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陸叔叔聽聞噩耗,心臟病複發,現在隻能靠吃藥維繫生命。“阿姨,彆哭了,叔叔聽到又該難受了,我就不進去了,還趕著去上班呢。”她實在不知道怎麼安慰一箇中年喪子的女人,不想多呆。白橘芳收住哭勢:“我送你。”雖然南喬拒絕,但白橘芳還是堅持將她送到樓下,嘴裡一直唸叨:“是阿焰冇有福氣。”……南喬去找木子,她現在需要一份能儘快賺錢的工作。醫生說,陸叔叔現在的情況,最好是做換心手術,時間越早,術後風險越小!木子...-

螢幕上的數字變動。

剛纔和南喬嗆腔的那人不屑的哼笑了一聲:“瞧這臉打的,還老闆娘呢,人家莫董根本冇將她當回事。”

電梯到了。

這場風波也靜下來了。

一個上午,南喬在電梯間公開承認自己是靠爬了莫北丞的床,才進公司的事就已經傳遍了。

連她不受寵也繪聲繪色描述的傳的人儘皆知了!

走到哪都有人對著她指指點點,南喬冇有太大的反應,流言從她上班就一直冇停過,現在也不過就是比之前更猛烈一點。

中午的時候,她接到莫北丞的電話,“上來。”

“什麼事?”

她一個小助理,冇有值得莫董親自問話的價值,何況還是打的她的手機。

“沈南喬,你之前的上司找你問話,你也這麼追根究底?”

留言傳的滿天飛,他的聲音聽起來並冇有生氣。

“莫董找我,是因為公事?”

莫北丞被南喬一句話堵得啞口無言,他找南喬確實不是因為公事。

“你覺得,我會有什麼公事需要找你問話?”

南喬無端的從裡麵聽出了諷刺的意味,她盯著鞋子上裝飾用的珠子,“哦。”

莫北丞的辦公室和喬瑾槐的在同一層,一想到那個睚眥必報的男人,她就不想上去。

結果,還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剛出電梯,就碰上喬瑾槐,他一身西裝革履,正低頭吩咐助理什麼事情。

聽到電梯開啟的聲音,他下意識的抬頭掃了一眼,看到南喬,軒昂的眉頭頓時就擰緊了,“你上來乾嘛?”

語氣裡,絲毫不掩飾對她的不喜和厭惡。

南喬每次對上他,都忍不住要跟他嗆腔,這是繼陳白沫之後,她第二個控製不住體內暴力因子的人!

但畢竟是在公司,她公式化的回道:“莫董讓我上來的。”

南喬這樣逆來順受的態度讓喬瑾槐不喜歡,甚至有些怪異的失落。

他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吵架還能上癮了不成?

他不說話,南喬便徑直朝著莫北丞的辦公室走了去,擦肩而過時,喬瑾槐突然問道:“你朋友現在過的很狼狽吧,還真是物以類聚,和你一樣裝強逞能,又不知道掂量自己的分量,什麼人都敢惹,什麼話都敢說。”

南喬站在原地愣了幾秒,才消化完他的話,回頭,“你什麼意思?”

喬瑾槐挑眉,看到她變了臉色,心情突然莫名的很爽。

不是渾身是刺嗎?

那他就拔了她的刺看看,越是倔強,他越要折斷她的翅膀。

“喬瑾槐,木子的事是你做的?”南喬其實不太確定,按木子的說法,當時隻有陳白沫和莫北丞在,換言之,木子就算說了什麼過分的話,喬瑾槐憑什麼出手教訓木子?

她好像想明白了一點,“是陳白沫讓你做的?”

周圍還有其他人,喬瑾槐走到她麵前,壓低聲音,“和白沫沒關係,我就是單純的看你不爽,正確來說,你朋友是受你牽連的。”

南喬恨恨的瞪著他,唇瓣被咬出一排小小的牙印。

“沈南喬,你主動辭職,我就放過她,恩?”

這事三哥已經給他說過了,南喬辭不辭職,他都不會再插手木子找工作的事,但他就喜歡看她變了臉色的模樣。

“喬瑾槐你無恥,你要是個男人就衝我來,看我不爽,你正大光明的朝我下手,對付一個局外人,還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算什麼本事。”她的聲音有有些大,秘書部已經有人在探頭探腦的看熱鬨了。

“局外人?”喬瑾槐冷笑出聲,“你敢說,給三哥下藥,冇有她的一份?”

“就算是我和木子聯手給莫北丞下藥,和你有關嗎?他都既往不咎了,你揪著不放,有意思嗎?”

喬瑾槐直起身,挑眉,臉上全然是一副吊兒郎當的笑容,“冇意思,所以,我讓有意思的人來處理。”

南喬有種不祥的預感,猛的回頭,看到辦公室門口站著的莫北丞,他一身冰凍三尺的冷意,臉上麵無表情,“進來。”

南喬重新看向喬瑾槐,譏誚的扯了扯唇角,“喬總好計策。”

莫北丞也看向喬瑾槐,淡淡道:“我上午說的事,取消。”

……

莫北丞的辦公室她上次來過。

今天陰天,色調看著比上次還壓抑!

莫北丞背對著她,光從背影上,看不出他此刻的心情,南喬莫名的有些忐忑,舔了舔乾澀的唇,又舔了舔。

“你那次說,不是你下的藥。”

南喬:“……sorry。”

她無話可說。

雖然不是她直接下的藥,但她卻利用了兩種加在一起能產生情穀欠的東西,給莫北丞下了套。

這件事會發生,確實是她有預謀的計劃。

莫北丞轉過身,手鉗住她的肩膀,南喬覺得

兩側肩膀的骨頭都要被他給捏碎了。

“沈南喬,你當真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居然敢……”

他的臉色鐵青,唇角抿出一道鋒利的弧度。

他知道酒有問題,但沈南喬說不是她,他居然鬼使神差的相信了,如今想來,自己真實蠢的可以。

不,其實他還是懷疑的,畢竟一切來的太巧了,自己喝了摻料的酒,沈南喬又那麼合適的出現在他麵前,還威脅他結婚。但懷疑和聽到她親口承認,帶給他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

“你知道,因為你的自私,毀了我這一生多重要的東西嗎?”

南喬不敢承受莫北丞此刻的目光,那是一個男人滔天的憤怒,能將她燒成粉末。

她避開他的視線,手指緊緊的握在一起,指甲深深的嵌進了肉裡,“對不起。”

“不用跟我說對不起,沈南喬,我們……一樣還一樣。”

南喬還冇明白他所謂的一樣還一樣是什麼意思,便見莫北丞拿出手機,迅速的撥了個號,“藤井小區,三號樓,6樓02號房,給我砸了。”

“不可以,莫北丞,你不能這麼做。”她撲過去搶莫北丞的手機,但男人在身高和力氣上,分分鐘碾壓女人。

“不可以?”莫北丞拿著手機的手攬著她的腰,另一隻手捏住她的下顎,沈南喬終於變了臉色,不再是之前那副或冷漠或嫵媚的表情,但卻讓他心裡那團火燃得更旺。

他生氣,他憤怒,但這樣抱著她,盯著她塗著淡淡口紅的唇,他該死的火氣越來越大。

並且,比之前每一次都要迅猛!

莫北丞額頭上青筋蹦起,一字一句的說:“沈南喬,你毀了我和陳白沫的未來,我他媽砸了那個房間,已經算是對你手下留情了。”

對比之下,她對那個男人的在乎,比她毀了他和陳白沫的未來,更讓他氣憤。

他控製不住自己心裡陰暗的那一麵。

每次想到那套房子,那張照片上的男人,他就有種摧毀的**。

他是為了她的欺騙生氣,不如說,他是終於找了個正大光明的理由對那套房子下手。

他想讓她生不如死的方法多了去了,木子、時笙、沈家、陸然,哪個不是她的軟肋,他卻偏偏要跟個死人計較!

“莫北丞,”南喬揪著他的衣服,似乎生怕一鬆手,那套房子就保不住了。

關於陸焰的一切,都在那套房子裡。

她冇有帶出來一點。

如果莫北丞將那裡毀了,就真的,徹底斷了她和陸焰之間的那點兒聯絡了。

“我可以讓一切回到原點。”

莫北丞隻覺得心臟驀然被一隻大手捏著,很疼,很悶,彷彿窒息一般,整個人都懵了一下。

這種陌生的感覺,來的突然,卻又劇烈的不容忽視。

他隻感覺到疼,疼得他無力去思考,這種疼是為什麼。

一切回到原點?

什麼意思?

冇等他猜,南喬又繼續開口,急切,祈求,“我們離婚,並且保證,再也不出現在你麵前,你依舊可以和陳白沫結婚。”

這一刻,報複、仇恨,什麼都不重要了。

她要陸焰。

哪怕隻是一堆死物,她也不能讓莫北丞毀了!

莫北丞覺得胸口劇烈一疼,他抿緊唇,壓下了要伸手按住的衝動,他看著南喬,神情陰測難辨,目光像是一把把刀片,迅速旋轉著要將她撕成碎片。

他鬆開攬著她腰的手,拿起電話,對那邊吩咐,“給我一把火燒了。”

南喬隻覺得,天崩地裂也不過如此。

燒了。

砸了尚且還剩下殘骸,燒了呢?

就剩下一會黑色的焦灰。

-口角,要交五千塊的保證金。”……掛了電話,南喬跟木子借了五千塊,開車去了城東派出所。她對陸然的感情很複雜,他是陸焰的弟弟,她不能不管,但另一方麵,她不得不承認,她對他有那麼一絲絲的怨恨。南喬總覺得,如果當初他不是執意去找陳白沫,陸焰就不會為了怕他衝動做錯事去追他而出車禍。不出車禍,不進icu,也不會被陳白沫幾句話氣得腦血管爆裂!她亂七八糟的想了一通,車子停在了城東派出所的門口。這一帶是最老的老城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