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扇珠是送予她的定情信物,太傅平日便對連華公主多有照拂,原來是情之所至……這些話傳到了采音耳中,她怒不可遏,一刻也坐不下了,立刻帶著人浩浩蕩蕩地來“興師問罪”了。此刻“人贓俱獲”,直到看著連華屋裡的奶孃被狠狠杖斃後,采音才覺出了口氣。“看你這醜八怪以後還敢不敢纏著太傅了!”她冷笑著起身,一腳踹翻連華,得意洋洋地就要揚長而去。卻被一雙滿是血汙的手抱住了大腿,回頭一看,竟是地上的連華掙紮著爬起,不要命地...-

莫大人抖了抖一身雞皮疙瘩,“善良?明明那麼陰惻惻的人,也就易老弟你吃得住,行了,你不就是一點戀童癖的愛好嘛,走走走,快去給你家善良的小國師畫圖吧。”

“你,你怎麼說話的,什麼戀童癖……”

易衡急了,莫大人卻已經揮揮手,轉身閃入另一條宮道,易衡望著那溜得比兔子還快的背影,一時哭笑不得,搖搖頭,也往伽蘭殿而去。

等兩人都漸漸走遠後,暗處的奉嬋公主才一點點現身,陽光灑在她純真的麵孔上,眸中卻閃過一絲陰毒的笑,似乎心生一計。

小侍女拉了拉她的衣袖:“公主不去伽蘭殿了?”

奉嬋公主笑意愈甚,盯著易衡與莫大人分彆的地方,語帶深意:“去,可不是現在,我要籌備籌備,送給那位善良的國師一份意想不到的大禮。”

有了“六月二十九日”這個關鍵線索,大海撈針一下變得有跡可循,就在這一夜,莫府中,書房裡的芊芊發出一聲驚喜的歡呼:

“大哥,大哥快來,我知道易侍郎要找的人是誰了!”

她欣喜若狂,抱著一堆史載正要往門邊奔去,一絲寒氣卻先她一步侵入屋中,門口不知何時站了一道黑影,手中捏著三根冷光閃閃的銀針。

芊芊後退一步,第一反應就是護住懷中的史料,“你,你是誰?”

屋外冷月無聲,莫大人樂嗬嗬地往書房裡趕,“芊芊你好厲害啊,這麼快就查出來了,易老弟一定會高興壞了……”

在推開門的一瞬間,他的聲音卻戛然而止,眼前刷刷刷閃過三道寒光,黑衣人出手迅捷,芊芊連聲“大哥”都來不及叫,那三根銀針就已經快狠準地射在了她身上,她瞪大了眼望著門口的哥哥,纖秀的身影頹然倒地,一雙手至死都抱緊了那堆史載。

“芊芊!”

莫大人一聲淒厲,黑衣人卻迎麵襲來,他下意識地便幾招製去,那黑衣人卻不欲久戰般,瞅準了一個空當,便飛身掠入屋外,眨眼消失在了黑暗中。

屋裡的莫大人顧不上去追,煞白了臉幾步踉蹌上前,在冰冷的地上抱起妹妹尚溫熱著的屍體,渾身劇顫著難以置信。

不知過了多久,屋裡忽然響起了一聲撕心裂肺的慟哭,那慟哭久久地響蕩在莫府上空,連府前一對燈籠都受到感召般,在風裡嗚咽搖晃個不停。

第二日,伽蘭殿門前發生了一樁大事,震驚宮中上下。

當允帝與滿朝文武聞風趕去時,隻看到莫大人揹著一具屍體,對著台階上的那襲漆黑鬥篷,血紅著眼聲嘶力竭道:“妖女,你還我妹妹命來!”

他手持長刀,滿身煞氣,若不是一圈侍衛將那襲漆黑鬥篷層層保護著,隻怕他早就已經殺了上去。

“你在這胡說八道些什麼,休得汙衊國師,快把手裡的刀放下!”

國師身前的紅衣婢女挺身喝道,百官中卻有一道身影踉蹌而出,衣袂翻飛。

“莫大人,莫大人!”

正是臉色慘白,顫抖著手難以置信的易衡,“芊芊姑娘她……”

莫大人眼中帶淚,赤紅一片,揮手一指屠靈:“是她,就是她昨夜派人殺了芊芊,就是她!”

屠靈與易衡的目光遙遙對上,這時也不得不皺眉開口道:“兵部尚書莫大人,我與令妹素不相識,無怨無仇,為什麼要殺她?”

莫大人血氣翻湧,剛想說出易衡托芊芊的辦的事,卻又猛然顧及到易衡的秘密,話到了嘴邊又改成了,“因為你傾心易侍郎,看不得他同任何姑孃親近,可易侍郎卻與我交好,與我家妹子自然也來往頗為頻繁,你妒火中燒,難以忍受,這纔派人殺了我妹子!”

-了晃。“怎麼樣,漂亮吧?”陽光下,那木葫蘆身上紋理分明,一絲一毫都清晰可辨,還散發著一股淡淡幽香,十足的精緻可人。小太監露出一口白牙,笑得像隻小狐狸:“最近貪了你這麼多好吃的,我也該回點禮纔是,你說對不對,菩薩心腸的易大人?”說著木葫蘆被不由分說地塞進易衡手心,他一愣,幾下冇推掉,稀裡糊塗就收了下來,卻是心頭暖暖的,抬眸也跟著笑了:“那,那便卻之不恭了,你也彆再這麼生疏了,叫我易大哥就行,或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