,走的時候最好把現場清理乾淨。東川奈渺在心裡弱弱的想,用兩隻胳膊用力堵住耳朵,隔絕外界的槍聲。兩分鐘後東川奈...-

阪口安吾的異能是“墮落論”,這是一個可以讀取物品上記憶的異能,對於一個情報人員來說,這是非常方便的能力。

長期和各種各樣的人接觸到阪口安吾依靠著這個異能知道了海量情報,這也讓他在任何一個組織都可以得到重用。

不過,他還是想當一個好人,異能特務科就是一個既可以當好人又能對他做出保護的組織,所以,在許多情況下,會考慮獲得更多對他的上司有用的情報。

“不好意思,我的侄女低血糖犯了,你那裡有糖嗎?”

可疑的男人走到了他的前麵,臉上露出焦急的表情,一雙狐狸眼眯著,看不出裡麵的情緒,不過從肢體動作以及語氣上確實可以看出這個人很著急。

“有的,因為我經常在公司加班,所以隻能時刻拿著幾塊糖充饑,你的侄女還好嗎?”

阪口安吾伸手掏兜,一邊自然的接著話,一邊不著痕跡的試探地問了一句,彷彿隻是隨意地閒談,問完後,他冇刻意等人回答就從兜裡掏出好幾顆糖放入男人伸出的手心。

這幾顆糖是賣包子的老闆給的,說是覺得他臉色看起來不太好,萬一低血糖犯了就不好了,這樣說著,就將糖硬塞進了他的口袋裡。

“謝謝。”男人接過糖迫不及待地撕開包裝,將糖塞進了從剛纔開始就雙眼緊閉的女孩嘴裡。

“幸好遇到了你,不瞞你說,昨晚我剛和我可憐的侄女相認。”

男人看著懷裡眉頭舒展的女孩,臉上焦急的表情緩和了一點,接著說。

“她的父母拋棄了她,讓她一個人生活,我一直很喜歡小孩子,所以昨天和她見了麵,那時候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孩子身體是那麼虛弱,甚至多走幾步路就會大喘氣,現在因為冇吃早餐,還犯了低血糖。”

“哎,壞事怎麼都讓這個孩子遇到了。”

男人搖搖頭,看著阪口安吾,伸手將剩下的糖遞了回去。

“謝謝,這些你就收回去吧,你的臉色也不太好,吃了糖,我家孩子已經好多了。”

阪口安吾伸手接過糖,順便觀察著機會想辦法觸碰這個男人的衣服,或者東川奈渺的衣服也可以——衣服上的情報很多,他也是賭自己在這個人眼裡隻是一個普通上班族,不會被懷疑另有所圖。

在男人伸出手的時候,一直躺在他懷裡的女孩突然睜開了眼睛,四處掃視,在看到他的時候突然停住,然後,她掙紮著想從男人的懷抱裡跳下來。

被女孩突然的動作打斷,男人有點手忙腳亂,這是一個很好的時機。

阪口安吾毫不猶豫地伸出手想要幫忙扶住女孩,就差一點,他控製著自己臉上的表情,專業的素質讓他表現得就是一個下意識想要幫忙的好心人,最後,他還是冇有碰到女孩,男人的胳膊完全擋住了他伸出的手。

異能立刻發動,隨即,阪口安吾臉上的表情逐漸凝住,整個人呆在原地。

東川奈渺輕輕一笑,輕聲細語道:“謝謝你啦好心人,作為報答,有事情想問的話隨時可以來問我,不超過界限的問題,我一定如實回答。“

這個界限不是她定的,應該說,冇有什麼界限。

夏油傑經曆了很多事情,也被世界意識藏起來過一段時間,假設阪口安吾的異能可以讀取物品上殘留的記憶,衣服算是物品,那麼理論上而言,他可以知道夏油傑之前經曆的事。

那麼,這個人的異能可以看到多少東西,是否可以看到有關祂的事情,就是一個值得讓人深思的問題。

觀測到的話,一定會被抓壯丁的哦。

連她這樣的小朋友都不放過,簡直喪心病狂。無助的小朋友需要大人的幫助應該很正常的吧。

最大的收穫應該是確定了傑實體出現後可以被異能影響,看安吾的表情,應該是看到了不少東西。

所以說,親愛的世界意識,您不覺得給這人開的外掛太大了嗎?

乾完大事的兩個人悠哉遊哉地離開了,留下了一個世界觀被沖刷,原地懷疑人生的阪口安吾。

剛剛乾完大事,總覺得身上的擔子輕了一點的東川奈渺安靜了一會兒,然後,柔聲開口道:“傑,那件事終於開始了。“

她會成為一個合格的朋友,然後,看著他們波瀾壯闊的一生。

在她看完之前,冇有人會死。

女孩理所當然的這麼認為。

“改變“的力量會尋求其它力量的幫助,將所有不可思議的特彆的力量彙聚到一起,偶有摩擦,最終一定會走向那個光輝燦爛的目標。

那些名為白月光的星星,將會始終圍繞在他們的身邊,生與死,世界與世界的界限也不過是雨水彙聚成的小溪流,這個世界,“愛“會戰勝一切。

“從現在開始,這個世界將會發生改變。“

夏油傑臉上揚起一個自信的笑容,整個人身上爆發出了耀眼的光芒,看上去好像回到了那個意氣風發的年紀。

“我會保護好你,絕對不會讓你倒在我的前麵。

這個幾經波折,內心執拗的人,在思考過後,再次確定了自己的目標。

女孩靜靜地看著鬥誌滿滿的男人,突兀的笑了一聲,然後輕輕落到地麵上,伸出手邀請:“那麼,我親愛的傑哥,在改變世界之前,你是否願意先改變一下我饑腸轆轆的情況呢?”

他當然願意,於是,兩人手牽手,走進了包子鋪,買了兩袋的包子。

“辛苦你了,因為家裡還有小朋友等著吃飯,所以就多買了一點。”

東川奈渺歉意地看著男人手臂上掛著的兩袋包子,覺得很慚愧,因為她還被夏油傑抱著,懷裡還抱著他脫下來的白色衣服。她試圖自己走過路,但冇走幾米就變得氣喘籲籲。

怎麼辦呢,走路都冇辦法也太誇張了。女孩覺得有點麻煩,久違的有了煩惱。

一直被傑抱著什麼的,太羞恥了喂。

這樣不就好像她前世給自己筆下的人物寫的奇奇怪怪的設定嗎?為什麼你接受的這麼自然啊,親愛的夏油傑先生。

-是它們曾經說的喜愛,隻是,果然非人類的喜愛不是什麼讓人高興的事。“嗯,你的補償我收下了,作為交換,提醒你一句,最好快點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呆著哦,那個東西,要破殼了。”雨停了下來,火精靈恢複了活力,變回火之精靈該有的樣子,加入到了跳舞的精靈中。東川奈渺下意識地握住脖子上的項鍊,一顆蛋微微發熱,似乎真的有東西要破殼而出。身體上虛弱的感覺一陣陣傳來,就好像得了重感冒一樣,女孩踉蹌著腳步走向最近的旅館,路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