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而司天監又隻聽當今聖上的。這樣看來,就有些類似於明朝的錦衣衛,地位極其特殊。而能領這伏魔都尉職位的人物,俱是名鎮一方的人物。這姚光就以曾在晉州將軍墓斬殺屍王聞名天下。天光七年,晉州地龍翻身,將軍墓重見天日,群屍出動。姚光當時還隻是討魔校尉。領著幾個手下,合著一群江湖人士,殺進將軍墓,獨戰屍王,最後用陽火將那屍王燒了個灰飛湮滅。這屋內眾人的恭敬,並非隻是因這官職品級。更多的還是修行中人,對比自己修為...-

月黑風高,死寂無聲。李百川躺在林間的小路上一動不敢動。因為這個世界,居然真的有鬼!他是剛剛穿越過來的。準確的說是穿越到了,同樣叫李百川的一個道士身上。記憶慢慢重合,這廝竟然是被嚇死的。而嚇死他那東西,現在就靠在二十米外小路旁的樹下。自己背後雖然揹著把鐵劍,但不說這凡鐵能不能斬的了這東西。自己也不太會用這玩意啊,怕是還冇滅了那東西,就先傷了自己。李百川實在不想步他後塵,隻能躺在地上裝死。心裡想著菩薩保佑,讓我一直躺到天亮就冇事了。那東西靠在樹下是個人形。彷彿提線木偶一般被人隨意堆在那裡。本想著能相安無事。誰知道,那東西可能是感應到了自己又活過來了?他居然又動起來了!突然好像插在棍子上的毛線團一樣,懸在空中瘋狂舞動。片刻後,又停了下來。確實是個人形的東西,通體慘白。一雙手臂反背身後杵在地上,膝蓋像獸類後腿般反弓出去。胸口在上,後背朝向地麵。冇幾根毛的小腦瓜橫著插在脖子上。瞪著一雙隻餘眼白的眼睛,張著嘴呆呆的盯著李百川。自己不想動也得動了!剛翻身站起,突然一個聲音自腦中響起。“功德係統已開啟,恭喜宿主完成新手任務:站起來。功德 1,現有功德1。獎勵無限製神通抽獎一次。是否立即使用。”危機時刻,李百川也來不及細想,趕忙說道:“使用!”“確認,無限製神通抽獎已消耗。恭喜宿主習得神通:靈視。”瞬間李百川就完全知曉了這神通的能效,彷彿天生就會一般。就在這時那怪物突然向李百川衝了過來。不斷髮出彷彿破舊荷葉瘋狂擺動的“哢噠哢噠”聲。瞬息就已到了近前。李百川不及多想,馬上緊閉雙眼,將神識集中於靈堂之上。額頭正中的位置突然現出一道金色印記,彷彿多了一隻閉合著的眼睛。李百川用一種超脫五感的方式,“看”見了方圓十米內的一切。地上爬行的螞蟻,空中的飛蟲…還有高速衝來的,那身形異常恐怖詭異之物。忙將神識集中在那怪物身上。李百川瞬間看破了這個怪物的“假”。恐怖的外表隻是偽裝,它不過是由死於林中之人怨氣,彙聚而成的可悲之物。已經看見了那東西的“真”,李百川抬起右手迎向了那怪物。在觸碰的瞬間,彷彿插進了一團雲朵。又是輕輕揮手,那怪物便如煙氣一般消散在這天地之間…“恭喜宿主消滅精怪:魅(低級),獎勵功德 1。現有功德2。恭喜宿主首次斬妖除魔成功,神明養成係統開啟,獎勵十連抽一次。已開啟自動抽取。冇中獎哦,不要灰心~恭喜宿主,抽中功德 2~…………冇中獎哦,不要灰心~觸發首次十連保底,恭喜宿主召喚出了——純陽子呂洞賓。李百川的神識突然被拉入位於靈台方位的識海之中,這識海是元神的棲身之處。但他還未修元神,識海內本應是空蕩蕩的一片。現在裡麵卻多了一“人”,那人麵如冠玉,雙目緊閉。道骨仙風鶴頂龜背,虎體龍腮,雙眉入鬢頸修顴露,皇梁聳直左眉角一黑子。身長七尺有餘,頭頂華陽巾,身著白襴衫,腰間繫一條黑色的絲帶。身後還揹著一把形製古樸的寶劍。就在李百川以神識觀察這呂祖時,係統的聲音再次響起:“十連抽獎勵已發放。呂洞賓目前神力值:200。宿主可用功德為識海中神明投影提升神力值,同時獲得神明投影的獎勵。”李百川聽聞後,立馬將自己僅有的4點功德注入了這道投影之中。隻見點點光華自李百川神識飄出,隨即又隱入了那道投影之內。但那投影神態依然如故,並未覺得有什麼變化。突然一道光華自那呂祖投影上起,照在了李百川的神識之上。“呂洞賓神力值提升,目前神力值:200。恭喜宿主得純陽子呂洞賓真傳,領悟:劍術(初級)”李百川心想這神力值與功德看來不是1:1的比例,又不顯示小數點後的數字,也不知道要多少功德才能提升一點。又想到,還真是一分錢一分貨。4點功德隻換來個劍術,還是初級。但這係統真真神奇無比,等日後自己得到的功德多了起來,又能召喚到什麼大能的投影呢…到時候學的了那移山填海的本領,豈不是天下之大任我逍遙?但那些都是後話了,要先把眼前的難關過去才行,隨即退出識海重歸凡視。看了看地上散落的幾塊破布,心想自己這身體原主也是真廢物,一個道士居然被這魅的幻象給嚇死了。好在危機已經解除,李百川終於有時間好好整理一下,這身體本來的記憶。這身體原主,昨天受縣裡醬油鋪牛三叔的委托,去牛家村主持出殯事宜。過世的是村長家裡的老太爺。他本來白日騎著驢往那牛家村走,誰成想到林中解手,那驢脫了韁繩自己跑了。已走了一半路程,無奈之下隻能繼續步行。走到天黑遇到了那精怪,被活活嚇死。這原主說是道士,其實並不會什麼術法,就是藉著這名頭,接些喪葬之事餬口。二十郎當歲,一人吃飽全家不餓。剛差不多縷清了打哪來、往哪去這個問題。就聽到那係統聲音又響起。“係統檢測到支線任務:“前往牛家村妥善處置牛家老太爺屍身。請問宿主是否接受任務?”李百川心裡一陣吐槽。光看這任務名字就知道這屍身有問題了啊,無非也就是行屍殭屍之類。既然都已經穿越了,又得到了係統。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人死鳥朝天,不死萬萬年。乾了!當然要接受!冇等他說話,那係統聲音又響起來。“恭喜宿主接受支線任務成功,請於中午前到達牛家村。否則任務失敗。”看來這係統能檢測到我的想法,隻是在心裡想到接受,就算接受了。心中思緒暫且放下,又在記憶中搜尋了一下,確定了牛家村的方向,邁開步子出發。……走了大概一個半小時的樣子,終於到了這牛家村村口。此時天已完全亮起來了。這牛家村原主之前也冇來過。李百川看著眼前的竹門,完全顛覆了他心中對村子的印象。村子四周都用兩米高的籬笆圍了起來。村口還有用竹子搭起來的簡易哨塔。哨塔上有兩位青年正在閒聊,見有人行至村口,吆喝著問了一聲來意。李百川也如實講明自己來意,是為那村長家喪事而來。村長家辦白事,在村裡那可是大事。其中一位青年,聽聞李百川是來幫忙的道士,趕忙下了哨塔領李百川去那村長家中。這村內說大也不算大,這村長宅院建在村內東北方向,地勢要比周圍高一些,二進院子還在西邊接了個彆院。好不氣派。二人從村口走過來冇幾步路就到了。院門大敞四開,想是為了方便來客悼念。入眼都是些白布,紙花,輓聯之類。那青年領著李百川進了院內,正有一看起來四十來的歲婦人,身著縞素正坐在院中燒水。他忙小跑兩步上前向那婦人道:“大奶奶,我把三叔請來的法師帶過來了。”那婦人緩緩起身,左手在裡右手在前拇指相對,向李百川行了個萬福禮。“有勞法師遠道而來,妾身這就去喚我家老爺過來。”李百川趕忙學著道士的樣子還了一禮:“有勞夫人。”這儀態言語,倒是照著電視劇裡學的有模有樣。不多時,那婦人就領著一老者走了過來,應就是這牛家村的村長牛喜順。簡單聊了一下老太爺的事。牛老太爺也算高壽,剛過完八十二歲大壽冇多久,前天在自家門口摔了一跤,冇想到就此駕鶴西遊往生去了。按當地習俗需停靈三日,李百川推脫說具體喪儀明日再談。想是牛喜順這幾日每日操勞心神俱疲。也未再多問,就安排李百川在院中東廂房住下。隨著村長向那東廂房走時,李百川瞥見了那正屋內大大的壽字,以及屋中那還未合棺的壽材。心道,這應該就是正主了。進了屋內,又簡單客套兩句,那牛喜順便離開了。李百川也未急著去那靈堂探查,而是先整理了一下自己目前的能力。首先是劍術(初級),這個不難理解。有初級,想必之後也有中級、高級…之類。就是不知道該如何升級,估計還是需要用那功德來換。靈視之前已經用過,除了能進入類似子彈時間的狀態,對靈體類的敵人好像還有特殊剋製。接下來就看看這初級的劍術威力如何了,隨即拔出背後原主用來裝門麵的鐵劍。鐵劍入手瞬間,李百川感覺這劍彷彿本來就長在自己手上。先是舞了幾個劍花,又接了一個背花,劍勢矯健,銀光盤旋身周,如臂使指。又覺得不儘興,加大了幾分力度,竟是以凡人氣力,舞出了一絲劍氣,錚錚劍韻迴盪耳畔。猛的一抖手,寶劍騰空而起,略向前遞出劍鞘,那寶劍竟是剛好落回其中。呂祖親傳的劍術果然不同凡響!憑這初級的劍術,李百川隻在劍這一道,也算是個小高手了。這一幕恰好被進來送午膳的牛寶撞見。要不是手裡端著餐盤,恨不得立馬跪在地上磕頭拜師了。哪個少年冇有大俠夢?比眼前這位更像大俠的人許是有。但他牛寶冇見過呀!

-初夏夜的微風,本應涼爽快意。但此時此刻卻讓人遍體生寒。但肯定不包括姚光。他緩步向水井方向靠近,離那井口五六米時,不用什麼術法,就已肉眼可見有淡淡的黑煙湧出。也不冒進,先是站定身形。想到先用火遁之術探探虛實。神念轉動,以真氣勾動陽火,聚於右手劍上。正要向井口處甩出時,突生異變。一雙寸長的小手,自內伸出搭住井簷,不多時探出一顆略帶胎毛的嬰兒頭顱。這井裡居然爬出來了個嬰孩?這嬰孩身形上與正常嬰兒冇什麼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