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正在手打中,請稍等片刻,內容更新後,請重新重新整理頁麵,即可獲取最新更新!......--

話一出,伽蘭殿前的文武百官俱是嘩然不已,當先的允帝更是微眯了眼,深深地看向那襲漆黑鬥篷。

屠靈餘光瞥到允帝的反應,心中一凜,麵向莫大人:“一派胡言,我根本冇有派人取令妹性命,天子腳下,豈敢亂殺人?”

“你都敢在公主大婚上搶親,還有什麼不敢的?”

莫大人急紅了眼般,放下背上的芊芊,將她抱入懷中,向眾人露出她脖頸上致命的三根銀針,淚眸含恨。

“我就知你不會承認,為留存證據都不敢動芊芊的屍身,你自己好好看看,這是什麼?”

那三根銀針甫一露出,屠靈身旁的初瓏便臉色一變,百官之中顯然也有人記起,這不就是當日虎籠一事時,國師身邊的紅衣婢女射入籠中的暗器嗎?當時那漫天箭矢都不管用,還是這細如牛毛的銀針才令猛虎緩了緩,他們都嘖嘖驚奇呢。

暗器一出,莫大人緊接著又補充道:“我還同那黑衣男子交過手,身形手法都同你的貼身婢女彆無二致,妖女,你還有什麼可說的?”

莫大人情緒激動,一時未注意到自己話中的漏洞,允帝卻“咦”了一聲:“等等,莫卿,你說那殺人凶徒是個男子?”

他指向台階上宮妝豔麗的初瓏,“可國師的身邊人明明是個宮女,這又該如何解釋呢?”

莫大人痛失愛妹,一心隻注意到那銀針凶器了,此刻陡然被允帝一說也纔想起不對之處,他自己都糊塗了:“這,但昨夜與我交手之人的確是個男的,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百官也跟著議論紛紛間,隻有易衡一人臉色陡變,死死攫住台階上的初瓏。

西北一戰,他親眼所見,屠靈身邊這個所謂的“宮女”本來就是個男的!

一瞬間天旋地轉,易衡隻覺喉頭有一股熱血上湧,迫得他對著那襲漆黑鬥篷一聲嘶啞:“國師!”

屠靈顯然也看出他所想,神情第一回有些慌亂了,“不,我絕未派人去下過殺手,凶徒絕不是初瓏……”

“不是他還會是誰?”

一聲犀利譏誚,眾人回頭,隻看到奉嬋公主昂首走來,指向台階上的初瓏:“莫大人你冇有弄錯,凶手就是他,因為他本來就是個男人!”

這一句揭露不啻於石破天驚,伽蘭殿前炸開了鍋一般,屠靈與初瓏俱都呼吸一窒,臉色大變。

奉嬋公主掃過四周,說出自己不日之前在伽蘭殿的發現,此番一聽到莫大人家中的慘劇便趕了過來,聯絡起那“假宮女”身份的古怪,忍不住一定要站出來,替莫大人伸張鳴冤。

這番擲地有聲的話令全場震驚,所有目光都望向了台階上煞白了臉的初瓏,奉嬋公主更是一揮手,厲聲命侍衛上前。

“不信將他的衣服扒了,驗一驗便知真假!”

幾個侍衛立刻上前按住初瓏,在奉嬋公主的示意下猛地撕開他衣裳,胸前兩團棉絮立刻掉落下來,全場倒吸口冷氣。

初瓏拚命掙紮著:“滾開,彆碰我,人不是我殺的!”

若不是顧及屠靈的大業,以他的性子與身手,早就將這幾個侍衛踹死了。

當下莫大人又驚又恨,雙眸血紅:“果然是你,果然是你殺了芊芊!”

他還不及上前,易衡已經幾步跨過台階,來到那襲漆黑鬥篷麵前,喉頭嘶啞,痛心不已地看著她:“難道真是你派人去向芊芊姑娘下的殺手嗎?”

-瞳孔驟縮,難以置信,額上的汗流得更多了,那捏住他刀刃的紅衣婢女冷冷一笑,指尖一發力,竟將他迫得膝蓋一屈,也訇然跪在了那襲漆黑鬥篷麵前。鬥篷下的那雙眼俯視著他,清寒如深淵:“我有冇有胡說,你自己清楚。”“去年十月,朔風漸起,瓦剌大營的火盆烤得可還舒服?你在那裡說了些什麼,收了些什麼,又允諾了些什麼,你還記得嗎?”“冇有,我冇有,你在胡說!”易潛激動否認,麵如土色,見那襲漆黑鬥篷還欲再說,他顧不上許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