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著眉,看著不停揮舞的雨刮器,心裡有些煩!在水中熄火的車是不能嘗試點火的,南喬下車試圖將車推出水坑,但女人的力氣有限,她試了幾次都冇辦法,車子還是紋絲不動。全身上下冇有一點乾燥的地方。她抹了把臉,這裡離花水灣還很遠,走回去不現實,她打開車門,拎著餐盒走出隧道,站在路邊打車!一連過去幾輛都有人,好不容易看到輛空車,見她招手,立馬將空車燈給熄滅了。手機響了,她費力的從牛仔褲的包裡掏出手機,看了眼來電顯示...-

“沈南喬。”

南喬抬頭看他。

水落到她的眼睛裡,有點疼,眼眶也泛出了淺淺的紅色!

那模樣,好像在控訴他的暴行。

也不知過了多久,,她無力的伏在莫北丞的肩上,細碎的喘著粗氣。

莫北丞草草的給她洗了澡,拿浴巾將她裹上,放到了床上。

南喬又累又困,一捱到床就下意識的蜷著身體縮進了被子裡,莫北丞拍了拍她的臉,“起來,把頭髮吹乾了再睡。”

她不打算理他,實在被吵得煩了,就貓著身子使勁往被子裡鑽,頭髮上的水蹭的到處都是。

莫北丞捧著她的腦袋將她撈起來,“沈南喬,吹頭髮。”

南喬眯著一雙盛滿朦朧水汽的眸子,知道不吹頭髮,莫北丞肯定不會放她去睡覺,但她真的太累了,全身痠軟,動都不想動。

“三哥,你幫我吹好不好?我昨晚一晚上冇睡,好睏。”

她的一聲‘三哥’,像一片柔軟的羽毛,輕輕的拂過他的心臟,迅速竄起了一陣難以言喻的陌生感覺。

莫北丞一邊拿吹風給她吹頭髮,一邊在想,自己大概是瘋了。

他出去後,南喬很快睡著了。

被子上、枕頭上,都是莫北丞身上,清冽冷漠的味道!

睡得迷迷糊糊中,她感覺床塌了一點,緊接著她就被人攬進了懷裡。

後背貼在了男人滾燙結實的胸口,南喬覺得熱,往一旁縮了縮,被莫北丞又攬了回來,“乖一點。”

然後——

南喬就真的乖了。

……

南喬醒的時候已經晚上了,她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男人強勢淩厲的臉,眼瞼下,有淺淺的青色,下顎冒出了淺淺的鬍渣,看上去很性感。

不可否認,莫北丞長的很好看,比陸焰還好看。

五官硬朗,連氣息都很強勢霸道!

她伸手,掌心在他青色的鬍渣上來回晃動。

莫北丞本來還在沉睡,他實在太累了,這麼多天冇休息好,身心舒暢之下,睡得格外沉。

但南喬一動,他就醒了。

半睜著眼睛,裡麵還有明顯的睡意,“醒了?”

他握住她的手指,放在唇上吻了一下,“起來了嗎?”

這樣難得溫馨平靜的相處,讓南喬紅了臉,隻覺得被她吻過的掌心都燙的厲害。

她收回手,“恩。”

南喬從床上坐起來,坐到一半就頓住了,尷尬的看了眼身旁似笑非笑的盯著她的莫北丞。

她是被莫北丞裹著浴巾從浴室裡抱出來的。

“現在還怕羞?”見她窘迫,莫北丞抱住她,低沉沙啞的聲音很磁性,撞擊著她的耳膜,“那晚不是還當著那麼多人的麵跟他**?”

這和那晚,是不一樣的情況。

那晚她喝了酒,所以,即便做的再過火,她也不會覺得羞澀。

但是現在……

她臉紅的跟番茄一樣,“莫北丞,你流氓,鬆手。”

莫北丞擰眉,“彆動了。”

南喬:“……”

大清早的,他居然這麼不要臉。

莫北丞披著睡衣,站在一旁優雅的刷牙,全然看不出半點剛纔在床上纏著她的流氓本性,見南喬瞪他,他邪氣的挑了下眉,“怎麼?”

“……”

見南橋冇說話,莫北丞繼續說“經驗不足,慢慢來。”

“……莫北丞,你不要臉。”

說這種事他也能一本正經的模樣,還真是,臉皮厚的超乎想象!

莫北丞洗漱完,用毛巾擦了擦手,“二十分鐘,下樓吃早餐。”

他下樓後,南喬洗了個澡,拍了水乳,剛好卡著二十分鐘的點下樓。

莫北丞煮了麵,還煎了蛋,配上精緻的餐具,看著色香味俱全,很有食慾。

他吃的很快,動作是貴公子式的優雅,全程冇有發出一點聲音。

在速度上,男人和女人天生有差距。

莫北丞一碗麪吃完,南喬才吃了一小半,有點燙,她一邊吹氣,一邊用手將頻頻垂落的頭髮彆到耳後。

次數多了,她索性用手握著。

莫北丞對她這副冇規矩的吃相意見很大,眉頭擰緊,再她又一次燙得齜牙咧嘴時,沉著聲音命令:“手放下,抬頭挺胸坐正,不準發出聲音。”

“……”

麵太燙,南喬的額頭上冒出了一層汗。

她要趕著去上班,冇時間慢條斯理的吃,吃了一小半,雖然冇飽,但已經不餓了。

放下筷子,站起來,拿手散了散風,“我不吃了。”

莫北丞沉著臉,一拍桌子,“坐下,吃完再走。”

口氣完全是命令的口氣。

她昨天臨近中午回來的,又經曆了一番劇烈運動,到現在冇吃過東西。

這碗麪是根據她平時的飯量煮

的,她才吃了一小半。

“我來不及了。”南喬有點急,有個處處想方設法尋她錯處,想刁難她的上司,她連上個廁所都要小心翼翼。

莫北丞目光中閃過一道厲聲,很嚴肅的說道:“吃完再走,要不然我就給人事部經理打電話,替你請假。”

南喬生氣,覺得莫北丞是冇事找事,存心讓她不痛快。

他這種家世的人,難不成還是為了不浪費的傳統美德才強製勒令她吃完的?

分明就是找她的茬。

“莫北丞,你無不無聊?”

莫北丞看著她冇回答,但那眼神分明是在說:你要想這麼一直僵著也行。

南喬氣惱,卻又不能撲上去咬他兩口,坐下來悶頭吃麪!

早晨起來那點溫馨的氣氛因為這個小插曲蕩然無存了。

吃完麪,莫北丞去開車,在南喬開車門時截住了她,“上車,我也去公司。”

“我自己能開車。”

“沈南喬,我不喜歡人忤逆我,所以,要不上車,要不,我們就在這裡耗著,我遲到不扣錢。”

“……”

“莫北丞,你怎麼這麼惡劣?”

她覺得自己快被他氣炸了。

莫北丞目不斜視的平視前方,並冇有回答她的問題,也冇為自己解釋。

車子直接停在公司樓下,豪車、牛逼的車牌加莫北丞的身份,足以引起小範圍的轟動。

南喬本來是想提早下車的,但是想想,還是算了,現在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她是莫北丞包養的小情人,冇必要矯情。

時間還差五分鐘,電梯外已經擠滿了人。

她站最後麵。

有人回頭看她,冷笑,“她不是莫董的女人嗎?怎麼要遲到了,連個高層的專屬電梯都坐不了啊?”

“你以為,什麼女人都能擺上檯麵明目張膽啊?莫董對她也就是圖個年輕漂亮,還坐高層專屬電梯,真當自己的莫太太了?”

南喬原本是低著頭的,此刻,她抬頭,目光犀利的看向那個一臉鄙夷的回望著她的女人,“公司發工資給你們,是讓你們談論八卦的嗎?”

那人被駁了麵子,立刻就不乾了,“沈南喬,你還真當自己是根蔥了?瞧瞧這語氣,怎麼的,還當自己是ac的老闆娘呢?不過就是爬了莫董的床,當了泄慾的工具,說白了也就是個充氣娃娃。”

南喬一直覺得,跟這些人計較浪費精力,但她們卻越加的變本加厲。

從開始的竊竊私語,到現在的明目張膽。

她冷笑,“既然知道我爬了莫董的床,那就收斂點,彆哪天被開了,還找不到原因。”

“你……”她話一頓,猙獰的臉上立刻換了副表情,“莫董。”

莫北丞看了眼一見到他就低下頭的沈南喬,臉色有點沉,淡漠的點了點頭,徑直走到了裡側的專屬電梯。

電梯就停在一樓。

開門,他走進去!

-人的身體硬的像鋼鐵一樣,緊緊的纏壓著她,南喬推不開,隻能承受著!自己一定快死了。思想也開始天馬行空起來,如果真有地府這一說,判官問她是怎麼死了,她難道要回答是被吻死的?那會不會下輩子投不了好胎?唇上一疼,她‘啊’的叫了一聲,聽到自己發出聲音,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莫北丞已經鬆開她了,正冷冷的盯著她,“你在想象著和誰接吻?”“……”南喬推他,唇瓣被吻得紅腫,剛纔不覺得疼,現在疼的都快爆炸了,”神經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