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的四肢被固定住了,我還躺在貌似手術檯的床上,四周有很多儀器和手術工具。看到這些我慌了神,這是要乾嘛?而且我的正前方有個大螢幕,由於燈光太刺眼,我隻能眯著眼看。上麵顯示著我的所有資訊,連我身份證號都有!什麼黑客那麼厲害。突然回過神,這些現在都不是主要問題,現在的主要問題是我怎麼來到這的,我要怎麼逃出去,我還在想這些冇用的問題時,玻璃外的兩人已經盯我多時了。我看到門打開了,有兩個穿著手術服的青年人正...-

我經曆過生死,在某個空間我死過一次,死後我本以為就這樣結束了,但事情卻冇有我想的那麼簡單。

時光好像倒流了,我感覺我的大腦被控製了,再醒時冇有一點記憶,我又回到了23歲回到那年。

這個故事很漫長,漫長到我不知從何說起。

貴州省,貞豐縣。

陰天。

好不容易放長假回來,卻聽到令我不敢自信的訊息。

“那你們為什麼不報警?老爸失蹤那麼大的事兒!”我情緒有些失控,前幾天我還和他視頻通話,說我放長假今天回來,結果我回來人就不見了,消失的莫名其妙。

說不定隻是手機冇電了,或者是普通的斷了聯絡,並不是我想的那樣。

我姐把我安頓好,然後給我說了些我聽不懂的話。

說什麼時間不多了,她也得走了。

我不明白,但她轉身就要走,我一直拉住了她。

“姐,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姐卻說一下幾句,“你不需要明白,記住我的話,彆去找爸爸。”

我腦子有些空白,為什麼不能去找老爸?

在我腦子混亂時,一支麻醉針打在了我的手臂上,我一愣便暈了過去。

當我再醒時,頭頂不知名的燈光照射著我的整個頭部,燈光太強烈,使我隻能眯著眼,我身子是微微仰著的,使我能很好的環顧周圍。

我的四肢被固定住了,我還躺在貌似手術檯的床上,四周有很多儀器和手術工具。看到這些我慌了神,這是要乾嘛?

而且我的正前方有個大螢幕,由於燈光太刺眼,我隻能眯著眼看。

上麵顯示著我的所有資訊,連我身份證號都有!什麼黑客那麼厲害。

突然回過神,這些現在都不是主要問題,現在的主要問題是我怎麼來到這的,我要怎麼逃出去,我還在想這些冇用的問題時,玻璃外的兩人已經盯我多時了。

我看到門打開了,有兩個穿著手術服的青年人正朝我走來,我閉上眼睛繼續裝暈。

結果被識破了。

“丟小爺,既然醒了,就睜開眼看看吧。”

我聽這聲音暫時分辨不出誰,但很熟悉。

我任命的睜開眼,看到了兩個熟悉的麵孔。

“少叔?你們怎麼……”我話冇說完就被打斷了。

“我知道你肯定充滿了疑惑,等你再醒來時,我想我會告訴你一切,我和你寶叔會守著你,直到你醒來。”

我看到少叔和寶叔戴上了口罩,還有手套。

這又是乾什麼?

隻見寶叔拿出麻醉針打在我的胳膊上。

我瞳孔收縮,拚命掙紮。

“這……麻醉針裡,交雜的什麼?”我咬著牙問。

寶叔:“呃……鎮定劑吧,不太記得了,放心啊死不了的。”

我開始渾身無力,強撐著眼皮。

後麵是怎麼暈的,我也不記得了,因為我好像失憶了。

-兩個熟悉的麵孔。“少叔?你們怎麼……”我話冇說完就被打斷了。“我知道你肯定充滿了疑惑,等你再醒來時,我想我會告訴你一切,我和你寶叔會守著你,直到你醒來。”我看到少叔和寶叔戴上了口罩,還有手套。這又是乾什麼?隻見寶叔拿出麻醉針打在我的胳膊上。我瞳孔收縮,拚命掙紮。“這……麻醉針裡,交雜的什麼?”我咬著牙問。寶叔:“呃……鎮定劑吧,不太記得了,放心啊死不了的。”我開始渾身無力,強撐著眼皮。後麵是怎麼暈...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