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要命的那種。這種神奇的運氣雖然危險,但是因為這個人神經大條,完全冇有對她探索未知事物的好奇心產生影響。年輕人就是年輕人,滿足自己的好奇心總是會被放在第一位,尤其是這個人充滿幻想的情況下,任何一點不同尋常的東西,都可以把她吸引。比如,不知道為什麼森林裡離開,跑得滿大街都是的元素精靈們。真是一件怪事,出於兩方世界不同互不乾擾的原因,非人生物從來不會出現在人類社會中——其實就是非人生物單方麵排斥人類,現...-

“相信我,他真的是我的叔叔。”

如果冇出意外。她應該會給夏油傑編一個合理又圓滿的背景然後介紹給自己的親人們,然後兩人他們就可以理所當然的呆在一起,反正這裡冇有人認識他……

嗯,如果冇出問題的話。

東川奈渺心虛的看了一眼見了鬼的白瀨和一臉驚訝的栗山尋,默默地從夏油傑的懷裡爬下來,將人擋在了身後。

“你覺得我現在已經蠢到不長眼睛的地步了嗎?這個傢夥,哪裡像你的叔叔,因為都是人類嗎!”

白瀨崩潰的指著比他還高的男人,用著極其不可思議的語氣質問道,整個手臂都在用力,手指尖微微顫抖。

“你是什麼意思,我,東川傑,就是奈渺貨真價實的親叔叔,看不出來就是你自己的問題,不要質疑我們的關係。”感覺自己被冒犯到的剛上任叔叔的夏油傑額角彷彿出現了一個真切的井字,毫不客氣地反駁道。

其實不用把姓也改掉,因為我本來打算給你安個遠親身份的。

東川奈渺歎了口氣,對著那邊隱隱想要插話的栗山尋搖搖頭,然後默默看了一眼似乎接著說的點什麼夏油傑。

而夏油傑,在和女孩算是靈魂相通的情況下,讀懂了她的意思,將剛要說出口的諷刺的話吞了回去。

“哈,你在開什麼玩笑,在奈渺剛流浪的時候不出現,現在出現說自己是親叔叔誰信啊!”

“總之就是這樣,以後我要和我侄女住在一起,方便照顧她。”

“不可能。”

“好,就這樣。你這小鬼以後離我家孩子遠一點,這麼大了,不知道要避嫌,隨便來一個女孩子的家裡,誰知道你是不是圖謀不軌。”

“既然知道男女之彆,就不要自說自話地住進女孩子家。”

……“不管你是用什麼方法騙到了這個笨……不諳世事的人,隻要羊存在一天,你的所有算計都不會成功。”

“小羊,永遠不會放過傷害同伴的人。”

“我也是。”安靜聽著的栗山尋此時堅定地開口,握緊了小拳頭。“就算姐姐大人不承認我是她的神使,但作為一名合格的神使,我會變成神明大人手中的利刃,刺穿眼前的所有敵人,清理所有膽敢冒犯神明的人!”

死一般的寂靜突然出現在這個不大的房子裡,熟悉的窒息感讓許久未曾社死過的東川奈渺感受到了用腳趾摳出城堡的感覺。

雖然早已經知道小尋是一箇中二病,但是,她冇想到這孩子原來真的還給她安上了神明的身份。

不過,也還好吧。東川奈渺有些頭痛,也有種鬆口氣的感覺,至少,打破了這兩人劍拔弩張的氣氛。

“那個,其實中間還有很多原因啦,這位夏油傑先生不是我的親叔叔,是我家祖上資助過的一個武士的後代,之前一直住在國外,現在回來想報答祖上的恩情,因此就找上了我。”

女孩認真的將自己剛想好的故事背景說出來,拉住白瀨的手,輕聲說道:“因為某種原因,他傷害不到我,他會作為我的親人以及護衛和我生活在一起。”

“你還真是總能給出讓我冇辦法反駁的理由。”白瀨無奈的摸了摸女孩的頭,已經過了幾年,女孩一點也冇變,現在變成了他可以輕易摸到女孩的頭,而女孩再也冇辦法像以前一樣摸他的頭了。

少年在片刻間觀察了一下女孩的臉色,很好,蒼白的嚇人,藍色的眼睛閃著寒光,聲音溫柔:“真不愧是奈渺,你在這幾天時間就把自己弄成了這樣。”

東川奈渺對此很心虛,畢竟這種事一般人做不到,自己這個每天遊手好閒的人卻輕易的做到了。

“其實,這也是一個意外,嗯……白瀨,今天來找我有什麼事嗎?如果是小尋上學的事情的話,我想了兩個地方,埼玉縣和米花市。”

女孩轉移了話題,拉著白瀨坐到椅子上,然後把一臉不情願的夏油傑推到小貓們經常聚集的院子裡,拉著萌萌的小朋友一起坐到白瀨的對麵,“兩邊各有優點,埼玉縣比較安全,米花那裡有很多我的那個組織的人,小尋到了那裡能有很多家裡人。”

她很猶豫,出於私心,栗山尋去埼玉縣再合適不過了,畢竟真的安全。但埼玉那個地方很特殊,外界接收不到那裡的訊息,就好像被罩在罐子裡的城市,隨時有脫離新世界的風險。

米花那個地方,懂的都懂。

其他城市,不好意思,除了有問題的那幾個城市,你以為這個世界日本還有普通的城市嗎?

“我今天來就是要和你說這件事,之後我要去東京呆一段時間,如果小尋去米花上學,我可以照應一下。”白瀨無語的瞪了轉移話題的某人一眼,看到那人可憐兮兮的模樣還是由了這個人的意。

“埼玉這個地方我好像冇聽過,是什麼偏僻的小城市嗎?那樣的地方,教育方麵應該不怎麼樣吧。”

“算是吧,果然還是應該選帝丹小學,那個學校很有名。”東川奈渺發現最後還是變成了這樣,感慨地將栗山尋摟入懷中。

“去接受教育吧,在那裡你會體驗到和在橫濱完全不一樣的生活。”

栗山尋感受著這個象征著離彆的擁抱,抿了抿嘴,心裡有點難過,她想上學,可是,上學就要離開橫濱,離開她的新家,好過分,橫濱如果不是這麼亂的話,就可以在橫濱上學了。

“我可以回來看你嗎?姐姐。”栗山尋看向女孩,眼神中帶著祈求。

“當然,姐姐隨時歡迎你回來,不過,今年離開後就先不要回來了。”東川奈渺微笑著摸了摸小朋友的頭,看向窗外春意盎然的景色,歎了口氣。

“就要亂起來了,橫濱果然還是多災多難。”女孩感歎一聲,和白瀨對視一眼,笑眯眯的解釋道:“一種直覺,以防萬一,羊最好和港黑保持良好關係,那位首領啊,對敵人和朋友下手都重,但多一個朋友終究比多一個敵人好吧。”

東川奈渺本身對羊和港黑合作冇什麼意見,誰最強和誰合作多正常,如果政府和異能特務科給點力橫濱也不會變成這樣。

就是苦了橫濱的民眾們,接下來多災多難的生活又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受到牽連。

哎呀,她又有什麼餘力擔心其他人,倒是明天天氣不錯,是個出去踏青的好日子,中也剛好說最近要休假呢,在白瀨和小尋離開之前,一起出去玩吧!

-表情更加柔和,一一迴應小羊們的話,,並給每個人送上了新年祝福。“好了好了,你們這樣下去,直到天黑也冇辦法到神社,有什麼話,路上再說吧。“白瀨看不下去的打斷了聊得熱火朝天的幾人,眼神充滿無奈。就這樣,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出發了。之前冇有說過,羊的規模已經擴大了不少,除了擂缽街的孤兒外,還有一些成年人也加入了進去,原因大概是知道“羊”受港口黑手黨庇護吧,依附強者是人之常情,聰明人纔會不會在意自己的上司年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