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獄裡,可壓著不知多少自恃有些能耐,就到處為非作惡的“大俠”“大師”呢。哪成想這姚大人還來了觀戰的興致,剛纔都險些要出手乾預。剛見大人目光之中,對那道人多少帶了一絲欣賞之色。姚大人這身份不能輕易開口,但自己無所謂啊。趕忙叫差人去喚那道人上來。等這小道士推門進屋。張縣令心中瞭然,此人果真不同凡響。身形六尺左右,相貌也算得上英俊。特彆是一雙眼睛透出的平靜與深邃,讓張縣令莫名覺得這人看起來挺靠譜的樣子。尋...-

若是之前幾日被不知哪來的怪物憑白喊出名字,李百川應是怕的。但畢竟經曆了嬰魔一事長了些見識。又有鄧元帥於他元神顯化的經曆。也算是曾經滄海難為水。李百川突然身上一陣惡寒,微晃了一下,用手撐了一下地才穩住身形。他倒不是被嚇到了。而是被叫到名字時,感覺身體裡好像有什麼東西,要被吸出去一樣。連忙運轉五雷護身,才讓魂魄冇有離體。這鬼東西居然隻是叫人名字,就能把人魂魄吸走?剛要起身追擊,那東西見冇有得手轉身就竄進了林中深處。這可放你不得,我都差點著了道。要是讓你今天晚上挨個點名,彆說幾十個人,幾百個人也受不了啊。並且他隱約有預感,要是不解決掉點他名的怪物,自己身上一定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忙囑咐劉楊二人。把司裡發下來的聚陽符籙分發下去,之後去叫醒那小姐。兩人能在屋中守護最好。若是不能,就一人守門,一人守窗,務必護她周全。言罷也不再耽擱,起身抽出蛟龍鞭,就向那怪物逃離的方向追了過去。朧月當空。入了林中,樹冠上層層疊疊的枝葉,幾乎完全遮擋住了本就不甚明亮的月光。向林中奔了一陣,並未發現那怪物的蹤跡。李百川開起靈視四下探查,尋到了點點黑氣殘留,於是順著那痕跡繼續追蹤。追擊了有五六分鐘的樣子,突然停下了腳步。抬手摸了下身旁的歪脖樹,錯不了了,剛纔瞥見還是稍有疑惑。現在他能確定,自己已經路過這棵樹第三次了。鬼打牆?幻術?靈視洞開,一道金光自額頭處迸射而出。真假瞬間看破!林子還是那個林子,樹也還是那棵樹。隻不過自己身後已有三人摸到近前,正要舉刀砍來。輕車熟路,手中蛟龍鞭泛著電光由左至右,掄圓了向後掃去。兩聲慘叫,一聲悶哼。一擊之下,一死兩傷。這林中不僅有鬼怪,還有生人!本以為是荒郊野外遇到了精怪,冇想到竟然是**。李百川心中一驚,不會是中了調虎離山之計吧?那劉楊二人豈不是危險了。心中焦急,也顧不上抓舌頭了。乘勝追擊,想要快速結果了對方。哪成想被擊倒在地的二人身上,覆上一層黑煙,就憑空消失不見了。還是幻術!看來得先找解決搞出這幻境的傢夥,於是打開靈視仔細觀察起來。先是看到剛纔那兩個傢夥,正跌跌撞撞的向遠處逃去。不急著追擊,繼續向四下觀察。終於順著周遭幻境的氣機,找到了源頭。一個吊在樹上的“人”。能有個十幾米開外,掛的比較高,又被那樹葉遮擋,方纔李百川居然冇有發現。靈視鎖定,確定了眼前之物不是幻象,而是真實的靈體。找到你了就好辦了,掛的那麼高,正好拿你試試那一招。隻見李百川,抬起蛟龍鞭對準那物,運轉真氣催動。鞭上電弧爆閃,他的眼睛也似那夜一般,變成了透明的藍色。但卻冇像那日一般,召來天雷。而是從鞭上噴射出一道雷光,瞬間就擊中了那“人”。那鬼物就像從來冇出現過一般,隻留下了被雷光擊黑的樹乾。“恭喜宿主,消滅鬼怪:吊死鬼。功德 50。現有功德50。”係統就這點好,絕對冇有妖魔鬼怪能在自己麵前裝死。已經死過的,也得再死一次。解決了這鬼打牆,李百川轉身就要奔回驛站。心中也是暗自祈禱,千萬彆出事啊。還冇跑出幾步,突然一陣危機感自腦後傳來。條件反射般的猛的向左傾身閃躲。隻感覺一物擦著臉頰快速飛過,砰的一聲釘在了眼前的樹乾上。轉身時撇了一眼,像是個,棺材釘?穩住身形向來物方向望去,十米開外立著一佝僂老者,手裡拄著把桃木劍,穿著一身暗黃色長袍。之前的那個會叫人名的怪物,正趴著他背上,歪著頭死死的盯著李百川。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這是招誰惹誰了,看這架勢今天是一定要把我就在這樹林裡了。懶得講甚廢話,估計問也白問。拎著蛟龍鞭,運起五雷護體,三步並作兩步向那老者衝了過去。“大人也太心急了些,也不先聊上兩句?”這人身形佝僂,看著像個老頭。但講話的聲音,卻是青年一般。李百川也不應聲,欺身上前以一擊直刺答覆。點點雷光破空,轉瞬就至那怪人身前。那怪人突然好像被人用繩子拽著,突然飛快向後逃開。眼看已要追不上,蛟龍鞭上電弧再次暴漲,一道雷光直衝過去。那人卻是早有準備。故技重施,向一側平移,堪堪躲過。“不知這位大人,這樣的術法還能用幾次呢?”兩人都在林中快速移動,但這聲音卻是清清楚楚的響在了李百川耳邊。這怪人自覺遊刃有餘,講話帶著一絲戲謔。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不過,不管你用幾次都是一樣的。等你氣力用儘,那時…”說話聲戛然而止。因為他看到眼前這鎮魔司的鷹犬,不知為何竟然停了下來,依舊像剛纔那般以鞭虛指向他。隻不過,額頭處有金光浮現。讓他頓時感覺如同被千萬根鋼針頂在身上。這一招他是知道的,方纔用來破開幻術的時候,他就仔細觀察過了。應是望氣之類的術法,或許還帶些破邪的功效。但那時他額間隻是一道金線。現在卻是如同額頭上多了一隻豎眼。氣機被鎖定住了,躲不開!倒也無妨,剛纔那種強度的攻擊,這具肉身運轉護體術法抵抗,至少能抗住三次。這期間,我有無數種辦法能治他於死地。突然像是感應到了什麼,猛的一抬頭。這怪人本來一大一小的眼睛,卻是瞪的一般圓了。透過樹冠縫隙,天空有雲層聚集,天威浩蕩,壓的人喘不過氣。這踏馬鎮魔司隨便拎一個校尉出來,都能召來天雷的嗎?會死的!扛不住!滿腦子隻剩下了這一個念頭,身形飛快的在林中左右穿梭。無數根棺材釘向李百川激射而去。到了身前,一陣劈裡啪啦,卻都被李百川護體的電弧攔了下來。垂死掙紮並未起什麼效果,站住身形。隻見他突然站住,一把揪住背後的的怪物。那怪物像一陣煙氣一般,被他囫圇塞進嘴裡。雙手掐訣,口中嗬道:“恭請祖師爺上身!”話音剛落,隻見本來佝僂的身影,猛的挺拔起來,身上肌肉也如同吹了氣一般暴漲起來。周身護體全力開動,有白色霧氣環繞。變化停下來時,已不複剛纔猥瑣怪異模樣,好一個鐵打般的漢子!準備就緒!隻待…煌煌天威,彙聚成雷!一道霹靂閃過,李百川收回催於鞭上的真氣。飛速向來時的方向奔去。而那怪人方纔站立處,除了半米多的深坑,已再無他物。與此同時,西南魔國某處洞府,傳出了駭人的咆哮聲。

-根本就冇有什麼嬰魔出現過。那夜事後官府統計,隻亡了三十二人,傷了百十來個。大多是林府附近居民家中老人,本就生機衰弱,遭那夜陰氣煞氣一激,冇能熬的過去。想想也對,嬰魔出世時已是半夜。除了流連青樓妓館的閒漢,大多數居民都是被宵禁鑼聲驚醒。還在一臉懵懵,不明情況時,那嬰魔就已被誅滅了。行至城門,見路邊茶攤有一粗布短打扮中年男子,正腳踩著板凳在那嚷嚷。“那天我一抬頭,霍!好傢夥!您猜怎麼著!天上居然飛著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