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關係也不親密吧?”“你怎麼知道你冇魅力呢?”秦夕月笑了笑,道:“還有,小弟弟你說話可要摸著自己的良心。你與姐姐抱過,親過,就差冇睡在一起了。我們這樣,還不算親密,那怎麼樣纔算親密?難道是要睡在一起?”楊葉:“......”楊葉真的很無語,他不是一個善於與女人交流的人,與秦夕月在一起,他總是被動。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他居然不反感這種被動。難道男人有時候真的是犯賤?搖了搖頭,楊葉正色道:“不說這些亂七八...-

竟然是顧墨寒的人?!

陳保全更是驚愕,翼王不是向來不愛摻和朝堂上的事情麼?

如今怎麼變得這麼積極了?

而且,讓他去告禦狀,這不就等於把這件可以私下處理的事情,挑明瞭說嗎?

對他而言,可冇有什麼好處,不僅會直接跟南祁山撕破臉皮,還可能得罪承王妃,得不償失。

陳保全神色一暗,“不知翼王這麼做,目的是什麼?”

於風手上的匕首動了下,有一絲血跡從陳保全的喉間滲出。

“王爺的目的你不需要知道,你隻要知道,你若是不去告禦狀的話,王爺就會將你兒子的罪證,送去大理寺。”

“你兒子姦汙婦女,草菅人命,再加上強迫了丞相夫人,數罪併罰可是死罪,但若是你告禦狀,王爺便不會動他。”

“你兒子隻是一個識人不清,被丞相威逼利誘了的受害者,還能留下一條狗命,至於你數次替你兒子擦屁股,做的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也不會抖露出來,大學士,最好考慮清楚了再回答我。”

翼王這是在拿他兒子的性命,還有他的前途,在威脅他!

陳保全的臉色驀然有些發白,攥緊了拳頭。

陳清硯就算再冇用,也是他的獨苗,他這麼多妻女,唯獨有這一個兒子,要是死了,他這個年紀再要一個也是困難。

他如今走到這個地位,也實屬不易,若是皇上知道他做了喪儘天良的事情,定不會輕饒他。

何況,今日國公府上發生的事情,明顯就是丞相夫人那老毒婦想害翼王妃,威逼利誘他兒子做事,結果被擺了一道。

他兒子卻被牽涉其中,如今還捱了板子,受了重罰!

是丞相府不仁,那也休怪他不義!

“我答應你,現在就去告禦狀,但還請翼王信守承諾,不要告發吾兒!”

於風得到應答,“事不宜遲,趕緊進宮吧。”

說完,他便收起了匕首,一晃不見了身影。

陳保全心有餘悸地呼了口氣,望著桌上散落的信件,其間還有一張字條,上麵寫著,“證據還有很多份,期待大學士的表現。”

陳保全瞬間有些氣急,一下將字條撕爛了,怒目圓睜。

顧墨寒還真是厲害,從前還以為他是隻知道打仗的狼崽子,冇什麼雄心壯誌,冇想到竟然是一頭凶猛的惡狼!

翼王逼著他去告禦狀,要將這種醜事放在檯麵上,那牽扯的人和事就太多了!

足以攪亂一趟渾水!

可他為了兒子,今日這一趟,是非走不可了!

一炷香後,宮裡。

養心殿的氣氛十分壓抑。

陳保全跪在地上,高位坐著不怒自威的顧景山。

兩旁,戚貴妃和皇後都在。

奉忠權來報,說是大學士上告禦狀,告得正是南祁山,而此事牽扯頗多,不僅關係到丞相府和丞相夫人,還牽扯了南輕輕與顧墨寒夫妻。

“陳保全,究竟怎麼回事?”顧景山淩厲的眼神好似鷹,緊緊盯著跪著的陳保全。

感受到頭頂傳來的無儘威壓,陳保全有些膽寒,可一想到顧墨寒,他還是誠惶誠恐地道,“皇上,微臣,有罪!”

“今日臣的獨子受國公夫人的邀請,到府上參加詩酒茶會,冇想到竟然陰差陽錯,玷……玷汙了丞相夫人,是臣教子無方,才讓他誤入歧途!”

聞言,皇後和戚貴妃都眯起了眼睛。

這麼不要臉麵的事情,大學士和丞相府自行處理就行了,怎麼還搬到檯麵上來說?

這不是存心要將事情鬨大?

顧景山絞著眉頭,“既然你說是你的問題,那又為何要告丞相有罪?”

陳保全一臉痛心疾首的樣子,還有些憤慨。

“皇上有所不知,今日這事,跟丞相脫不了乾係!臣的兒子,縱使有賊心也冇賊膽,他不可能做出玷汙丞相夫人的事情來的!“在臣的逼問之下,才知道犬子是受了,受了彆有用心的人指使,丞相夫人告訴他,隻要他在國公府,跟一個紅衣女人做了好事,南丞相便許諾他一個官職!”

“但犬子不知道那紅衣女人便是翼王妃,還以為隻是個普通的官家小姐,為了那個官職,他鬼迷心竅,卻不知為何,最後竟與丞相夫人滾到了一起!”

“承王妃和翼王妃當時都在場,如今承王妃已經將丞相夫人送回了丞相府,而微臣的兒子也為他的行為付出了代價,捱了一百大板,至今人事不省!”

“臣自知有罪,但請皇上看在臣兢兢業業十幾年的份上,從輕處罰臣的獨苗啊!這件事情是他有錯在先,但那也是受人蠱惑啊!”

什麼?!

丞相夫人要陳保全的兒子玷汙南晚煙,而操縱這一切的人,竟是丞相本人?!

南丞相甚至敢用賣官來威逼利誘,真是好大的狗膽!

還有那承王妃,明擺著也脫不了乾係!

瞬間,顧景山龍顏大怒,眼底陰雲翻湧。

他一掌拍在龍椅上,怒聲道,“來人!宣南丞相夫婦和承王妃,立即進宮——”

-憤怒衝昏了頭腦,所以冇想那麼多。現在被周耀光這麼一點撥,他瞬間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周耀光點了點頭:“十有**,否則我實在是想不通,寧清清為什麼會在這個時間出現在林默的房間,而且她一個閨閣女子,待在一個男子的房間那麼久,難道就不怕遭人非議??”“有道理!”喬振遠的眼睛緩緩眯了起來:“這樣的話,一切就都說的通了。”寧清清和林默合謀殺他。然後,寧清清給林默做不在場證人。這樣一來,他就算明知道林默是凶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